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过年回家的感受

96
杨文华
2016.04.24 07:25* 字数 7087

从完全自我的角度来说,我是不愿意回家的;可是我又必须劝自己要多回去,家里父母都这么大年龄了,不知道还能看到她们多少次。而且今年确实是有事(我侄子结婚),最好回去一趟。

刚到家我是先到的项城市我哥的家。摸索到地方,敲开了门,看到了我侄子。明天就要结婚的人,今天穿一身肥胖的睡衣在家里打扫卫生呢。因为这个地方马上就要变成他自己的婚房了,所以今天来一次大扫除。客厅里拖鞋垃圾,乱七八糟的堆得满满的,他头发也乱乱的,睡衣的样子很难看。当时我就想:哎,这就是明天要结婚的新郎官啊?

他看到我很意外,说:叔,你回来了?

我笑笑:就你一个人?你爸呢?

他说:在家里。

我知道是在我农村的老家里,明天要结婚现在应该都比较忙了。他这边先把婚房打扫好,家里的事肯定更忙。

已经坐了几天车了,浑身酸臭,我迫不及待地要去洗一下澡。

这是我哥努力了大半辈子的成果,是他作为一个农村人,特别自豪于同龄人的地方:在我们这个项城市买了个二手房,三室一厅。房子前几年刚搬进来住的时候我也来看过,根本什么都不是,慢慢的有了点积蓄,装修了一下才像点样子。

洗手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洗发水沐浴露。因为我做了这个洗发露的代理,给他们寄了好几套回来,所以可以看到很多我这个洗发露的空瓶子。我就用自己的洗发露洗了个澡,好久才出来。

家里的冬天特别干冷,穿一身内衣的我冻得直发抖。沙发上就有褥子,我赶紧把自己裹起来。我侄子赶紧就把电视打开让我看,还把瓜子水果都拿到我旁边。现在我在家里就是客人了。

他现在个子比我还高,初中读完就去当兵,当了5年的炮兵,有了一笔复员费,找到了一个女朋友,也是距离我们村不远的村的。按照家里的风俗,到了这个年龄,就该把这个年龄段的事办了,所以他比我还先结婚!

我说: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他说:随时都可以啊,现在咱自己有车方便得很!

我哥觉得自己的儿子要结婚了,塌窟窿结账的买了一辆大众车,花了十多万。这也是他骄傲的地方。他经常说农村的人更虚荣,他就是被这样的虚荣改变的人!

看到了贝贝,洋洋,他们都是喊我叔的人,都有已经长大成人,一个是我侄子的弟弟,一个是我侄子将要结婚娶的对象。听他们聊了家里人和事,听到了很多我熟悉人名。家一点一点地在向我逼近。

我是傍晚时到家的,他们都已经吃上了。我知道这些都是我们一门的人,过来帮忙的,婚礼明天上午举行,但现在就有很多事情要忙。他们忙完了事要趴桌吃一餐饭的。

他们很多都是亲戚邻里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之类的人物,还有之前我小时候的玩伴,有些面孔看起来都有点陌生了。我对他们笑,打招呼都不知道该保持一个什么样的距离了。我爸妈就坐在当门,我哥看到我笑笑。

他们说:你赶紧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饭吧!

我说:我也不饿,坐车坐得没胃口。其实我是看我们一家人都没有坐下来,我也不好意思坐下来,尽管这顿饭就是我们家摆下来的。

整个婚礼下来我都是处于想帮什么忙,却什么忙也帮不了的角色,可有可无。也像远道来的客人一样,吃顿大餐。

当然也是要上礼金的。

其实我没到家的时候,还在项城市,我姐就因为这事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咱娘非得让我上一万块钱礼金,峻峰都没回来,今年干的活钱都还没要回来,我哪有这么多钱给他上。要隔我平时有的时候这点钱也不算什么,现在我都没钱,难道还让我去借钱上礼不成。

她说:我知道华杰姨那边家家都是上一万,可是咱没这么多钱也不能硬打肿脸充胖子给别人比,你说是不是?

