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写一个故事

一直想写一个故事,时间过去八九年,一直记着,想着,酿着。

这是关于她和他的故事,关于一场伦理与现实、爱情与亲情的较量。输赢是早已预见的,只是,我想给他们一个虚拟的美好。

就像看电视、电影、小说一样,不管过程如何波折、如何虐心,到最后我都希望看到一个happy ending,尽管男主或女主已经渣到人神共愤。

《何以笙箫默》里,何以琛有一句台词,“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这是在爱情与仇恨之间的选择。

而现实世界里的他们,却是要在爱情与亲情之间抉择。于许多人而言,爱情与亲情从不是对立而存在的,他们可以抗争可以努力可以争取。而对于我身边的这两个人而言,那一场爱情的开始,便是生命的禁忌,不可说,不可辩。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那是他们多年爱情的写照。

然而,纸张永远包不住熊熊燃烧的火焰,尽管没有涂炭,那无声的战役也足以击溃这看似坚韧的城墙,不是不爱,只是不敢用所谓的爱来伤害彼此的至亲。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私奔,听起来多么的勇敢而令人神往,年少的我,曾问过,有没有想过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偷偷地在一起。

也许,他们在心底里早已将私奔演绎了千百回,而现实中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要两个人的幸福其实很简单,在一起3个字足以。然而,如果要两个家庭的承认与幸福,却不是件可能的事情。法律早已限定,近亲不婚。

也许,那时的他们,都恨自己没有生在那个可以亲上加亲的年代。

这是一场关于现代禁忌的爱情故事,我想要在虚拟的世界里为他们寻求一个小小的圆满。现在的他们都各自有了各自的幸福,而这篇故事如果开始,那满足的其实是我作为一个看客的念想,我喜爱事事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