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第一天,我依然感恩

2019年1月1日                                   俄罗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年的最后一天和新年的第一天都变成了让我有些恐惧,有些纠结的日子。距离上次正式地写些什么已经过去半年了,那个时候来到这个城市才八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刚刚放暑假回国不久,还沉浸在上半年遇到的所有让人欣喜,兴奋和感动的事情之中。半年之后的今天,我结束了研究生期间的所有课程,这是变懒的半年,是没有写下什么的半年,是让我非常纠结,非常别扭的半年,是让我更加恐慌的半年,是让我真正成长不少的半年,是安安静静又焦躁的半年。

今天之后,我不知道下次再写下些文字会是什么时候,不知道下个半年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今天会写下些什么,又是没有任何想法的一篇文章,可能只是没有任何逻辑的碎碎念,只是这个时候,觉得应该以这种方式对自己说些什么。


从第一次正式把自己写的东西传到网络上到上一篇文章,九月二十六号到第二年六月二十七号,从刚开始几乎每周就都坚持写文章,到后来比较随性地更文,再到六月二十七号之后完全不以这种方式更文了,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我变懒了。其实在这期间,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件事情,我看到过很多人坚持日更周更,让它变成自己的习惯,不断地提升自己,我也考虑过不希望让自己的兴趣变成强逼自己做的事情,有心情的时候随性地写下一些东西也不错,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哪一种是正确的,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确与错误之分吧。

昨天,我又去那个小岛跨年了,去年也去了,还写了不少东西。翻看去年这个时候的文字,真是被自己温暖到了。今年的小岛依然有烟花,有表演,有欢呼,有漂亮的灯光,有巨大的圣诞树,虽然当地人称之为新年树。和去年相比,今年没有整个小岛的人一起倒数,没有危险又暖心的搭车,没有看到一些人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凌晨碰杯喝香槟,没有看到相拥而泣,没有看几乎整个岛上的人一起流着泪唱歌,没有新年到来的那一刻的拥抱,而且,今年没有偶遇想见的人。在偶遇想见的人之后,就想,最圆满的,也不过如此了。


去年写下过许多关于偶遇之后的半年里感受到的温暖,奇妙又踏实的每一步,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当然也很庆幸当初把每一步都记录了下来,毕竟是让我体会到“想到就嘴角上扬”的半年。大概是越在意越难过吧,下半年那看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的变动却隐隐牵动了这么久的心情,这段时间以来,我的焦躁和矫情其实也很简单,也就是因为一件事情而已。说多说少都没有意义,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更何况,怎么能奢求一个在巅峰期的人去体会低谷期的心情呢?更别说事外人了。温暖留在上半年,失落挤在下半年。我实在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但是失落也是真真切切的吧,等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失落可能会被埋在心底,但是不会消失了,无能为力也是这种感觉了,所以这一次的跨年,更多的是狂欢中的失落,像偶遇想见的人这种事情,不可以被复制,看清许多事情以后,怎么敢再奢求呢?一直以来,我感恩所有遇见的美好,一直以来,我也不想因为一些小事责备别人或者自己,所以我的心里,就是失落和感恩,感恩相遇,失落于你不在的同时,给了别人巅峰期。

前几天,突然就懂了前任攻略3。以前总是不明白,虽然有泪点,虽然感人,但是就是不懂怎么两个相爱的人就这个样子了呢?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呢?现在好像明白了。本来要一句道歉也不是想要什么“对不起”那三个字,只有真真正正地懂得了对方心里在意什么,执着的点在哪里,才会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什么行为让对方伤心了。明明知道事情会朝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是如果对方还是不理解你在意的那一方面,还是没有办法就这样轻松地说出“没关系”,再加上一些阴差阳错,真的,如果你一直不懂,那么既是原谅,心里面的那个坎也就过不去了。新年的第一天,是有些消极,但是也不是这一天了,总之,会越来越好的吧?


前几天表哥在微信上找我闲聊了几句,我和哥哥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打打闹闹的那种好,毕竟是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哥哥啊,从我记事起,我们就是陪伴着彼此的,每天的那种。小时候我和哥哥都一起住在姥姥家,从打打闹闹到哭的年龄,到他带着我一起爬房顶,再到他做饭给我吃,再到后来,我们各自忙学业,回到自己的家,感情依然好,依然没有丝毫的生疏,依然打打闹闹,只不过很少在网络上联系了。这次突然在微信上找我,觉得他好像真的成熟了。他说他找我没事,就是想我了,好多好多年都没有听他说过这种话,突然有点恐慌时光这种东西。我们彼此想念,有一天,哥哥成熟了,我也该长大了。


小时候觉得十年前的电视剧,一定是非常久远的,一定是很模糊的,一定是遥远到想不起来的电视剧。现在呢?2009年,也不过就在眼前吧。我总是奢望自己长到22岁就停止了,永远二十出头的年龄是我们都想要有的人认知,后来突然发现,按照我家的算发,竟然离中年也不远了,竟然也快要到了爸爸曾经是我的山的年龄,而我的家人,也到了让人不断担心他们的身体的年龄。这两年,在我的生命中,有人来到,有人永远离开,有人来了好像要走了,有人若隐若现,这两年,我接受了永远不会见面的想念……

恐是再也不能说出我今年二十出头这种话了,开心的惶恐的,惊艳的疲惫的日子里,​虽然发生不开心的事,我依然非常在意,非常想念,依然见到你就没脾气,依然在调控这种失落与平静,但是,这一年,我依然爱雪,依然期待,依然感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