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讲述: 韦陀菩萨的一段公案

杭州有五个天目山,东天目、西天目、南天目、北天目、中天目。为什么叫天目?因为山顶有二水泉,如山上有两只眼睛似的,所以叫天目山。有很多修道人在此修行。

高峰妙禅师在西天目修道,他为什么选这儿修道呢?因为他每一坐禅就打盹,一睡就不得入定,昏沉特别重。讲解心经时,有讲二十六种烦恼,其中有一种烦恼叫昏沉。为什么昏沉是烦恼?因为修道一昏沉,就不得入定。不得入定,就生出散乱心。

高峰妙禅师自己想找一个方法来对治昏沉,想什么方法呢?他知道在西天目的倒挂莲花可以打坐,如果一昏沉睡觉,就会跌到山涧下去。山涧有几千万丈高,如果从上面跌下来,就是粉身碎骨。于是他豁出生命到倒挂莲花去修道,如果他睡觉了,就会跌死。

他坐了一天没有睡,两天没有睡,三天也没有睡,到第四天就支持不住睡觉了,这一睡觉,果然就跌下去,但跌到山涧的半腰,如一万丈,跌到五千丈时,就不往下掉了,有一个人把他托上来。

他就问:“是谁把我救上来的?”

救他的人说:“护法韦陀。”

他一听说是护法韦陀救他上来,就很高兴,而生出骄傲心,问韦陀菩萨:“老韦,世界上像我这样修行的人,有几个?”

韦陀菩萨说:“像你这样修行的人,多如牛毛。你真是不惭愧,八万大劫内,我再也不护你的法了!”

高峰妙禅师一听韦陀菩萨于八万大劫内,都不护他的法了,就痛哭流涕,生惭愧心说:“我真不是个修道的人,刚才韦陀菩萨来护法,我却生出骄傲心。”

自己惭愧得哭了,哭了很久,忽然他想:“以前我修道,也不知道韦陀菩萨来护我的法,也一样修行,我也没有依赖韦陀菩萨来护法我才修道。现在韦陀菩萨不护我的法,难道我就不修道了吗?不,我还是一样要修道。”他就发心再到此地打坐,这回更精进,就是死了也要修道来参禅打坐,豁出生命也要成就道业。

于是他又坐了几天,支持了几天又睡觉了,又跌下去了,当跌到半空中,又有人把他托上来,他问:“这次是谁来护法?”

护持的人说:“韦陀。”

高峰妙禅师就问:“老韦!你也打妄语!你说八万大劫内不护我的法,为什么又救我上来了?”

韦陀菩萨说:“不是!我对你所说的话已经实现了,你生贡高心,我说不护你的法。以后你又生惭愧心,你这一惭愧,就已经超过八万大劫了,所以我又来护你的法了!”

 由这一公案,可知一切劫为一念,高峰妙禅师一念的忏悔,就超过八万大劫,所以尽一切劫为一念也是一样的道理。“三世所有一切劫”,过去世一切劫,现在世一切劫,未来世一切劫,所有的一切劫,在一念之中,我就可以到十方三世一切的劫那么长的时间,我入到那里面去。

(转自《普贤行愿品浅释》美国万佛圣城宣化上人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