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的喃喃自语

过去很久的事,有的自然的忘却,有的被永远的纪念。

我的回忆不多,不是因为记性差,而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些,看清点世故变化,知道真正需要去记住的越来越少。可能再过几年,我就什么都不用记了,还应该把以前的忘掉,可能那样才能活得自由自在,不至于抑郁而终。

快要下雨而还没下雨的天气最让人感到抑郁。

没工作的时候,除了偶尔旅行,就是到楼下的咖啡店看书,发呆,消磨绵长的时间。咖啡店不大,有藤蔓爬上了窗口的玻璃,并未刻意的制造特色,因此像我的生活必需品。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有意回避一切社交活动,无论老朋友新朋友,晴天还是雨天。一个人沉默,好过言不由衷的无奈,何况,我已经害怕漫长的期待,更不用说巨大的惊喜。

像现在的下午六点钟,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我度过了无数个。

服务生端过来咖啡,脸色阴沉,相衬外面的天气,大概喜悦是不合时宜的。我并不感到生气,只是把嘴里的"谢谢"咽了回去,觉得有些困,手撑着头看窗外,暮色包围过来,某些寒冷的东西藏在空气里,坚硬,缺少生机。

天桥上的行人摩肩擦踵,天桥下车水马龙,乌云云压得很低,贴近天桥上的路灯,这是一场短暂匆忙的迁徙,也是黑夜要来临的迹象,日复一日。

我在想一种可能,如果我没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不有“我”这个概念存在,可能是个单独的灵魂到处游荡。

在黑色笼罩之前,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雨痕。很快的,天桥上的行人撑起了伞,各种颜色,忘带伞的人走得很快,用手遮住头。天桥下的汽车也开启了车灯和雨刷,红绿灯交替着颜色。在雨中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快慢适宜,静止的沉静,运动的生动。

深吸了一口气,城市的空气让雨水洗干净了。

我伸手去端杯子,对面不知多久坐上了一个小女孩,红色毛衣,低头看书,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由于咖啡店里灯光的映衬的原因,女孩显得几分神秘,让我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

雨一直下,没有减小的迹象,耳朵也渐渐习惯了雨声。咖啡店里的人都停止了小声的交谈,这样的默契,也只有在雨天才有。

天色渐暗, 咖啡店开始播放«please shine»这首歌 ,“If you shine,I will shine...”。我慢慢合上眼睛,任由脑海中情景交替,不同的时间,地点,人,感到有些时空模糊,不知该如何定义这种状态,是超脱还是什么?我很难形容。

像停放了多年的船漂泊在风起的海上,心不由自主的起浮。在梦里的故乡、洁白的槐花,没有褪色,依旧明亮。

我揉了揉眼睛 ,睡意未完全褪去。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咖啡很凉了。墙壁上的挂钟指向九点,另一个服务生过来结账,态度温和,一直微笑。

女孩不再看书,合上的书放在桌上,淡绿色的封面,印着《起风了》三个字。

初春的夜晚,从背后吹来一阵风,我把上衣的拉链拉好,准备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