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和爱情

96
柠檬煮蘑菇
2017.07.01 22:32* 字数 2762

01

“老板,来五串烤翅,五根肉串,五根金针菇......再加一打啤酒。”和丁当大学毕业三年未见,再加十倍的量也不足以表达我的欣喜,只是就算不考虑喊了几年的“减肥”计划,无奈还要考虑胃的饱和度。

“我要到啦。”我看了一下手机,丁当发微信过来了,消息末还带了个阿狸欢脱的表情包。她休假,回国一周便要回去了,匆匆约了见上一面,撸串。她非不让我去接她,只叫我去老地方点上几根烤串候着她,别让她饿着就行。

“我跟你说哦,我差点没赶上高铁,最后一分钟冲上去的,这赶车的本事我都服了我自己了......”我坐在老地方,丁当远远就看到我挥手,径直走了过来,一边脱外套一边说道。

这几年她在国外,有时差。大家似乎都在忙忙碌碌着自己的生活,各自奔忙,各自跌倒,留言都是隔天回复,少了很多当年的絮絮叨叨。这次见面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害怕变得客套了倒是徒添伤感。但她这样的开场倒还是像极了她一向的风格,就好像我们之间只是隔了一节没有一起上的选修课。

“这么多年了,烧烤还是你的最爱啊。”我调侃道。

“跟你吃这最后一顿,戒!”她笑了一下。

“见了?”我问。

“见了。”她答,语气里听不出有什么波澜。


02

高中生活极其枯燥,每天都是堆积如山的讲义和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评讲,但所幸学校没有剥夺我们的活动课。

每周五最后一节课自由活动,学校偶尔会举办一些比赛,篮球赛,足球赛,羽毛球赛什么的。平时的我们更乐于窝在教室写习题,晚自习的作业早点写完,课上可以看看小说聊个天,可以更悠然一点,省的急急忙忙下课回家还要补作业。

可是丁当有点反常,一个篮球白痴,活动课非要拉着我去看什么篮球赛,我也是纳闷儿。操场上,顺着她目光的末尾,看到了沈杰,似乎所有的“纳闷”都可以解开了。

沈杰是我和丁当的学长,爱笑,笑起来有酒窝,很容易感染别人。他篮球打得很棒,属于那种“阳光里的男孩”。拿过几次校篮球赛的团体冠军,自然在学校也是有点名气。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时常能跟沈杰“偶遇”,他从家到学校的那条马路,他从操场到教室的那个楼梯,还有他常去吃的那家烧烤店。

不知道什么时候熟起来的,只记得沈杰第一次跟丁当打招呼,再平常不过的一句“嗨”,她乐了一个晚上。我看着丁当一步一步超他靠近,分享着她的每一分小窃喜,小纠结,以及小失落。

后来经常下了晚自习之后会经常跟他一起约着去吃烧烤,大家渐渐熟络了起来,一行几个人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时候,似乎是高中生活最明亮的时刻。大概那时候对于丁当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跟沈杰吃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两顿。

那年夏天,沈杰的一句“我在南京等你”大概是丁当整个高三最大的动力。

接下来的那个夏末,我们在南京聚首,还是撸串,不同的是,沈杰带上了女朋友,菜汤。


03

大概只有我注意到了丁当拼命努力一次又一次憋回去的眼泪。

那天,我们第一次点了酒,说是庆祝大家都飞出牢笼到了大学,庆祝大家都在南京可以常聚。这对丁当来说可能是个肆无忌惮喝酒的好机会,因为就算没忍住哭了出来,也可以说是酒精的作用,然后再可以冠冕堂皇地说一句,喜极而泣。

那天丁当喝了很多,我从来不知道她这么能喝,一杯接一杯,就像喝白开水一样,拦都拦不住。我看见沈杰似乎也有点慌乱.。

我和丁当在一个学校,沈杰在距离我们学校三站公交的地方,很近,但很久没有再联系。我以为我们大家不会再聚了,每一次见面对丁当来说都需要太大的勇气,可是没想到那天之后的第一次聚会竟是丁当张罗的。