我说:是的。

我是拿了我妈的钱上了三千,不是我没钱,当时这点钱还是掏得出来的,我银行卡上有四五千块钱,可是在家里取钱就没那么方便了。我妈为了让我在家里不至于太丢脸,就先给了我三千块,当时我和我妈一起上的礼金。我的三千,我妈两千,我两个姐也都是两千的数。

现在农村的婚礼也不得了吧,我侄子一场婚礼下来也花了将近十万块钱。礼钱收了有几万吧,具体数目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是喜欢热闹的,当我侄子站在我们家院子拜天地的时候,我们家的那个不小的院子里站满了人,我想到跟前过去看看都不能。当时我就想等我结婚的时候,我也在家里办事吧,我喜欢这样热闹的氛围。

认识的婶子都在开我的玩笑:XX,你侄子都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啊?

我都是笑笑说:快啦,快啦!

其实我知道我的家人是很着急我的婚事的。这几年他们都在反复问我一句话:你到底是咋考虑的,在外面有没有啊,没有的话,咱们就在家里订住也是可以的啊!

你只要放出这个口,就是你这个年龄虽然大点,但凭咱们一家在别人跟前的围持,你还是可以订到媒的!你别一直都不吐口,在外面又没有,就这样一年一年的拖下去可不行啊,你真的到了这个年龄段了啊!

婚事刚一办完,他们就开始翻来覆去地念叨我的事,不管说什么事,总能拐弯抹角地扯到我的个人问题上,不胜其烦。

那天拉调羹的过来了,像煮菜用的大锅,汤碗勺子啊,包括凳子都是从外面租来的,也是离我们村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村的。那个男的,看我一个人在家里,就问我是不是也是读大学出来的,现在结婚了没有?

我妈可找到人说话了:还结婚呢,连个对象都没有呢!

那个人就问:多大年龄了?

我妈赶紧说:二十四五了,不小了。装出担忧的样子,其实把我的年龄小报了好几岁。我反感地说:我不是二十四五,我属老鼠的,我过完年,三十二了!

我妈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那天晚上我们就因为这个事情吵了一架。

我妈说:我真服了你了,你都不难为情妈?我都为你感到丢脸,我都想把你年龄说小一点,你可倒好,上去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我立刻就火冒三丈:我的事谁让你给我瞎操什么心,我有什么丢脸的,我为自己感到骄傲,我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主我自己选择的,你乱说瞎话才让我感到丢脸呢!

过年之前,我二姐来我家里几趟。又是送馍又是拿剩菜的,我知道家乡的习俗就是这样。我之所以回来也是记忆中留存的关于趴桌的良好感觉吧,我喜欢吃肉,现在的农村吃喝真的不成问题了,简直有点奢侈。我们家鸡鱼肉蛋水果饮料酒这些东西,房间里堆得到处都是,很多都吃不完烂掉了。之前上学的时候,总感觉肉没吃够,每年啃骨头的记忆太深刻了。这一场酒席剩下的饭菜几乎就够我们一家过个肥年了。

当然了,我知道我姐是有话想对我说。

每年过年只要我回来,他们总要对我的穿着指手画脚一番。说我这穿的不行,那不符合家里的规矩,问我是不是没钱啊,要不咱们上集上买新的去。有一年我去顾马庄我老表家走亲戚去,我老表一看到我就说:XX,你还是这么瘦吗?哎,听说你去澳门了以为你该吃得膀大腰圆得类!

我当时笑笑没说话,我哥也在场,他也没说什么。但他回来之后就特别生气,他说:走,我到街上给你买新衣服去,你看你穿得那像什么样子?连金涛你老表那样的人都看不起你!

我对他们简直无语。这都是怎么了嘛?我就是再混得不行,不可能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吧,你懂不懂啊,我身上有哪件衣服会低于500块的,是你们太土了,你们不懂好不好?你们不懂也就算了,就不要再对我指手画脚了好不好?

