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宴

一、

很少听我的爸妈一辈或者奶奶讲过爷爷小时候的故事,只是知道结婚的日子后正如他的名字-国顺一样特别顺利。奶奶还特别和我们说过又一次村里面拜祭的时候,轮到我爷爷的时候,顿时狂风大作,本来在案板的鸡也哀鸣不止(参加历史书上那种飞沙走石祥瑞出现帝皇星转世的夸张场景)。其他人后来玩笑说得我爷爷有出息是因为得到老天的眷顾,虽然当时其他人觉得就是天气变化而已。

我的家乡是在江西一个小城市下面小镇的小乡村,就是那种去城里都费劲的小地方,去外面坐火车基本上都是硬座的地方。村子里面的人基本上也是正儿八经的种田人,上上班弄几亩三分地面朝黄土体验下生活。

我长大的城市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城市,硬生生靠着煤炭自给自足养活了江南第一大火力发电厂。虽然没有达到山西那种远销全国闻名的地步,不过我小时候耳边隔三差五就听到了隔壁村子煤老板暴富的消息。

二、

可能是改革开放后吧,那时候开煤炭厂不是一件流行的事情。做煤老板往往要身兼多职,自己一边种田填饱肚子,自己还要去挖煤去推销,可能还要懂一点地理知识吧,要不然扛着锄头挖几天都没啥结果。我的爷爷就是那时候开始去挖煤的,准确来说是和被一帮志同道合的哥们忽悠去的,而带头的是我爷爷的大舅子。

煤炭资源属于国家掌控资源,基本上大的煤炭厂都贴上了矿务局的标签,意思就是说此处已被画地为牢,想要发财请到他家。好在这里煤炭资源丰富,随处可见小的煤炭厂。

既然撸起袖子打算开个小煤炭厂了,那就做呗。几个股东东拼西凑借钱,带着像几个我爷爷的小弟亲自下井挖煤卖煤。每次回忆起来的时候,我爷爷总是声情饱满讲述那个艰苦卓绝的日子。在地里和矿里面来回奔波,那时候煤矿不提供吃住,没有工资,家里面也是非常拮据。

大概做了几年吧,煤炭价格暴涨,而作为初期股东当然爷爷那时候拿到了第一桶金,而养活家里面的三个孩子也是不在话下(那时候基本上乡下都是有口饭就行了,孩子几岁就开始帮家里面做事情了)。

作为小弟的爷爷,没有多大的股份,每次说起来都会因为自己年轻太懒错失大股份而扼腕叹息,自己在煤炭厂算兼职,而别人都是主业。不过钱也已经够买几辆拖拉机盖新房了,在一贫如洗的村里面也算大富之家了。

三、

那时候乡下秉承着生一个多一个劳动力的原则,每家每户人均住房面积都拉了国家的后腿,一家人好几个挤在一间破烂的房子也是屡见不鲜。我爷爷辈有六个,我爸爸辈也有三个。

从煤炭资源发家致富的爷爷那时候一直相信开煤矿才是发家致富最好渠道,而作为小股东的爷爷自然而然就把我们全家发展成这里的员工了。于是我家就真的成为了煤二代,我爸作为老大,十二三岁就开始成为正式员工,从挖煤做起,做了几年就开始一边挖煤一边开拖拉机运煤,我叔叔也是读完小学不久就去了煤矿,我姑姑也不能幸免,去做饭洗衣服。

显然这个聪明解决一家子就业的想法得到大家的认可,再加上乡下三姑六婆各种亲戚太多和煤炭厂不大,导致矿里面都是自家人,这个是哪个大股东的侄子那个是别的股东的堂弟妹夫啥!不过大家还是相安无事,你挖你的煤你开你的缆车你开你的车,反正工资差不多,只是最后年终奖家族分红的问题,而最为里面最下的煤老板,我爷爷拿得也是最少,不多对于当时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

我爷爷大概20多岁基本上就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放到现在,国家老龄化的问题基本上就迎刃而解)。

四、

我爸爸天资聪慧,反正每次都是这样和我说牛逼的,说我和我哥能够考上大学都是拜他所赐。理由如下:我小学读书每次都是满分,这个我奶奶也我叔叔他们都承认;下象棋一教就会,在村里面难逢敌手,现在在网上也算个业余好几段的高手,每次都让我一个马然后把我杀得片甲不留;精通牌艺,每次玩斗地主麻将的时候,自己会记忆推理出别人大概还有什么牌;我妈妈学习不好,两个儿子都考上大学,这在那时候的乡下非常罕见……幸亏当初我爸只是初中文凭,要不然上了高中学了遗传计划,一定会用比较时髦的词汇(基因)来彰显自己的功劳。

我爸爸小时候成绩好毋庸置疑,只不过比较贪玩,看来也是一个伤仲永的故事了。大概情节就是不学好,天天出去鬼混,初中逃学出去赌博(村里面最大的娱乐产业,妇孺老少都玩,逢年过节那更是举家来玩,有的坚持小赌怡情,有的尝到了甜头忘记了大赌伤身,反正赌博在我们那里蔚然成风。我从小学开始也开始浪迹于各小牌局,啤酒盖、粮票、弹珠、钱……都是我们玩的赌注)。

虽然在我爷爷看来赌博可以算得上一种训练脑力的活动,自己也输了很多,不过我爸爸年轻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早出晚归赌博,一阵子荒废了工作,还有过驱车一天去异地赌博的不良历史。

