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别搭上我的一生!

JYZVHBWCZB6$W65}CX~K@4F.png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方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嘴里喃喃念道。

茶水早已凉透,青花色的陶瓷杯上再也没有了烫手的温度,这会她才把上好的龙井送进口中,本来甘甜的味,这会却尝出了一丝苦涩,她抿着这口茶水,迟迟没有吞入,漆黑的眼眸看着外面出神。

她喉咙一动,把那口茶水咽了下去。

方璐刚认识邱凯那会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那天不散言辞的邱凯坐在角落里,嘴角一直保持淡淡的微笑。

他的五官在人群里并不出众,即使脸上一直拥有笑容,也没人会有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方璐第一次见他也只是礼貌式的微笑,她以为这样一个不出众的人也如人来人往的客人,可她却不知往后的生活里,他们都有交集。

聚会回去的当天晚上方璐的微信来了一条朋友申请的验证,她点开看到备注是邱凯,不禁疑惑,又看到是通过群聊加入的,黛眉微触,她向来不喜加一些不熟悉的人为好友。

白天吃饭,因为一起玩游戏的缘故,建了一个微信群,她本想放下来不搭理的时候,对方又重新发了一次。

方璐犹豫中,还是伸出了白嫩的手指,点接受。

方璐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天看起来不善言辞的邱凯,聊起天来却一套一套的,总是能把方璐逗笑,也总有法子能牵动她的心。

方璐见不到他的时候总会想:邱凯这个时候在干嘛呢?

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他又是另外一幅样子,方璐疑惑,这人不会是有双重人格吧!

“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就没什么话啊!”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方璐终于把自己的不满吐露。

“我看到你的时候紧张 。”邱凯脸上有些微微的红,他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为什么紧张啊!”方璐继续。

邱凯此时不在低头,他一双细长的三角眼通过黑色眼眶里透出坚定,饱满有肉的手拿起刚倒满杯的啤酒,一饮而下。

然后抽出一旁白色的纸巾,把有些肉的嘴唇挤向一边,白色的纸巾上有了黄色的酒渍。

这一系类动作做完,然后又捏紧了拳头,看向跟前好看的人儿说到:“我喜欢你。”

“我知道。”方璐回答。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方璐的回答让他有些无措,但是又为不失风度,调侃道。

后面发生的事情,方璐也不知道,总之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或许是你喜欢我的时候,而我也刚好喜欢你,这样的爱情来的比较简单和容易。

眼看他们就要在一起半年了,可邱凯却从来没有想要和她一起睡觉的意思,于是向来胆大的她提出要和他一起睡。

方璐也不知道她做的这个决定是错还是对,或许是因为恋爱里的人都是盲目的吧。

那天晚上她本应该在家洗完澡睡觉,可她偏偏从家里洗了澡后,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这天下了一整天的雨,直到晚上的才稍微停了下来。

她把细长的胳膊伸向窗外,感受到冰凉的雨丝,她嘴角勾起,时不时的看向手机,直到一条短信发来,她才欣喜的和妈妈道别说是今天在朋友家住。

于是跑向了漆黑的夜里。

初春雨夜,还有一丝寒冷,她此时很庆幸没有直接穿一件毛衣就出来,轻薄的棉袄刚好能挡住想要钻进身体里的寒冷。

昏暗的灯光下,行人都在往里走,只有她是走向外边,和他们面无表情的匆忙相比,方璐显得轻快而又活力,她一路小跑,终于在门口看到一抹红色的人影。

此时她有些害羞,慢慢朝他走来。

身穿红色衣服的人看到她来了后,立马把手机放进了裤兜,左手撑伞,右手环过她的肩膀。

方璐顿时全身紧绷,或许是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身边的男人好像感受到了他的紧张,把刚才环过肩膀的手抽出来,拉住她温热的小手。

手心冰凉,柔软的触觉传来,她低下头,偷偷的笑了。

邱凯没有错过她脸上的每一次表情,见状,扯动了脸庞。

他们从路边买了一个小吃,然后朝着早就预定好的宾馆走去。

天知道方璐此时的心情,是紧张,还是激动,窃喜还是害羞。

因为从小爸妈管的严厉,这也是她第一次谈恋爱,也是她第一次和男生开房,

相比她的紧张之下,身边的男人就轻车熟路很多。

方璐幻想,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果然邱凯一进房间就把身上厚重的外套和宽松的牛仔裤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小短裤。

