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熬夜的同学,离开人士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亲眼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我身边消失。谨以此篇文章劝诫大家珍惜生命。

1

读初二时,很幸运的被分配到了绩优班——那里聚集着这个年级各个班的尖子生。他们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特别努力上进。

其中,周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第一次认识周娟,是在宿舍里,她刚好睡在我下铺,只见她戴着一副眼镜,高绑着马尾,露出额头,留出一张清秀的脸。

周娟同我一样来自农村,她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她从小懂得了读书的重要性,一直刻苦读书。

她话不算多,但乐于助人。

每次,我们有不懂的题目去请教她,她总是能不厌其烦的教大家。

她个子娇小,显得比同龄人要小很多,但她体内却有用不完的精力。

也可以说她那个时候就很懂得时间管理了,每一分一秒都能充分利用。

她在课堂上积极举手发言,发出她略显沙哑的声音;到下课,同学都出去玩耍,她坐在课桌上埋着头勾勾画画;到放学,大家吃完饭还在操场上逗留,她早已在教室做功课了。

哪怕晚自习结束后,她也没有松懈过,在我们还在因为熄灯没办完手头事情而苦恼时,她早已洗涑完毕,拿着手电筒在微光中记单词。

夜夜都是如此。

你只要从床的空隙处看到那丝光亮,就知道她在挑灯夜战了。

有段时间,在大家都呼呼大睡过去的时候,我略微感受到床板因为振动而发出的吱吱声,一声接一声的,在这沉静的夜晚里显得特别沉重。

我俯身往下看,看到蚊帐里的周娟缩成一团,捂着嘴不停的咳嗽,在她身旁还有那摊开的书本和微弱的电筒光亮。

2

第二天,再看到周娟,同她打招呼,她的声音更加沙哑了,只听得到喉咙里呼呼的摩擦声。

我们见她脸色不好,都劝她去医务室看看。

她点了点头,还笑说,小感冒而已,过几天就扛过去了,让我们别担心她。

到晚上依旧是挑灯夜战,不住的咳嗽,不住的翻书声。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周之后,周娟的脸色越发惨白,看不到先前的一丝气血。

终于熬不住病痛的折磨,周娟还是走进了学校的医务室。

这一去就好几天没见到她的人影。

因为没有她的电筒光,我好像失去了什么,浑身涣散,没有一点精气神。

3

我试着向同学打听她的消息,但还是没有收获。

直到一个星期后,我的下铺空了,铺盖没有了,只留下几个床木板。我才听同学说,周娟妈妈来过,给她收拾完东西就走了。

同学说,周娟生了很严重的病。

白,血,病,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种病,认识到它的严重性之后,这三个字听得让人觉得虚幻,遥远。

周娟得的就是这种病。

那天周娟去医务室时,医护人员看到周娟持续高烧不退,给她做了各项基本检查就是查不出原因。后来,医护士慌了,立即联系了班主任,最后班主任通知家长,才有了病情的确诊。

听同学说,那天看到周娟妈妈过来收拾周娟行李的时候,她妈妈一直默默不语,一直低着头在抹眼泪。走时还捶胸懊悔着,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从小到大没让他们做父母的操一份心,我们对不起她啊,边说边扶着门,泪如雨下。

再后来听到周娟的消息是一个月之后。

因为做手术动辄几十万,家里条件有限,周娟妈妈想了各种办法——变卖了家中的房子和农作物,一切值钱的东西,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来挽救这个12岁女儿的生命。

天意弄人,在一切准备之时,因为没有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来治疗,周娟很快就撑不下去了。

这次,她彻底的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不知道这期间像她这样瘦弱的身体是怎么经得起医院各个检查关卡的,又是以怎样强大的内心来接受命运的安排的。

但愿她走的时候是安详的。

持笔落此就特别特别的想念她,想她给我讲题时的沙哑声,想她那微弱的电筒光,想她安静看书的样子。

不知道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现在是否安好。

想念她时,我看到她站在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说,放轻松,一切会好起来的,别熬夜。声音还是那样的沙哑。

4

其实,周娟一直有熬夜的习惯,再加上身子骨弱,免疫力低下,患病的概率就要增加很多。

我常在想,如果那个时候网络信息发达,她也像现在的我们有一部手机了解健康知识,或许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过得很好。

相比现在的我们,熬夜的危害都懂。

只是每一个抱着侥幸心理在熬夜的人都是在作死。

熬夜加班工作,熬夜买醉,熬夜玩手机,熬夜追剧,这些都被称为年轻人“嗨起来”的打开方式。

鸡汤文也鼓吹年轻人要拼,还扒出马云和各大名人创立事业之处的作息时间,给你打鸡血——比你牛逼的人都在拼,你有什么理由喊累。

一旦这个观点被过度扭曲,就容易走上熬夜的死循环。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你,有些人体质不好,熬着熬着就死了。

前不久,一则新闻里面一个公司的员工因为加班成习,身体周身不适,去医院检查确诊为癌症;还有北大励志女神的抗癌演讲,他们都用事实来告诉你,熬夜真的会丢命。

可是,很多人依然是不当一回事,熬着,担忧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