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在打着爱的名义在害人,几乎每个人都是在这样的残害中长大!

我姐现在跟我说,让我出去逛逛,也是因为这些事。她已经帮别人说了几个媒了,而自己的弟弟却还是一个人,实在不像话。她要用她的眼光重新包装一下我,要我按她说的去见几回面。

之前我都是反感这些事情的,现在我也能接受了。我的几个大学同学也都是家里介绍的对象结婚的,所以我也不觉得这样丢脸。但是我之前可不是这么想的,我一直觉得就凭我自己的才华还能找不到老婆。我干嘛要靠家里,我自己的一切都要我自己奋斗出来才行。可现在我的想法也改变了。

就是家里帮我介绍,也只是一个介绍的作用,真正拿主意做决定的还是我自己,所以不管形式是怎样的,只要事情的本质不变,就没关系。

在说了,我姐一直念叨一个女孩子,说长得怎么怎么漂亮,也是在北京工作,而且还特别年轻,而且别人就是想找一个年龄大一点的,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了。就去见一下面,又怎样了?

在去丁集街上的路上,我姐一番声泪俱下的哭诉,又让我心情格外沉重。我知道她是想给我说些什么,可没想到是这些话。

之前我姐家盖房子的时候,资金不充裕,就从我们家借了4万块钱。其中一万五是我爸我妈的,两万五是我哥的。本来是准备今年等峻峰回来,拿回来钱就可以还的了。可是今年他没回来。钱也没打回来。再加上去年他在周口开的公司业绩也不理想,没有往家里弄什么钱。我妈看起来就比较着急了。说的话特别难听。

我哥去年房子装修的时候,我妈非得逼着我姐去还钱。可当时我姐身上确实是没什么钱。没办法我姐又在她兄弟班那里借了一万块钱还我哥。

那是我姐第一次到我哥新买的房子家里,一说还钱的事,我哥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他说:谁让你还类,我知道你现在不是有点困难嘛,没有人说让你还钱啊。就房子装修这些事,我自己就能调配开啊!

当时我姐在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眼泪哗哗往外流。

你说一家人,怎么就因为钱可以弄出这样的不愉快呢?

现在我姐特别生我妈的气。

这几次走亲戚回来,我妈都没跟峻峰好脸色看。峻峰回去就说:杨木庄村的人看不起他。我姐听了特别伤心。

我姐当时跟我说:不是你和老头在这里站着,我根本都不会到这里来。

她现在说我爸我妈都是老头老婆。

我现在回忆起我姐,一直都记得高中时的一件事情。上高中的时候,我特别想要一个复读机,既能听歌曲还能听听英语。可当时我每月的生活费都是我妈给你,恨不得每顿饭钱都给设计好,我哪有这个多余的资金可以买个复读机啊。

我记得那时的一个随身听或者复读机要一两百钱。我还记得当时我特别喜欢雷登的随身听,放磁带进去,音质效果特别好。很多同学插个耳机在耳朵里在校园里晃来晃去别提有多酷了。当时的我就是这么虚荣。

没办法我就想起了我姐在广州打工,我想让她帮我买一个。我知道只要我开口,她肯定会答应我的。但是也要如何把话说得她心甘情愿。

当时的高中还流行写信,我就给我姐写了一封信。

我一直记得我姐给我的回信,她说她是在车间里读到我写的信的,短短两三页的信她读了一上午,一直读到忘记了工作忘记了吃饭忘记身边的一切,她说她一直看我的信一直在流眼泪。那信里有欣慰有感动,还有说不出的酸楚,她知道她从小一直照顾的弟弟长大啦,她在外面赚钱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家人为钱受苦。所以她当时非常爽快地就给我在广州买了最流行的复读机。

看到了吗?这就是生活,当初我一封信就把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柔情女子,现在被生活摧残得变成了一个指责父母的刻薄农村妇女。

当我写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心立刻又被良心一阵纠缠!他们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他们是我的根。我想她们每个人都好,我一点也不愿意说她们任何人的一点不是。

这就是网络的好处吧,我趴在电脑前打出这些字,说说自己的感受,自我安慰吧!