方璐害羞,背对着他,趁着他去洗澡的功夫,早早的把全身都闷在了被子里。

洗好澡的邱凯见状,脸上笑意更浓。

他小心的从被子的另一边钻进去,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抱住了她。

她想挣脱,可男女力气实在有差,也只能放弃了。

她突然有些害怕,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可真到了这一刻,她却退缩了。

本以为邱凯会有进一步的动作,谁知他真的只是抱着睡觉。

方璐意外,也窃喜,心里也打定主意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本以为排除万难结的婚,以后一定能牵手走向生命的尽头,谁知,这婚姻才刚开始,矛盾便出来了。

方璐是一个三线城市的本地人,爸爸经商,妈妈是公务员,这些年除了一些方璐看不到的存款外,还有三套房子。

家里不能说是特别富裕,只能算的上是衣食无忧。

她跟邱凯结婚后,因为经济不足的原因便用方璐自己那套房子作为婚房,方璐觉得,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分清彼此,刚开始的时候邱凯还想着自己重新买一套房作为婚房,一来方璐的坚持,而来身上少钱的缘故,便也心安理得的住下了。

这套原本只属于方璐一个人房子,现在变成了他们共同的房子,他们离别前都必会给对方一个拥抱,一个亲吻。

按道理来说这样亲密无间的爱人,应该是会永远幸福下去的。

自从他姐姐邱贞的到来,把他们这个小家都变了样。

有一天晚上邱凯抱着方璐说到:“璐璐,我姐想来我们这边住一段日子,可以吗?她说等她找到工作稳定后,就搬出去。”

自从和邱凯结婚后,她也知道一点他姐姐邱贞的事情。

邱凯还是小时候的时候家里很穷,紧靠他爸妈去干田地里的活供不起两个子女上学,于是懂事的邱贞便主动要求退学,外出打工,此后的每一年里她都会寄钱回来给弟弟上学。

方璐理解邱凯一直想要补偿她姐姐这么多年的付出,更何况邱贞这次会来还是因为和她老公离婚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投靠他们。

“好啊,她什么时候来,到时候我们好好聚一次。”方璐笑着说到。

“真的啊,我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邱凯开心的抱着方璐的头狂亲了好几次。

邱贞来的那天穿可一件洗的发白了的牛仔裤,脸上也蜡黄的不成样子,这样一看像是已经四十出头的女人,完全不像是还不到三十的女人。

邱凯和方璐带他姐吃完饭,还带着她去买了,两套得体的衣裳,按方璐的意思来说,找工作也不能穿的太寒酸。

就这样他们三人开始生活在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倒还没什么矛盾,突然有一天方璐发现她的衣服老有人动过。

本来出门之前还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橱里,回来后,却发现它们被随意的扔在了衣柜上。

刚开始一两次的时候,方璐还以为是自己拿了上班急,没来及挂回去,可次数多了她就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邱凯,你有没有动过我的衣服。”方璐吃饭的时候问到。

“我拿你衣服干什么,我又穿不上。”邱凯趴了一口饭在嘴里嚼。

“那就奇怪了,怎么我的衣服每次都会仍在不同的地方?”方璐疑惑,但是邱凯既然说没有动,她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可这件事情,她放在了心上,难不成是进贼了?

此时把饭送进口里的邱贞突然没了动静,只是方璐低头问的话,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动作。

方璐自从发现了自己的衣服经常不在原位之后,又发现了自己的化妆品用的很快,原先她能用三个月的眼霜,这会用到了一个月就已经快见底了。

衣服在不规定的位置出现,化妆品用的很快,这都让她不得不怀疑一个人。

方璐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她心里的想法告诉邱凯。

“老公,我上次和你说我衣服经常被乱丢之后,我的化妆品也被人动了。”方璐躺在床上背对着邱凯说到。

“我们家现在就三个人,能有谁动你的东西,可能就是你自己上班急忘记了,化妆品这种东西,用了多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近断时间用的多了一些,好了,别多心,睡吧。”邱凯闭着眼睛说完,原本从后面抱住方璐的身子,也转了个身,朝向外面。

方璐没有在说话,邱凯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撑起身子说到:“你不会是怀疑我姐动了你的东西吧!”

“除了你姐,我想不到还有谁。”方璐回答。

“我姐动你这些东西干什么!再说了你的衣服她又穿不上,化妆品这些东西,她平常也不用,怎么可能啊,方璐,你不想我姐在这里住,你直说就好了啊,干嘛这样拐外抹角的啊!”邱凯的语气不善。

“你什么意思,那我们家里确实除了她没有别人啊,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问啊!”方璐没想。到邱凯的态度如此激烈。

她姐姐住到家里来供吃供住就算了,还随意动她的东西。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邱凯竟然从被子里跳起来,套上了一件短袖,穿着拖鞋就走出了房间。

