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逝

犍陀罗,香满国。 香味早已散尽。留下一座座独一无二的石雕,述说往事。 从未见过这样的佛陀,英俊的面庞,不失慈悲;健硕的身体,自带庄严。 飘逸舒雅的衣饰褶皱,无喜无悲的度化神情。 能看到希腊雕刻的细致写实,也能感受到雕刻者对佛陀的虔诚爱敬。 原来,佛陀还有这个样子,不同的人已自己的想象将佛陀具象化; 确实,佛陀应该是这个样子,大仁大爱,四海皆同,愿意给任何一人信仰及护持。 旧事湮灭,芳踪难觅。佛陀立在那里,看着膜拜的人生生死死,来来去去。用蝼蚁般的力量与时空抗拒,留下辉煌的证明。 伟大的文明,从来都是包容的,佛陀接纳希腊人,希腊人用祖先的技艺表现佛陀。亚历山大的东征,或许只是为了领土的扩张,却给文明留下了美丽的遗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