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第一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北境有仙山,曰龙虎。


  龙虎有观,曰玄天。


  观中有道,曰痴玄。


  生死一轮回,修道数甲子。


  痴玄修道已经不知是多少甲子,也不知活了多少的时间,一世转一世,他由生入死,由死入生,世世修道来,十甲不飞升。


  曾有同修的道人相问:“为何不飞升?”


  痴玄答曰:“只为等待梦中红尘一红衣。”


  “世世等不到,又如何?”


  “一世等不到,再转一世,再等!”


  无数春秋,无数等待,只为等待那梦中一袭红衣,只是不知道那红衣在哪里。


  再转入世。


  那一年,龙虎山大雪,从那雪中山下之道来的一女童,却是一袭红衣,白中一抹红,脱俗洗尘,惊为天人,可当天人也比不过。


  在观门口之处,立一道童,痴玄转世,见那女童,两人相视一眼,女童天真一笑,道童默然不语,却是平静的童眸之中惊起一丝的惊喜。前世的等待,翻转眼前,他等待的她,等待了十甲子,终于等到了。


  她是这一世的将门之女。


  他还是这一世的贫朴道人。


  他眼随影波转,她在雪中嘻戏,在观中学母亲上香祈福,她临走之时给了道童一个苹果,他欣然接受,默默注视她下山。


  道门长者出来看到此景问道:“这一世等到了,又如何?”


  道童平静的说道:“我当守她这一世。“


  匆匆的一见,匆匆的分离。


  从那以后,那一袭红衣再未上山。那道童也从未下山。


  转瞬十年。


  人生无常,富贵如烟,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侯门历难,如今她已是孤身一人,苟延残喘。


  她,旧是王谢堂前燕,现今已是寻常百姓家。


  她,一袭红衣换白衣。


  她伫立一座菊园前,望着白菊出神,微微的吟诵道:“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身一人旧日心。满腹的情语,我该与谁诉说?”


  “小姐,怎么了?,有心事的话可以说与小玉听听“在她嫁入南方侯门之后,就一直跟着她的丫鬟好奇的问道。


  “人生许多事,情事最难测。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女子摘下一朵菊花,满手的菊花香,她抬头望着枯廖的落叶,怅然不作声。


  “小姐,下小雪了,好冷啊,咱们回去吧?”


  脸色瘦削苍白,往昔红润已不在的女子摇头道:“我想再看一次江南的初冬的雪。”


  “小姐,有件事我想问你,你可不许介意。”


  “说来听听。”


  “我听静儿姐姐生前说,在那北方有一道观,里面有一人,小姐小时候只见了一面,就偷偷的喜欢到现在,不知道是真假的。”


  女子深吸一口气,眼神迷茫,望向远方,将那手中的菊花丢入那身前的池塘,看着那漂在水面上的伶仃的菊花。“我不知道啊。”


  “其实,小姐是心里有那道童的,对吧!”


  “唉……,你这小妮子真是呱噪的狠啊。”


  小言涨红了小脸,鼓起腮帮子,害羞的笑了起来。


  “你就是薛红衣!”


  一道阴沉的尖细的嗓音从那墙上传来,就好像那刚硬的铁器划过坚硬的岩石,发出的让人牙痒的声音。


  两人抬头望去,三四名面容无须的黑衣男子立于墙头,各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


  女子似乎知道来者何人,但见来者不善,将那小言拦在身后,“一群太监找我何事?”


  “我奉天子之命屠你满门。”


  “天子终究还是不放过我们。”薛红衣并不慌张,她的家人已逝,如今只留她一人在世,经历死亡,死亦何惧!


  女子冷笑道:“我这小侍女当如何处置?”


  “杀!”男子冷冰冰的说道。


  丫鬟闻听此言,“小姐不怕死,小言也不怕死。愿与你一同赴死。”


  主仆两人,已是姐妹深情,手手相依。


  那群黑衣男子,恶意都涨,面容狰狞,跳下墙来,举起手中刀。


  “你敢?!“


  有语如滚雷,自北方龙虎而至。


  有剑呼啸清鸣,自北方天穹而来。


  语消。


  剑落女子前,剑长三尺三。


  有一道士踏剑鞘从天而至,立于女子面前,冷冷说道:“回去告诉你家的主子,旧事当就此罢手,不然我屠他皇城!“


  那群黑衣男子见来者气憾山岳,语气中不容置疑,已知不是对手,便仓皇而逃。


  “是你?你怎么来了?“


  十年未见,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却又是人是不非。只一眼,女子就认出来那来人是小时候见过的那位道童。