方璐不明所以,套了一件外套跟了出去,结果就看到邱凯抬手想要敲邱贞的房门。方璐连忙跑过去阻止,一路把他拖回了房间。

她的心里十分肯定这个答案,但是毕竟还没有证据,邱贞即使做了也肯定不会承认,既然如此,何必要让自己难堪呢。

“你干嘛啊,不是说我姐动了你的东西啊,我现在就去问问啊!”邱凯不满的说到,在他看来他姐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为了证明邱贞的清白打消方璐的疑虑,只能和他姐对峙。

“好了,我累了,想睡了。”方璐不想在和邱凯争论下去,她知道即使她怎么说,他始终都会相信邱贞,觉得她在无理取闹。

本来她想在熬过一段时间邱贞也就搬出去了,上次还听说她在超市里做营业员的工作转正了,这样就有足够的钱维持自己的生活,不用和他们住在一起了。

可谁知,等来等去,她始终都没有想要搬出去的意思。

她一直在,她的衣服就一直乱,本来化妆品用了就用了吧,可她实在是不喜欢别人动她的衣服啊!

如果不是实在忍受不了,她也不会这样做。

星期五的这一天,她特意向公司请了半天假。

一大早她和往常一样同邱凯一起出门,只是她下楼后,并没有去公司 ,而是坐在楼下的早餐店里,吃了一个早餐,看时间快差不多的时候,又折回了家。

她弓着身子轻轻的打开了们,家里果然一片安静的样子,在往里走,她就发现了,原本她的房间应该关上的房门,此时却闯开着。

她此时挺起腰杆,把出门时换上的高跟鞋,换成了家里的拖鞋,这样走路也没有一点动静。

她慢慢的朝开着的房间里走去,眼前发生的一幕,简直让她抓狂!

眼前一个瘦小的女人拿着她大红色的蕾丝内裤在眼前晃来晃去,然后还在贴在身上比划,这件内裤她很清晰的记得是上一次逛商场觉得好看然后买回来想要增加夫妻情趣的东西。

她记得那天她穿上这个内裤,邱凯眼里的兴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想到邱贞到底动了她什么东西。

原先以为,穿在外面的衣服,动了她也就等洗洗再穿,化妆品用了也就用了,没了再买,可是现在怎么叫她受的了,这是她的私物啊,也能这样随意拿来拿去!

在她的震惊里,她看到邱贞把这件内裤又塞进了小抽屉里,关键是这个小抽屉是放袜子的啊!

她用手捂住了嘴巴,又看到她买了一件自己平常喜欢的淡黄色的裙子,对着身体比划!

方璐简直要气炸了!

“你干什么呢!”方璐的出现,让对面的人明显一愣,她立即扔了手上的衣服,这件她最喜欢的淡黄色的连衣裙,顿时就掉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她走上前把裙子捡了起来。

“啊,我没做什么,就是今天不上班,想去逛逛街,你也知道,我的衣服都不好看,想看看你这里又没适合我穿的衣服.”邱贞有些心虚。

“你想要穿我的衣服就来和我说啊!”方璐很生气,邱贞明显就是说谎了,什么今天不上班,她明明是每天都在找自己的衣服穿。

“我不就是想来找你一件衣服穿吗?你至于这样吗?再说了这一大衣柜的衣服你又穿不完,我拿一件穿怎么了!”邱贞此时的脾气也上来了,被当场抓了,她也就只能这样了。“再说了你这么多衣服还不是我弟弟给买的,你以为你那么一点钱,能买这么好的衣服,这么贵的化妆品!”

邱贞语调上扬。

方璐觉得好笑,邱凯给她买过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不都是她自己的钱!她觉得这种事情没必要和邱贞讲:“我们之间不能在沟通了,现在请你马上搬出我家!”

听到这话的邱贞,明显的不自在,接着又说到:“我凭什么搬出去啊,这是我弟弟家,那也是我的家,当年要不是为了他读书,我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没有我当年的付出,还有你现在这么好的日子,你是在享我的福,你最好搞清楚点!这个家还没有你半点说话的份。”

邱贞说的自己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一样。

说着拿出手机打了邱凯的电话。

方璐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她非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一口咬定她要把她赶走!

刚到公司没多久的邱凯接到邱贞的电话眉头皱起,他没有想到方璐竟然会要把自己姐姐赶走!姐姐一个人为了供他读大学,自己付出了多少!

