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冯磊婚礼之后

文/風雨綫    时间/ 2017年2月4日

2017年2月4日,农历正月初八,冯磊和徐召的新婚之喜。
冯磊,高中同桌兼多年好友。
徐召,梁平同行。

应冯磊之邀,2月3日下午三时,和婷儿、鑫哥到他家,帮忙布置婚房。当然,婷儿是经验党,我是酱油党,不过,一切行动听指挥即可。

看着冯磊一脚站在木凳上,一脚立于塑料凳上,拿着心形、鸳鸯形、囍字形薄绵剪纸,贴上点胶,踮起脚尖,努力拉直身板,使劲儿往上抬升,一个一个,慢慢地沾在天花板上,不仅要沾稳,还得注意注意造型摆放,颇费心思。身板不够的我们,只能打打杂,递递东西之类,不自觉,我们便说到了建杰兄,要是一米八的他在,我们就不用愁了。

进进出出,脚不沾地的冯磊,诸多场合需要他出面,除了理解他,帮着他唠叨“忙不过来”,就只有做好他交代的任务了。

当然,任务主角是婷儿,这些事务当是她的强项,她负责摆造型、点点胶并粘贴到位,我们负责看看高低、倾斜度等是否适宜。处理好“I LOVE YOU”和“520”造型图,等双面胶的间隙,见到了阔别八年之久的枪哥,体育老师肺活量足,手劲儿也比我们大,于是打气球、吹气球这活就被他包揽下来,他的速度超过了我们封住气球的速度,只是,后来,我总算是有点上道了,给气球打结速度还算过得去。做完这些,发现,一看,白色衣领子和手指上都染上了气球的颜色……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沾喜气呢!

图片来自手机相册

昨晚,大家聚在一起,吃着烧烤,聊着天,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在嘴里,也在水杯里!


今早,八点八分,出发接新娘,行至酒楼附近,我们专门接新娘的十来个人排成一排,在后备箱里摆放着两块肉、八斤面条、八斤白糖、两只鸡,分配好端放人员,跟着新郎,排着队前行,行至酒店门口,女方便收下了。在新娘的闺房前,看着新郎几番周折、费劲口舌终于打开房门,后面一系列活跃气氛的为难事儿,大家的起哄,枪哥的音乐声,把氛围推向高潮。

婚礼现场,司仪是个善于铺陈起兴、善于排比修饰、善于煽情的高手,她的妙语连珠、循循善诱,让我忍不住把图片和“好煽情”字样,分享出去!

图片来自手机相册

仪式的结束,只是拉开他们婚姻生活正式开启的帘幕。仪式感满满,责任满满,幸福满满……


说到冯磊,我这个高中同桌,多年好友,印象深刻之事儿有二三。

—1—

他是我们一帮子人中,唯一的一个走读生,他家就在学校后面,不过千二百米,只不过,到教学楼,就有得跑了,他喜欢踩点到,常常到教室时,便大汗淋漓。以前,我们几个去他家玩过,见识过他做菜的手艺,完全可以直接点赞;夏天雷阵雨来临之前,帮他们在天楼上,抢收玉米籽。

09年,坑人的文科题,高考结束,他超二本线15分,比我多一分,去了兰州,读了西北民族大学,而我们,留下来复读了一年。那一年,他对我们几个复读的同学最为关心,时不时打电话问状况,时不时关心过问困难,时不时支支招……于我来说,这个同桌的鼓励和支持,给予了我很多的动力。

—2—

10年,我的二战高考结束,偏科严重的我,处于一本线边缘徘徊的我,去了新疆石河子。记得,那个暑假,他们几个颠簸两三个小时,去了我老家那个旮旯,他们的捧场,让我的临行之路轻松得多。

其实,我的第一次漫漫西行之路,带着我们前行、为我们指点行程、教我们打点好出行事宜、交代我们准备工作的便是他。因此,西行之路,凄凉、荒芜、萧瑟、心酸之中,多了些许安慰!哪怕他只到兰州,剩下还有接近一半的行程,我也觉得还好,毕竟曾经的邻居如今也是邻居,虽然这邻的稍稍有点远儿……

—3—

记得,大学期间,大二暑假时,我留在了石河子。他刚好要去独山子,好像是去拜望亲人,中途转道来了一趟石河子。

只是,那时,不够成熟、思虑不够周全的我,并没有妥善地安排好他的吃住行。记得借住的是文熙师兄他们的宿舍,找了辆自行车,我骑着我的蓝色自行驴,一起穿过我们大学的值得转悠的角落,去了世纪广场、游憩广场,还去了趟桃源……他急着要离开,让我没法尽好地主之谊,实在愧对!


而今,他大学毕业三年半,我也虚度两年半,他长居梁平,我长期在鬼城与乡村为伍,见面不多,逢年过节,我们几个几乎聚不齐……

而今,看着他和徐召喜结良缘,真心祝愿,全心祈福!祝愿幸福安康、健康喜乐,祈愿相濡以沫、相伴到白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