小仙女都是大猪蹄子!

这世上所有的小仙女都是大猪蹄子!

你是吗?

文丨一醉猫

-1-

当赵俊祥说出这句话时,心中暗道“要遭!”可惜,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他抬头望着眼前正要发火的郝菲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那个......菲儿,你听我解释......”

“所有小仙女都是大猪蹄子?”

“哦不,除了你其他小仙女都是大猪蹄子!”

“嗯?!”郝菲儿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世上只有你一个是小仙女!其他人我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那你还说世上所有的小仙女都是大猪蹄子?意思就是我是大猪蹄子了?好啊!你竟然拐着弯骂我!哼!”

“......”

“菲儿,我们一起来看看你的购物车里有什么,老公帮你结算好不好......”

-2-

帮郝菲儿结算完购物车后,看着她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赵俊祥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一关算是过去了。这时,郝菲儿忽然从沙发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菲儿,你去干啥?”

“刷碗啊!毕竟,我可是勤俭持家的小仙女啊!”

“站住!”

郝菲儿被赵俊祥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你吼我!你竟然吼我!”

赵俊祥走到郝菲儿身边,轻轻地抱了她一下,接着又松开她,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直视着郝菲儿的眼睛说道。

“小傻纸,你可是小仙女嘛!洗碗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来呢?你看你的手多么精致、光滑,要是伤到你的手怎么办?你见过哪个小仙女的手是粗糙不堪的?”

郝菲儿大羞,将手从赵俊祥手中挣脱,把两个手背在自己身后晃着身子扭捏道。

“可是明天就要去见你爸妈了啊,你说他们会不会喜欢我啊?我是单身家庭,人又丑,脾气又差,还不会做家务......你说他们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他们......又是什么样的人啊?”

赵俊祥刮了一下郝菲儿的鼻子,宠溺地说道。

“傻瓜,你可是我的小仙女,人美脾气好还勤俭持家的小仙女啊~放心,我爸妈人很好的,就是老把我当孩子看。不过,他们肯定会喜欢你的,相信我!”

-3-

经过一番打扮的郝菲儿站在门口,看上去有些忐忑不安。赵俊祥见状,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安心啦!一切有我呢!我爸妈不会难为你的。”

郝菲儿看上去依旧有些紧张,赵俊祥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发卡,将它别在郝菲儿头上。

“嗯!这样你看上去更美了!”

郝菲儿透过旁边的玻璃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做成花饰的发卡,的确让她看起来更美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将不安和紧张压下。

赵俊祥见她不再紧张了,便伸手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便被打开,一个慈祥的面容映入郝菲儿眼帘。她先朝着郝菲儿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去,朝着赵俊祥教训道。

“你是不是又没带钥匙?又不是没给你钥匙,每次都不带!”

“回自己家要带什么钥匙?反正你也都在家,带钥匙多麻烦啊!”

赵母用手戳了一下赵俊祥额头,才发现自己冷落了在一旁的郝菲儿,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

“你就是菲儿吧,人长得真俊,这手就更俊了!不仅修长,皮肤还光滑、细腻......”

“妈!”赵俊祥在一旁喊了一声,赵母愣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放下郝菲儿的手,回头啐了一口赵俊祥。

“你小子,真的是走大运了!让你碰到一个这么好的姑娘!”

郝菲儿有些窘迫,“阿姨,我们先进去吧。”

“对对对,你看我这脑袋!见到你太高兴了,都忘记请你进来了!来来来,快进来!”

-4-

“你先随便坐啊,他爸还没回来,我再多做几个菜,晚上大家一起吃饭。俊祥你先陪着菲儿。”

“阿姨,我也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哪有让你来的道理,要是伤到你的手怎么办?啊,哦,那反正你随便坐,跟俊祥聊聊天,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就行。”

郝菲儿看到赵俊祥跟赵母使了个颜色,然后赵母便匆忙进去厨房了。她虽然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说破,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她向赵俊祥皱了皱鼻子,跟赵俊祥说要参观一下他的家,便起身在客厅走动着。

她看到客厅的一面墙壁上挂着许多照片,上面都是赵俊祥不同时期的照片,从幼儿园到近期的都有,偶尔也有和父母的一些合照。

“哈哈,原来你小时候长这样啊?虎头虎脑的!”