她说,我想了一下,我还是忍不住想见他,跟他在一起一天,那他生命中的那一天就是我的,别的都没有关系。

好像也没毛病,我总能被她的歪理给说服。

那之后我们的聚会又变得勤了,大家都轮着张罗,虽然人不一定全,但丁当和沈杰是每次必到,临近期末大家都会有些忙,也有几次便成了他们两个人单独的聚会。

后来偶尔也会喝酒,但丁当没有再哭过,一切好像又变回了以前一样,大家打打闹闹,就好像这样看似没心没肺的日子不会有边际。

直到沈杰毕业前的最后一个生日。

04

沈杰生日,叫了我们几个人一起吃饭,自然是带着菜汤的。

饭吃到一半,我就感觉丁当有些不太对劲,那一口饭一直在她的筷子间辗转,怎么都没咽下去。她的脸有些微红,我能感受到她强忍着的眼泪,便借口要她陪我上洗手间把她叫了出去。

她说,沈杰牵她过马路的时候她以为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他手掌的温度好像是可以打败全世界的力量。哪怕只能在黑暗里,只要那时候在身边的那个人是他就好。

可是和他出双入对的人是菜汤,能替他感谢朋友生日礼物的人是菜汤,她才发现之前所有的信念,自认为执着并且伟大的爱情,其实什么都不是。

他牵你的手,就应该放开另一双手,他不能什么都舍不下,不是么?我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终究还是没能忍心。

好多道理我们都懂,我想我不必多说,丁当也懂。就好像我们都知道烧烤是垃圾食品,可终究还是爱吃。

这后来,丁当删了沈杰所有的联系方式,直到他毕业我们都没有再见过。

我以为她是想明白了,终于要往前走了,可就在我们在学校忙着毕业的那个初夏,大家忙着挥手告别的那个散场的聚会后,她说,我还是想他。

去犯贱吧,反正也没人知道,只要你放得下那点自尊,想他了就去找好了,我这么说。我想她不是需要意见,只是需要一个推她的力量。所有的犯贱,代价不过是自尊而已,可以很昂贵也可以很廉价,垂死挣扎的心脏如果不再踩两脚又怎么会死透呢?

后来她和沈杰在一起了,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05

我不知道菜汤跟沈杰之间是有什么故事,丁当也不知道,她也不想去深究。总之我只记得那个七月,丁当明媚的就好像要晕出光来,她离她的沈杰,那么近,就好像一个小粉丝实现了一个很大的心愿。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替她高兴的,毕竟,不是所有的执念都能够等来回首的。

我还记得丁当那时候的话,她说大概是命运安排他们现在这个时候在一起的,没有太早,没有太晚,一切都刚刚好。她工作已经签在了沈杰一个城市,她说好像他们的未来都能够看得见。我觉得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光芒。

这个梦,丁当只做了一个月。八月还没有到的时候,他们就分手了。

沈杰劈腿。

女人在这个时候真的能够用上所有的侦探技能,一点点蛛丝马迹都能顺藤摸瓜。

他没有否认。

丁当说她宁愿那个人是菜汤。

她眼里揉不得沙子。

大概是这些年,一直都是别人眼里的沙子,到最后,这风沙还是进了自己的眼睛。丁当后来这么说。

我们那些年,在烧烤摊留下的那些细碎的足迹,就在这样的零落中,匆匆收场。

06

“我没想到,那时候那样迷恋的一个人,竟然能够有一天不再心动了。”她说,“就好像大海很美,有时候甚至让人有些心醉,可是跳回太空回望,不过是地球表面一个坑。”

“这小同志觉悟提高了啊,”我笑道。

“他要结婚了,跟菜汤。”她接道,“兜兜转转,到最后人家才是一个圈。”她有些感慨,我亦有些惊讶。

“你看,我们都知道烧烤是垃圾食品,但总还是有人爱吃啊。”我想了一会,这样总结。

“是啊,可我得戒了。”丁当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

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