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1

浅析传媒对京剧传播与传承的影响

 

摘要

 

本文研究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与传媒的相关关系,探讨如何利用传媒,将京剧更好地传播、传承、发扬下去。从不同方面和角度寻找现代年轻人对京剧这一传统艺术淡漠原因。介绍京剧传播传承过程中的成果,同时分析京剧目前在利用传媒进行传播的不足之处,以促进京剧这一传统国粹的发展,找到京剧受众,尤其是年轻群体间的互动之处,以利加大推进京剧的传承,使得京剧在年轻群体间更好地传播,发扬传统优秀文化。

本文从京剧发展的历史京剧名伶对京剧发展的贡献、京剧受众年龄层、京剧受众与京剧的关系、传媒对京剧传承发展的影响、年轻群体对京剧的态度等方面进行探讨,以求能够深了解京剧在年轻群体受众中的传播深度与广度现状,使得京剧更好地传播、传扬下去。

 

关键词:京剧传媒年轻群体传承发展

 

               京剧艺术简单介绍

 

    京剧,是中国国粹,也曾经被称作平剧,中国五大戏曲剧种之一,西皮二黄是其要腔调,胡琴和锣鼓等是主要的伴奏乐器。是中国戏曲三鼎甲“榜首”。

    京剧的前身是徽剧自从清代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开始,原在南方演出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开始陆续进入北京,被称作“四大徽班进京”,后来,这些徽剧演员与来自湖北的汉调艺人相互合作,又从昆曲、秦腔等戏曲之中吸取了部分剧目、曲调和表演方法,同时博采众长,对其他一些地方民间曲调也加以利用经过不断的合作、交流融合,形成京剧。京剧形成初期,在清朝皇室最受欢迎,由于得到皇室与达官显贵的追捧,得以快速发展,到了民国时期,京剧的发展空前繁荣。

京剧除了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在对外传播中国传统艺术文化的媒介作用方面不可替代,是中国外交重要的文化名片

京剧表演方面有四种艺术表现手法,分别为唱、念、做、打,这四项基本功一般都需要从小练起,被称作“童子功”

京剧角色有四大类型,为生、旦、净、丑

    京剧脸谱也有其分类红脸含有褒义,例如关云长代表忠勇;黑脸为中性,例如张飞,代表猛智;蓝脸和绿脸也为中性,例如窦尔敦,代表草莽英雄;黄脸和白脸含贬义,例如典韦,代表凶诈凶恶;金脸和银脸是神秘,例如齐天大圣孙悟空,代表神妖。具体可以参照已故词曲艺术名家闫肃老师的音乐作品《说唱脸谱》。

管弦乐器和打击乐器是京剧伴奏伴奏的传统乐器。在使用打击乐器时,称为“武场”,气势强劲,打击乐器有点像“唢呐班”的阵仗,锣、铙、板、皮鼓、钹等一件不少在使用管弦乐器时则被称为“文场”,管弦乐器倒残存些“古乐坊”的意味,月琴、京胡、三弦不过,以上都是传统的伴奏乐器,随着时代的发展,在伴奏乐器上面也有新式乐器的加入。

        

          京剧在传播与传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提起京剧,每个中国人都会有熟悉的感觉,但这种熟悉仅仅停留在知道京剧是国粹这一简单粗暴的概念上而已。或者都是一些皮毛或是一知半解, 京剧作为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代表,不断传承不断发扬,传承和发扬京剧,首先需要做到增加人们对京剧的了解并取得受众的认可。京剧虽然已经被世界联合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从国内情况来看,大众对京剧的了解却是乏善可陈

    现如今的情况却是,当代大部分的中国年轻人连国粹的东西都不了解,这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极大的讽刺。究其原因,并不是京剧这一传统优秀文化落后了、陈旧了,因为优秀的经典的文化并不会因时代的变迁而遭受淘汰,恰恰相反,它反而因时光而历久弥新。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各种外来文化和新鲜事物的进入,大大冲击了国人的感官及思想,人们逐渐忽略了本民族优秀的传统艺术。而京剧就是其中之一。虽然京剧艺术相对“陈旧”,文化具有多样性,没有优劣之分,国外优秀艺术文化,中华民族与之相比各有千秋,作为本民族的优秀文化,大家对它的喜欢难道不应该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吗?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而文化也具有多样性,我们并不苛求每位年轻人都喜欢上京剧,只是说作为中国人,不应该连我们的国剧、国粹都“弃之如敝屣”。

    由于是非京剧专业人士,因此不能够站在专业唱腔、动作等方面进行评论,但是作为新闻学的专业学生,经过详细的理论分析与调查实验等归纳总结发现京剧在传播及传承发展的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传播手段单一、营销手段不足、受众群体单一、呈现方式陈旧、严肃束缚、娱乐不足、京剧人才流失、受众群体流失等都造成了传播传承及发展的困难和问题。

 

 

 

 