五、

我爸自恃自己的聪明才智,不过不同于斗地主需要考量牌技,大赌往往都是一锤定音,开牌决胜负。我爸精通牌技,不过没有想到乱拳打死老师傅的道理,在赌局上那些“亡命之徒”赌红了眼,经常不管三七二十一下重注。再加上我爸那时候年轻气盛,所以吃了亏,经常输的底朝天,不仅折了老本还把家里的钱给搭了进去。然后就有了我爷爷夺刀气势汹汹说要砍死我爸的事情,那时候我还小,只是听别人说我爸比较混,再后来我在活着电影里面看到了相似情节,这里面的男主角有一个共同的代号:败家玩意。

我爸喜欢面子,暴跳如雷的爷爷也喜欢面子,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爸天皇老子也不怕,小时候看完少林寺差点跑去嵩山学武了,可是就怕他的老子-爷爷。一气之下,我爸受不了这个欺负,带着我妈去广东打工了,只留下我和我哥在家里,好在祸不及我哥两,爷爷还是有好吃好喝养着我们,只不过我妈每次都会寄钱回来。过了两年,爷爷就勒令我爸爸他们回来了,说带孩子太费劲了,孩子想妈了,不管这个烂摊子了。最后我爸拗不过他老子的脾气,回来继续在煤矿做事了。

六、

我爷爷喜欢钱(基本上也没啥人不喜欢钱),有时候由于把钱袋子看得太紧,我叔叔和姑姑这一辈偶有怨言,不过一家子都指望着爷爷这个小股东工作了。其实我也可以理解,爷爷小时候正直国家一贫二洗的时候,接二连三的自然灾害让他尝尽了苦头,吃树皮、米糠来填饱肚子。等他长大了,知道忆苦思甜,没有钱家里面又要过苦日子了。所以在他看来有些花销就可有可无。

我姑姑家生得第二个女儿天生就有就是驼背,爷爷带着姑姑家去了市医院省医院,医生因为风险太大都不敢接下这个手术。后来去了上海检查发现医院愿意接收,不过因为拖了好几年,医生也明确说明不敢保证结果,意思是好了基本上一劳永逸,不过失败了可能情况更加糟糕。手术的费用也要好几十万,手术估计就会让我姑姑家倾家荡产。而那阵子我姑姑家正打算盖新房子,就这样一个两难的问题摆在爷爷面前。我爷爷思前考后,决定放弃这个手术,虽然我们知道手术失败可能情况更加糟糕,虽然爷爷认为盖新房更是当务之急,动完手术后一家人基本上就要开始喝西北风;虽然姑姑家当时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因为一个而让其他两个受苦日子得不偿失;虽然我的表妹会像爷爷口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样,治了还是给别人家……我们一家子始终对于这个耿耿于怀,觉得爷爷太舍不得花钱了。虽然他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也给了姑姑家一些钱。不过一些都在爷爷最终的否决面前盖棺定论,可能这就是很多乡下家庭都或多或少存在两难的问题吧。

我爷爷一直觉得读书也没啥用,赚钱才是硬道理,花了大价钱去念书就是浪费。尤其是我初中要去市里面念初中的时候,学校没有宿舍,只能寄住在老师家里面,而我爸妈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就是我一个月的开销。十几年前,我爸妈缩衣节食把我送去市里面念书,我爷爷强烈否决,不过后来还是硬着头皮接收了这个事实。刀子嘴豆腐心的爷爷也经常去市里面的时候抽空去看看我。那时候的我个子非常瘦小(现在爸妈开玩笑说那时候我做公交的时候基本在被挤在空中的),每次去的时候爷爷都会去大超市买鸡腿啥的给我吃,给我零花钱叮嘱我在外面舍得花钱。虽然偶尔也会发发牢骚,说家里的钱用太快了,可是我们这伙孙子在他面前装孙子的时候,他还是会买好吃的。

七、

我高中的时候,是煤炭市场最为风光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稳赚不赔傻子都能发财的地步。水涨船高的价格给他们那些股东带来丰厚的回报,每个股东的身价蹭蹭往上涨,里面最大的股东(我爷爷的大舅子)我爸说都有几千万,而小股东的爷爷也有百万资产。

由于在这里面赚到了甜头,爷爷在后面投资的时候都是孤掷一注,估计是以前没有成为大股东一直都叹息吧。觉得因为自己当时一个小失误葬送了自己成为了千万煤老板的梦,在后来买煤矿的时候,就投资了好大部分钱,没想到接下来几年煤炭价格走低,连年亏损入不敷出,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

当年打天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本万利,自己投资来太少。现在想趁着晚年大赚一笔退休的时候,赔的底朝天。当初因为煤炭发家致富,没想到因为煤炭而晚年失意。

赔了几十万,爷爷一直觉得对不住这个大家庭,头发也白了不少。而此时爷爷也将近六十了,没啥文化,想要靠其他发财也基本上也不现实了。我们大家庭也没有特别怪他,觉得一家子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的。

前半辈子一直都心高气傲的爷爷当然消停不了,消停几个月后决定去广东开日租房。不过由于这个职业比较需要身体好,经常要半夜不能睡,没干几个月身体就吃不消。本来想大赚一笔的,一来二去倒赔了。

八、

回来的时候,我爸开车去接他。听说回来的时候老爷子脾气都好了许多,没有之前火爆的脾气,在就近工厂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每天打打牌看看电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