  年轻道士点点头,红着脸,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我听着呢,“女子望着那红脸害羞的道人,眉目温情的问到。


  “薛红衣,我喜欢你!我已经等了你六百年,前世等待,今世重逢,来世我还想喜欢你。”


  女子望着这位脸红的道人,神情的眸子里涌起泪光,她相信他说的,尽管之前只是匆匆的几面,也一直不知道他喜欢她,但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两人相顾无言,


  深情,初情已是旧相识。


  风吹,菊香满园,初雪飘零。


  年轻的道人伸出手,温柔的说道:“跟我走吧,我陪你。”


  那一日,两个人,迎着飘雪而去。


  只为红尘入江湖,却又只为红尘出江湖。


  巍峨雄伟的京城。


  滑盖云集,热闹非凡。


  一名身穿朴素道袍的年轻道士。


  一名一袭红衣脱俗的年轻女子。


  他们手牵手走在这京城热闹的青砖道上,年轻的道士边走边讲解着京城的建筑风情,女子清瘦的面容之上眼角含笑,露出满足的表情。


  两人向前,行至一座酒楼,酒香四溢。红衣女子嗅了嗅。“好香啊”


  “走,我陪你喝酒去。”


  一盘素菜,一壶酒。


  一对酒杯,一对人。


  他们临窗而坐,窗外景色独好。


  她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笑眯起好看的眸子,道了声:“好吃。”


  他看呆了。


  女子夹了一块土豆,放在道人的面前的碟子里。


  道士尝了尝,点点头,不言语。


  女子又尝了一块便放下筷子,看着窗外的的人影,再回望那俊秀的道士脸庞,满足的说道:“我世日无多了,在最后,有你相陪,让我去了那么多想去的地方,来此京城之后,我便再也没有遗憾了……”


  道士默不作声,眼神低敛。


  一袭箭来


  漫天乌云而至,那是遮天的箭矢。


  皇城里的人还是没有放过这名女子。


  年轻道人,面对漫天箭雨无动于衷,只是默默的将那女子护于身后。那漫天的箭雨在道士身前悬空而止。


  万千箭来,又如何?


  我曾放言,就此罢手,既然你一而再的苦苦相逼,想伤我女子,我屠你皇城!


  年轻道人回身对着那女子温柔笑着说道:“等我片刻!”


  再一转身,便是怒目金刚,大喝一声:“剑来!皇帝老儿,我要屠你皇城!”


  有剑自天外而来,飞向那千军万马,飞向那雄伟皇城。


  一炷香过后,道人转身却已是低眉菩萨。温柔的对着那女子笑道:“我们走吧,这一次我们是步行,还是坐马车。”


  “我走不动了,坐马车吧。“


  两人牵手出酒馆,唤了辆马车而去。


  那一日,皇城之内,一剑而来,一剑而去,血流成河,无人存活。


  剑长三尺三。


  龙虎山巅,云雾缭绕。


  一红衣,一道衣,临崖而坐。


  她,脸苍白如纸,气若游丝,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说道:“一眼万年,我最后看你一眼,就当是我们已经认识一万年了。”


  初见即永别,一眼相见,万年相离。


  年轻道士想了想,摇摇头,不情愿。


  “傻瓜。”她皱了皱鼻子,看着他留着泪说到。


  年轻的道士笑了笑,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眼神温柔的说道:“如果我说让你等我四百年,你可愿意?”


  “若能再相见,我等你四百年为何不可?”


  “好。”


  他将她依偎在怀,她在怀里幸福的闭上双眼。


  良久,年轻的道士,眼神坚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怀抱朗声道:“贫道六百年前修道,世世而转,日日为善,已修六百年功德,我今立穹天大誓,愿为天地苍生再修四百年功德!而今我愿六百年的功德转入红衣身,只求薛红衣入仙飞升!


  声如洪钟,响彻天地间,震撼九州城。


  他满身金光,映照龙虎山殿金碧辉煌,金光流转,尽数注入红衣女子身体。


  那一日,天降祥瑞,百鸟齐鸣龙虎山,一袭红衣乘云入天门。


  那一日,年轻道人盘膝而坐,闭目,默语微笑。


  一剑三尺三,剑音悲鸣,道人抚剑而笑:“无忧,我们还会见面的。”


  一剑自道人身侧而起,贯入天际。


  一剑自天而来,自道人头顶而去,山巅灿烂无双。


  一剑自龙虎而去,剑贯龙虎山,一山劈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