当时我姐是在去丁集的路上给我说完这些的,那天的风特别凉,我姐的眼泪还有我的眼泪一颗一颗都随风四散在路边的灰尘里。

哭完了,我姐把眼泪擦干,她说了最后一句话:我说的这些你千万不要在家里说啊!

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赶集。

马上就大年三十的丁集大街上还是异常热闹。卖菜的卖年货的卖衣服的,摩肩接踵,人声噪杂,车辆根本无法通行。

我姐拉着我的手,非得去她所谓的高档商场给我买衣服,为接下来的见面相亲做准备。果然是高档商场,商场的名字就是“高档服装城”,最贵的衣服也不会超过三百块,都是从外地拉过来的杂牌货。

我买衣服都是专卖店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在这里买。我姐看我特别坚持,就没有勉强我了。我对我姐说:我现在已经不穿这些地摊货了,我的衣服都是专卖店的,这就是真实的我,如果和我见面的人不能接受认可,那说明她还不懂,说明我们俩就不适合!

我姐就笑,她说:反正我今年也没什么钱了,不买就不买吧!你那些衣服在南方合适,在咱家里这里看起来就是不中。

说说我相亲的事情吧,我姐说的特别漂亮的那个,当时我就想去见见。

出门之前,我爸千叮咛万嘱咐,带好两盒烟,见人了别忘记多掏烟,不管别人吸不吸你礼节一定要做到。走的时候一定要放那一盒,也是礼节。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我俩就吵起来了,我勃然大怒:这就是个形式,难道我不让烟这事本来能成的就因为这个就黄了?

我爸也不耐烦:形式形式,什么都是形式,连形式你都做不到你能有什么内涵?

当时我很倔强,立刻就把本来已经拿到手的烟给扔一边了:我还就不拿了,我看这见面又能怎样?

我爸看我真生气了也就让步了,看着我爸那佝偻的身躯,当时我就后悔了,不该冲动。很伤心可就是放不开面子,我是绝对不会在他面前软弱的。

当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流泪!

明知道最疼爱我的人,我却总是伤他们的心;在外面我经常陪笑脸,可还是上当受骗。我就活在一个错误的世界里。

我侄子开车送我们过去的,当时车上坐了四个人。我,我姐,我侄子和贝贝。进村子的时候,我侄子又把烟装到我兜里,他不说话,我也是悄无声息地看了他一眼。

他现在比我都高了。

不管在家里面多么放肆,在外面我还是装得成熟,按农村的规矩来。看到个男人就让烟,我侄子结婚时拿的高档烟,帝豪的。我不抽烟,其实我一点也不懂烟,我是看在家里的摆放位置区分出来的。

在一家比较破旧的院子里,见到了那个女孩子,90后。因为我姐说了几次她特别漂亮,所以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以为要见面的是另外一个人呢!

我姐和她妈聊到一起,看了我一眼笑说:你们进屋里去说吧!

我才知道和我见面的人原来是她。挺热情的一个女孩子,大概也是怕两个陌生人见面没话说会尴尬吧,所以她一直在不停地说东说西。

她在北京一家不出名的早教中心上班,做前台。我一直做这一行都很多年了,深知其中的行情,肯定是图稳定,对金钱没太大追求的人才会选择这个职位。我在这一行里一直做的都是销售岗,课程顾问。

她说:喔,我知道,做销售的要面临很大压力的。我笑笑。

我说:你这么年轻,有什么长远的规划没有啊?就想结婚吗?

她说:也不是啊,也要遇到合适的才行嘛!

这个就不了了之。

我做事有个原则,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做好。既然相亲见一个是见,那何不多见几个呢?我姐那个嘴儿,仿我妈,整天叨叨说个不停,所以这方面的资源比较充足。亲戚邻里的人都愿意找她说说这些事情。现在年底下,正好都是这些年轻小伙子年轻女孩子在家的时候,所以我想见还可以见几个。

我还听到她提到的另外一个,是在我们家那边开小店的,正好我现在做这个洗发露的生意,说不定能用机会合作呢。那就见见呗!所以刚从这个所谓的比‘较漂亮’的女孩子家出来,我就说:那咱们去那家看看呗!