赵俊祥有些无奈地耸耸肩,“我也没办法啊,那是我爸的爱好,他喜欢隔一段时间就给我拍照,然后挂在那面墙上。喏,你看上面那个长得很凶的人就是他了。”

郝菲儿又回头看了一眼照片,往厨房看了一眼,小声说道。

“嗯,的确挺凶的。”

客厅的另一面墙上则是挂满了各种女孩子的饰品,从小女生的那种卡通挂件到成年女性用的项链应有尽有。看到郝菲儿转向另一面墙了,赵俊祥便在后面给她介绍。

“这都是我妈的一些爱好啦,她就喜欢搜集这些小玩意。”

赵俊祥没有注意到的是,背对着她的郝菲儿,一直盯着墙上的某个挂件。她的眼里夹杂着太多情绪,有悲伤、愤怒、失望、不舍......以至于,她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赵俊祥终于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快步走上前问道。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在赵俊祥靠近的那一瞬间,郝菲儿迅速将眼里的情绪隐藏起来,将手贴在肚子上,眉头紧锁。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胃有点不舒服。”

“那我先扶你回我房间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拿点胃药。”

郝菲儿皱着眉点了点头,在赵俊祥的搀扶下慢慢走到他的房间,在床上躺下。不一会儿,当赵俊祥将开水和胃药拿进来时,看到郝菲儿已经侧过身去似乎是睡着了,便将水和药放在床头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已经侧过身去的郝菲儿睁开眼,眼泪终于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我终于找到你了,妹妹!”

-5-

赵俊祥从房间出来之后,径直走向厨房,一脸不悦地向赵母说道。

“妈!你就不能克制一点吗?刚才要不是我提醒你,郝菲儿就要起疑心了,她很敏感的!”

“哼!还不是因为你?从上一次你带来的那个秦可卿,到现在这个郝菲儿之间隔了多长时间,你心里没有数吗?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不行了啊!”

“这能怪我吗?现在小仙女越来越少,虽然有那么多人天天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小仙女,可是有几个是符合标准的啊?小仙女首先要漂亮,然后要傲娇,还要心地善良,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手要精致。你以为真的那么好找的到吗?”

“这你跟你爸说去,他已经很不耐烦了。我告诉你,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把配方传给你了!”

“什么!本来上次就说要传给我配方的,结果说我办事不利索,下次再说。然后现在就是,考虑要不要传给我?我是你们的儿子,不传给我你们能传给谁?”

“哦,你爸说了,只要有血缘关系的都可以考虑,不一定要亲生儿子。亲生儿子是个废物的话,传给他也是浪费!”

赵俊祥一脸阴沉地从厨房出来,盯着客厅的两面墙看了半天,心中暗暗定下主意。

-6-

当赵俊祥到房间里叫郝菲儿吃饭时,她已经收拾好一切,从她脸上根本看不出刚才哭过的痕迹。她走出门时,赵母正好将最后一份菜上齐,然后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赵父过来吃饭。

郝菲儿在饭桌上坐下,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份鱼汤。郝菲儿蹙着眉头,看向赵俊祥,他会意地点了点头。

“妈,菲儿人不舒服,而且她一直都不喜欢喝鱼汤的。要不,她这碗我帮她喝了吧!”

“不行!”

赵母脸色一沉,厉声反对道,并狠狠瞪了一眼赵俊祥,眼神满是不解和愤怒。赵父咳嗽了一声,赵母脸色稍缓,挤出笑容跟郝菲儿说道。

“这个鱼是孩子他爸的朋友送的,听说是很好的,阿姨我啊,就是见不得浪费。你不要介意哈。”

看着赵母的表现,郝菲儿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她假意应允端起汤碗。突然,她将汤碗朝赵母扔了过去!一瞬间的变故惊呆了房间里剩下的三个人,然而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郝菲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往坐在她旁边的赵母的心脏捅去!

“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妹妹!我知道就是你们干的!”

