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诗

“于是我变成了人们眼中的流浪者

其实我只不过是不敢正视自己

我用四处旅行麻醉自己

我见过三天的爱情

三月的爱情

还有三年的相依

现在的我站在冰崖上写下这首诗

‘愿能不问过去

愿能不提将来

莫使那月中见的人啊

从此只能月中见’

诗人一跃入冰川

‘愿没开口的遗憾随我死去

而诗人在冰风的拥抱下

新生’”

律师先生合上了笔记本

“你觉得写的怎么样啊?”

F小姐问到

一连十几天的阴雨识趣的走开

阳光如泼墨洋洋洒洒滴落在F小姐爱笑的睫毛

映入眼帘中的清泉。

“我在想,我不光想在月中见到你”

“我想在清晨的风里,撒秋叶的土里,被火暖化的钢里,山间的瀑布里,拘谨的花里和每一天,都见到你。”

律师先生认真地说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