这个是我姐自己村上的一家。我姐给我介绍了很多她们家的事情,说了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在农村的表现,说的我都不想听了。我就说:我就喜欢做生意的,见就见呗!

看起来也是比我们家差点的人家,院子都很破旧,住的是之前的我们家没有翻盖房子的那种老屋。原本我想象中的做生意的女孩子,应该比较大方一点,见人应该能撑得起场面的。可我们见面几乎没说几句话。

无非问了一下彼此的小店,年龄,过年的情况,几句公事公办的废话,还没有英国人见面谈天气来得有气氛。我说:你平常都这么少话吗?

她说:我有不认识你,哪有那么多话说?

我就笑笑:好,那咱们今天就聊到这,我留了你联系电话,咱们也就算认识了,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聊好吧?

我留了她电话号码,连微信都没有弹出。所以我估计她连微信都不用。这就是在家做生意,在我想象中应该没有那么闭塞,能接受新鲜事物的人?

其实还有一个女孩子可以见,不过当时时间太晚了。是我姐说给我老表的一个女孩。当时我老表和她见了面,我也像家里其他人一样,特别好奇和热心,问我老表:情况怎么样?合适的话就追啊!

他说:才见面说了几句话,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的,我们都还不了解啊!

我说:那就继续约,赶几次集,多说说话不就熟悉了嘛!

我老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我到现在记忆特别深刻的话:我的事你催那么急干嘛啊,你呢,你比我还大呢,你什么时候把事办了啊?也让俺姑俺姑父那么大年龄了少操点心!

看到了吗?这就是每个人的共性:每个人都只会向比自己优秀的人学习,愿意听比他们强的人的话。如果你还没有做到,千万不要随意挥洒你的善意,要给别人建议什么的,别人只会觉得烦,是打扰,是废话。他们脆弱的自尊承受不起。

我这一趟回去有所改变的一点,就是不想说这些废话了!

比如之前我经常和我哥他们说:你们要多读书,你想要的赚钱的生意经其实书里面早都已经告诉你了。我哥之前喜欢看武侠小说,我就跟他谈这个武侠的道和义。你看哪个大侠的成长成名成功之路不都是在高人的指点下,朋友的鼎力相助下才一步一部积累出来的,不讲义气,别人会帮助他吗?这不和做生意的道理是一样的,你卖假货欺骗顾客,傻子被你欺骗一次,你却永久地失去了一个客户,你觉得你是赚了吗?

我之前经常和我哥聊这些,他总是说,我现在整天忙得晕头转向的,哪还有时间看书啊?我知道其实是因为我自己不够优秀,说话没有说服力。我如果成了亿万富翁,我相信不用我苦口婆心地谈这些,他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像这次我和我老表的对话一样。我自我觉得是在给他建议,出于关心别人的目的。可他想的是呢,你都一样光棍一个,你哪有资格教我啊!就算他表面听我的,背后又不知道他心里是真实怎么想的呢!

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吗?

那天我姐说的话,我一直记得,而且深表赞同。她说:贝贝到我们家也合适,对我们这个家的气氛,有一点活跃提升的作用,非常难得。咱家里那氛围就不中,整天都绷着个脸,除了说说应该说的话外,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了,哪有那么多应该说的话!

其实这些话外人不一定听得懂,但我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我们家在整个村子里算是比较和睦的家庭来了。很多家庭出现过妯娌婆媳兄弟之间大吵大闹的事情,我们家至少这些事情没发生过。已经非常难得了。

可其实从家庭的氛围上来说,也不算是我心中的完美健康的家庭。就和我姐说这话的意思差不多。太严肃,没人聊天,只是单纯的聊聊天。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