“臭婊子!”赵父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拍案而起,抄起椅子就往郝菲儿头上砸去。郝菲儿躲避不及,一下就被击倒在地,头上鲜血直流。她却毫不在意,只是仇恨地盯着赵父。当她看向赵俊祥的时候,有些意外他竟然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你他妈是个疯子吧?谁是你妹妹?”

赵父抱着气若游丝的赵母,看了一眼匕首,狠狠瞪着地上的郝菲儿。

“秦可卿!这个名字你们不会忘了吧?啊?那是我的双胞胎妹妹!她原本叫做郝可卿!我们小时候父母离婚了,我跟爸爸,她跟妈妈。后来她跟妈妈改了秦姓。一年前我妈跟我说她失踪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已经死了!死了!”

郝菲儿看着神情怪异的赵父,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不继续攻击。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继续说道。

“我妈只知道她之前是在跟赵俊祥交往,但人突然就失踪了也没个交代,警察也查不出线索。于是,我决定接近赵俊祥,只有这样才能得知事情真相。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就是你们杀了她!”

赵父听了她的话,脸色忽然平静下来。他将怀中已经失去气息的赵母放下,一步步慢慢向郝菲儿走去。

“你是怎么发现?”

“那可要感谢你的老婆了!我妹身上有个挂件,在挂件的背面有一个用小刀刻的小小的“H”。那是我们当年分开的时候,我刻在上面的。我们当时发誓,除了死,这个挂件是永远不会取下来的!而现在!那个挂件就挂在你们家客厅墙上!”

看着咬牙切齿的郝菲儿,赵父脸色露出复杂的表情。

“就凭这个?你就敢随意杀人?该说你敏感呢?还是说你运气好呢?不过,既然你这么想去见你妹妹的话,我就送你去见她吧!”

赵父将匕首从赵母心口取出,一步步向郝菲儿紧逼,郝菲儿一步步往后退,她边退边拿身边的东西向赵父扔去。

“小心点,别伤到你的手,一会我还要好好享用呢!”赵父一边躲闪,一遍嘲讽道。

郝菲儿被逼到一个角落,眼神中充满了绝望。赵父冷笑一声,举起匕首就要朝郝菲儿的脖子刺去,身体却突然一顿。他艰难地转过头,发现在背后给了自己一刀的正是自己的儿子----赵俊祥。

-7-

赵俊祥扶着赵父慢慢倒下,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着。

“其实,我早就知道制作“小仙女蹄”的配方放在哪里了,我就等着你正式把它传给我。可是既然你都打算传给别人了,那就去死吧!而且,这样也就没有人跟我抢了。”

郝菲儿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你......”了半天,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赵俊祥将赵父放在地上之后,深情地望着郝菲儿。

“你是我的小仙女,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

郝菲儿有些懵,看着赵俊祥慢慢坐下,伸手摸着她的头,她都没有反抗。

“那我妹妹的事.......”

还没等她说完,赵俊祥放在她头上的手突然用力一按,一阵刺痛之后,郝菲儿突然觉得眼前开始发黑,自己的意识正开始失去。她听到的赵俊祥的最后一句话是:能伤害你的只有我啊!

看着倒下的郝菲儿,赵俊祥将郝菲儿的头饰从她头上拿下,里面隐藏的强效麻醉剂已经发挥了该有的作用。他看着一地狼藉,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也没办法啊,制作“小仙女蹄”的原材料就是要小仙女的那双手啊。现在的小仙女哪有那么好找哦,而且还要一双精致的手。小仙女蹄大概是仙界的美味吧,只要吃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终生都会想再吃的。自从我上幼儿园那次吃过之后,就迷恋上了那个味道。

每次我成功骗到一个小仙女,父亲就会给我拍张照片做纪念,母亲就会拿下她们身上的某一物件留作纪念。我就不一样了,父亲把配方分成十几分放在不同的地方。每次我都会记下一处藏配方的位置。现在好啦,没人跟我抢蹄子吃了。嗯,越说越想吃了,我还是去做“小仙女蹄”去吧!”

赵俊祥拖着昏迷不醒的郝菲儿往地下室走去,一路上不停地跟她说着什么,只有一句话特别清晰。

“如果下辈子你还是小仙女,一定要记得啦,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END

无戒90天成长训练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