 京剧传播背后的原因分析  

京剧作为传统艺术,有的是旧有的传统传播手段,如搭班唱戏,即使有诸如“国家大剧院”、“北京京剧院”等大中戏院、剧院,但想要让年轻人像走入电影院看欧美大片一样走进剧院看京剧,应该是难上加难。在京剧的传播受众方面,受众年龄层次多以中老年居多,而真正喜欢的票友级别更是屈指可数。(或许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喜欢也未可知)

很多传统剧目早已失传,而会唱并且精通的京剧演员则更少,京剧演员在兴起之初便是时代的宠儿,就如现如今的“小鲜肉”般炙手可热,但地位并不是很高,人气充足,但是也只是依靠富贵人家过活的“戏子”,这可能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而现如今,京剧演员的“待遇”离影视演员可能会差了十万八千里,很多京剧演员需要做很多副业,因此很多京剧演员放弃京剧转而进军影视,京剧人才的流失,会使得京剧传播受到极大影响,传播受阻就更加谈不上传承、发展与创新了。

相信很多人对京剧的了解主要来自于每年除夕晚上的春节联欢晚会,京剧应当是每年春晚必有的节目,每当京剧名家们在台上韵味十足、铿锵有力的京腔京味响彻耳畔,我们总会有一种崇敬的心理。没错,不管是哪个年龄层次差点受众,即使对京剧不感冒,但是心中对这一传统艺术的尊敬是不由自主的,这种尊敬,不是强制性的,更多的是一种自发的、自然而然的情感,这或许就是京剧作为国粹的魅力所在。

其次,京剧所包含的艺术门类太多了,唱、念、坐、打,一招一式无不是艺术,可能是由于其中涉及到的艺术太多,因此传播起来会困难重重。京剧中有唱腔、有武术、有杂技、有文学、有美学甚至还涉及到哲学等等。服饰方面可以举一个简单例子,梅兰芳当年的戏服全部是由金线织就,而绫罗绸缎各色丝绸更是不必多说,而在诸如巴黎时装周、各大电影节红毯走秀等方面,京剧元素的应用也可谓数不胜数。只不过这些细节设计只有专业人士才会有所关注。时装方面的元素应用不少,在美妆方面的应用则更多,一些影视剧在拍摄的前期,都会对涉及到的妆面进行精巧设计,而京剧之中的各种妆面的借鉴作用不可谓不多,例如桃花妆、糖果妆、创意妆、特效化妆等等,而这些涉及到的京剧元素都在应用中得以“隐性传播”或是间接传播。

四如何增强传媒对京剧的传播传承

    京剧的体系十分完整,可以说它是综合的艺术门类整体架构是十分完善的,可以将它看作艺术的、综合的学术学科,是内在外在相互统一,内在是精神,而外在则是表现方法不过,就像之前提到的担忧,在当下的社会人们对京剧并没有很深的了解,尤其是部分年轻人可以说是完全不知是为何物,那么就更加说不上传播与发展了我们内心都认定京剧是一门非常优秀的艺术,我们需要的是先要走近它,进而了解它,那么被它吸引就会变成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有些人对于京剧的排斥非常地盲目。京剧不需要深入解读,或许在听曲文时需要部分历史知识作为支撑,需要对传统文化有所了解,普通受众(诸如部分老年人)都能看懂且听懂相信年轻人看起来也被吹灰之力。想让青年喜欢京剧,首先要让京剧的传播对青年起到作用就如我在观看京剧《陈三两》之中的才女“陈三两”之时的感悟,只有被吸引,才可能会产生兴趣,继而去解了,才可能会喜欢,京剧艺术才会得到传承。而要想让青年人对京剧有所了解,合理的传播方法和方式尤为重要。

对于怎样将京剧传播好、传承好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首先能够尽量“还原”原汁原味的京剧,就如同吃正宗小吃就要吃原汁原味一样。我们的传统文化需要保护好,在这个前提下才能呈现好、传播好。在保护的基础上去完善它发展它、传承它。演出可以利用3d技术、立体环绕同期声等新型科技手段呈现。但是创新并不等于胡诌乱改例如现在我国流行音乐中的中国风,就是中国音乐艺术继承与创新的相结合,纯粹的中国传统音乐,戏剧,对于许多90后,00后都难以直接接受,因为这些毕竟不是我们时代的东西,但是,进行改编后,再加上些西方流行音乐的元素,变得易于传唱,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中国传统音乐的内容,甚至对一些改编的原作品有所了解

目前来说,最为直观与方便,接受度最高的传播手段,尤其是对于年轻群体来说,电视和网络为主体。经过调查,山西卫视的《伶人王中王》,邀请豫剧名家章兰、京剧名家孟广禄、晋剧名家谢涛等众多戏曲名家进行PK,河南卫视的《梨园春》一办就是十数年、天津卫视的《国色天香》众多歌手、演员等艺人创新戏曲,以及CCTV11等电视频道的戏曲类节目,在传播戏曲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由于有新的创新元素的加入,受众群体不再那么单一,很多年轻人对戏曲元素的节目也兴趣十足。前段时间,在微博中迅速传播开来的“戏曲小神童”王泓翔就是来自江苏卫视《歌声的翅膀》,10岁加拿大华裔以一曲梅派经典曲目《梨花颂》火遍微博、朋友圈等社交网络,同时也引得各家媒体争相转载。而反观国内,人们对京剧的喜爱程度反而比不过国外,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不同的时代都有京剧独特的传播技术,不同时期对京剧艺术的保存、传播和传承也各有特色。纸质媒体虽然也有其传播手段和效果,但是由于京剧是声画艺术,这里纸媒方面对京剧的传播传承作用暂不讨论。