他不是不知道。

邱贞原本坐在客厅看手机,在听到门响声之后,立马把手里的手机放下了,接着便开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演。

邱凯见状,心里不是滋味,上前安慰:“姐,你别难过了,都是璐璐不好。”

“她那里有什么不好,她就是觉的我是外人,在你们家吃住这么多天,伙食费又没有给过,可是那也是因为我现在还没钱啊,我有钱肯定会给你们的啊,我有钱也会搬出住,也不用在这里看你们的脸色啊!”邱贞说的自己在这个家受了委屈一样,丝毫没有刚才在方璐面前的趾高气扬。

方璐躺在床上玩手机,如果不是她亲身经历了这个事情,简直无法相信看起来老老实实的邱贞竟然这么能演!

可她能怎么办呢?她知道邱凯会选择相信她姐!她只能等着一会儿和邱凯好好说清楚事情的原委,现在邱贞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

反正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沟通了。

“姐,你别哭了,我知道都是璐璐不对,我肯定会让璐璐给你道歉的!”邱凯看到邱贞这哭的模样,心里也实在是难受。

他始终记得他上初一那年,姐姐上初三,哪一年因为家里没钱的缘故,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毅然放弃了读书的机会,独自一个人拖着一个蛇皮袋去了城里打工,此后的几年里,总是给他寄来生活费。

邱凯说完便走入房间里面,他知道方璐肯定在这里,果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方璐躺在床上手里盯着的手机。

他径直拉过她纤细的手腕走向客厅:“给我姐道歉!”

方璐觉得好笑,她做错了什么!乱翻别人的衣服,连说都不能说吗?她看着自己红了一圈的手腕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我怕凭什么给她道歉!错的是她,谁叫她......”

她话还没说完,客厅响起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她捂着脸,狠狠瞪着邱凯,透过他方璐看到邱贞露出了得意的笑。

她冷哼一声:“邱凯,我还真没想到,你他妈还真是一个男人。”说完转身走了。

邱凯听到门的响声才反应过来,方璐已经走了,他想去追,又想到邱贞的委屈,又不忍。

“凯子,你快去看看她把,千万别出什么意外才好啊!”邱贞连忙说道。

“姐,没事,让她反省反省错误,不然永远不知天高地厚。”邱凯说完,便回了房间。

他缓缓把右手举起,因为太用力的缘故,手掌心已经慢慢红了起来,连他的手掌心都能红成这样,可想而知,方璐的脸......
他把头埋进被子里.......

方璐出门晃荡了好久,脸上火辣辣的疼,自己这幅样子又不能回家让爸妈看到,于是在傍晚的时候也只能回到刚才走出的家里。

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才半天的功夫,她发现家里的鞋柜又多了一双鞋,这双鞋上面沾了些许的泥土,她猜测肯定是婆婆从乡下来了。

果然她还没进屋,婆婆的声音便传来了:“方璐啊,听说你今天想把邱贞赶走啊!”

方璐完全没有想到回到家了会遇到这样的场面,今天所有的事情已经够她累了,现在她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睡一觉。

“妈,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是姐她.......”方璐解释。

这会邱凯刚好下班回家,听到方璐说的话,心里觉得有愧。

邱贞见状脸上有些不悦,可李梅却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对的地方她抬手一巴掌打在了今天被邱凯打过的地方。

此时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个家到底是谁当家,不就是翻了你的东西,是破了还是怎么样,至于这样啊,我看你就是欠教训,怎么不是出去了吗,还回来干什么!”李梅的嗓门大的让人烦躁。

“不要吵了!”方璐大叫,今天的事情原本就糟心,她发誓,到今天为止,肯定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

李梅被这一声吼的愣了一会,随又抬手想要继续打过去。

可是这时的方璐怎么可能会让她得逞,她牢牢举着这只想要打下来的手。

邱凯见状,连忙挡在两人中间,护住他妈,丝毫不管方璐。

方璐的眼泪就这样顺着红肿的脸流了下来,转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一次他也没有期待邱凯会来找他,当心对一个人已经凉透了的时候,也就没有期待了。

方璐去医院开来了受伤证明,第二天,邱凯便收到了离婚协议,并且要求他们当天搬走。

当天邱凯就来找方璐,

他拉着她的胳膊说到:“璐璐,这么一点小事也犯不着离婚吧!过日子会吵架不是很正常啊!我们和好吧,你也别生气了。”

方璐冷笑薄唇轻启:“你他妈自己渣,别搭上我的一生。”

说完再他左脸上打了两个响亮的耳光,说到:“还你的,我这人从来不吃亏!”

然后潇洒的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国桂农卡惠民惠商,财富之首。 中国桂农,惠农桂普是一个简称,是由凯睿国际香港实业有限公司和深圳永鑫联投行管理有限...
    定点_a1f5阅读 70评论 0 0
  • 一个新角度,一个新世界 一个新高度,一个新世界 一个新态度,一个新世界 一个新深度,一个新世界 一个新风度,一个新...
    秋水闲凉阅读 27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