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之浅语

此刻窗外的天空灰白色涂抹出一幅云海环绕的山脉水墨画,秋风渐凉,恬淡舒适中,墨绿色的树,酱红色的屋顶,矗立的玻璃大厦,拥挤地排列着。我坐在电脑旁小憩,盆栽的文竹依然蹿过了办公室的挡板,枝叶延伸到了电脑的脸前,随着风扇的风摇曳自在地享受午后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母爱,这个主题,很早就想着手写的,只是因为很多生活中繁琐的烟火俗事,而耽搁着。细细想来,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未曾正经静心写过什么,尽管经历的凡事颇多感悟,也只一瞬,便觉乏味,更不用执笔溢香文字了。

如果世间由神明保佑,万物由天造化。在我心中,母亲便是人世间的菩萨。她温婉大度,慈眉善目,能普渡受苦难的子女,亦能护佑一个家庭的喜乐平安。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信仰基督,而大部分我所熟识的人是没有信仰的。而那个时候,我的意识里告诉自己,如果我需要一个信仰,那我的信仰就是母爱与父爱。从小到大,是父母亲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可以有衣避体,有食裹腹,有书可读,生病时呵护左右,受屈时安慰备至,犯错时苦口婆心,为此,我很早便明白,世间唯有父母的爱是最伟大无私的,像大自然造就万物,像阳光普照大地,像雨露滋润沃土,像春风吹醒天地精灵。

当然有的母亲并非如此,也并没有这么无私的母爱。但前世今生幸运的我却生长在一个充满幸福和爱的家庭。在父母爱情那篇文章中,提到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我们姐妹俩却没有缺失任何的爱,为此,在我的世界观里,世界充满爱与温暖,尽管长大后会遇到很多黑暗和灰色的事与人,但因为内心充满爱,所以无所畏惧,这份力量与安全感自然来自于我的家庭和我的父母亲。

那年母亲二十四周岁,在这样一个初秋八月,生下了我。我在一个酷暑已消,秋风渐爽,果实累累,中秋将至的时节出生。为此我继承了母亲内心温柔成熟,自在坚韧,童真聪慧的个性,同时也自有我的淡然恬静,文雅敏愁的一面。对于含辛茹苦这个成语,曾经只是理解表面,只感恩母亲的不容易,享有母亲无私的爱的同时,却不曾懂这含辛茹苦确实用一辈子的青春付出,一辈子的才华梦想,一辈子的时间精力,一辈子的担惊受怕,换就的今天健康快乐幸福美满的我。一日一夜熬就成了白发,沧桑了皱纹。写到这儿,情绪哽咽了喉咙。

等我们如今大了,在外成家立业,母亲的牵挂就像放飞的风筝,相思越来越长,而睡梦越来越短,越来越朦胧。作为子女的我们,有时候很难理解如今年老的母亲为什么要固执地因为一件小事,与我们争论不休,牵绊我们做出决定,甚至惹出很多莫名的麻烦,让我们处理的焦头烂额。其实换位思考,如今我们的母亲年纪大了, 她们对老的恐惧,对老来无依的担心,对儿女的依赖自然会与日俱增。我们是她们的荣耀与光辉,是她们一生的见证。

如今步入吃吐模式,每日疲惫吊心的我,有各种不习惯,却依然要全副武装,挑时候卖力养膘。为此我领悟到在成为伟大母亲的路上,修炼已无法用九九八十一难来比拟,这比西天取经来的还要艰难。

听母亲讲,在她怀着我几个月时,还要往房顶运麦收的粮食,出生后生过一次“大”病,之后成长相对比较安稳,平时乖巧还算懂事的我并没给母亲惹多少麻烦。尽管如此,回想起来,很多时候,我多是仗着母亲对我的宠爱,而逃避那些本该去做而未做的事。

如今越长大,体会的越多,深感对父母的亏欠越多,想必这辈子是无法偿还完的,只是,在我们还能为父母做些事情的时光里,多做些令父母开心,舒心,放心的事,多陪伴关心他们,也不枉父母对我们的一世恩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