    电子媒介兼容图象、声音文字于一体,拿电视这种传播方式来说,这种多媒体式的特点使传统文字的信息功能尤其是娱乐功能不断弱化,电视具有文字传媒所不具备的动态图象声音配合的叙述方式,人们通过图片声音和影像可以获得比之前更多的信息,且娱乐性、松弛性更突出,文字的表意功能受到了排挤。另外,电视具有伴随性特点,也消解了文字的枯燥、乏味,为年老者和文盲提供了极大便利中老年电视观众正是在日常琐事中这样忙忙碌碌欣地赏京剧。

 翻开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史的画卷时,我们会发现传播技术和手段是传统文化赖以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因素。传统文化在传播的过程中得到升华, 借助传播的方式得到积累和沉淀,正是由于有了合适的传播方式和手段, 传统文化才被传承发扬光大,如若离开这些,京剧艺术同样也不可能大放异彩。时代的发展总会出现新的传播工具、方式及方法,而这些新的传播方式正在将要为京剧艺术的传播带来什么变化, 它京剧的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 值得我们关注,也更值得我们向往。

在查询资料、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原来京剧的博大精深在传承方面也是有不同分工的,在北京卫视《传承者之中国意象》之中,京剧梅派传承人胡文阁先生说“我不反对京剧的改革,该创新就创新,我不是没有雄心、没有抱负,但是我是唯一的‘乾旦’,我要做的就是把祖师爷的传统原原本本的传承下去,那些创新、那些改革就交给我的师姐们去做”。而在传播京剧的过程中京剧人所做的改革也有很多,例如京剧演员和歌星跨界混搭、京剧结合流行歌曲等等,我们不能够说它是为了迎合年轻受众,因为没有前路可以借鉴,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所做的改变都值得鼓励,只要坚持京剧的“内质”不变就可以了。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发声筒很多京剧演员纷纷从舞台上走进直播间,开建微信群、做微信公众号。这里就有一个鲜活的例子,京剧女老生王佩瑜,是京剧名家余叔岩的第四代传人,同样也是有“冬皇”之称的孟小冬的第三代传人,人送外号“瑜老板”。作为一名京剧演员,看似严肃而又“中规中矩”,但是近年来她不止一次踏上网络综艺娱乐平台,参加诸如《奇葩大会》、《朗诵者》等一系列网络节目,这一系列举动对于京剧演员来说,具有很大的挑战意味,因为在观众眼中,京剧向来都是“阳春白雪”,而京剧演员也素来看上去是端着的。以前的看法是,京剧好像只有老年观众才喜欢看,90后00后根本不会“感冒”,但是网络的点击率却证明了,年轻人也是京剧的受众,或者即将成为京剧的受众,就如王佩瑜所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人,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而这两种人的转换之间,需要的是一个不断传播的推手。

  让京剧走进商业街,穿越人群,吸引受众,竖起高清屏幕,去特写京剧演员的精彩表演,又或者让各个年龄层次、各个角色类型的京剧演员去玩一把弹幕,而网络观众也可以随时随心地发表评论,和京剧演员进行互动,京剧与相声一起组成跨界秀等等,这样的尝试,就是推手中的一环环必不可少的方法。娱乐明星有粉丝团或者“应援团”看似“理所应当”但是,京剧表演艺术家或者优秀的京剧演员拥有大量粉丝团亦是天经地义而紧随时代发展,对“互联网+”进行尝试,将京剧做成现如今火热的知识分享平台,合理适当地进行京剧商业化,这又未尝不是一种传播的手段和方法,京剧传播者与继承者的身份可以并存,两者在一定程度上是统一的,而并不矛盾。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想这对京剧的传播与传承来说亦是如此,传播、传承的过程中一定会有困难,但随着传播技术的进步,京剧艺术一定会传播的更广,传承的更好,因为京剧传播、发展的道路虽然曲折,但前途却是光明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西方戏剧的诞生西方戏剧的曙光,普遍认为是古希腊悲剧,而古希腊悲剧则是源于古希腊的崇拜仪式。在祭典中,人们扮演蒂厄尼...
    车神少年阅读 59评论 0 0
  • AI时代该学什么? AI时代到底该学什么才不会被机器取代,但我们大致还是可以总结出一个基本的思路: 人工智能时代,...
    羽毛不会飞阅读 64评论 0 0
  • 终于学会自行车转圈圈了,是的,我只会转圈转圈,到不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游泳也开始进场学习了!
    雷雷的新起点阅读 56评论 0 0
  • 从小,我就记性超好。 抱在手里的时候,妈妈带我到家附近小卖部。她们见我可爱,便都想抱抱我,我并不喜欢他们,但又想,...
    甜觅觅阅读 359评论 1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