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镕谷:《上学记》之高中篇(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能最终拥有一个阅读人生,应该是多数人自幼的梦想,但依旧还是有不少人在其已经成人之后,因忙于追逐各式各样被世俗扭曲放大了的生活光圈而亦步亦趋地放弃了儿时的梦想。这其中固然是惰性起了关键作用,但更多还是让现实主义、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占据了思想领域和精神世界的制高点,便只好把阅读当作一种有用之时再读、不用之际可弃的廉价品。

真正的阅读,绝不是为了积攒谈资而附庸风雅,更不是为了矜己任智而搔首弄姿,而只能够是读者与作者在思想上和情感上展开的一次又一次心灵的对话。但凡每一个推崇阅读、喜欢阅读、擅长阅读的人,总是能够通过与作者平等对话,主动接受精神的洗礼,自愿感受人性的光辉,进而在彼此共鸣与相互共振中去充分体验生活的壮美。

到我念高中的时候,各式各类的书籍在当地的新华书店里开始逐渐多起来,但出于家庭经济条件的窘迫有限,我尚不可能随心所欲地购买自己喜爱的书籍。记得有一次父亲给了我十块钱,让我去城里的豆腐作坊买当地人做的手工豆腐。当途经书店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走进去逛了逛。书店的售货员阿姨是我同学的母亲,知道我喜欢读书,就悄悄告诉我书店里刚刚进了上下册的《说岳全传》,因看到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前来购买,便偷偷在库房里留下了几套。书的定价是一块八毛钱,她问我要不要。因属于事情突发,事先也未经父亲的同意,故我站在那里犹豫再三,但还是经不住这套书的诱惑,就擅自做主买了下来。回到家后我不敢说,只是把剩下的钱退还给父亲。父亲在清点后发现数目不对(买豆腐最多只需要花八毛钱),就冲我发起了脾气,吓得我立马跪下向父亲解释事情的经过,并请求得到他的原谅。父亲在听完我的陈述后,叫我立马站起来。尔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书,但家里的条件不允许你见到自己喜欢的书就去买,你可以考虑去城里的图书馆办个借书证,这样就有很多书可以看了。第二天我便到县里的图书馆去咨询,并从学校开了一个证明把借书证办了下来。从那以后,我每天放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图书馆里先看书,尔后再借一两本自己喜欢的书拿回家去看。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类似《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传统古典名著,还有《十月》、《收获》、《古今传奇》等刊物,我几乎都读了一个遍。当时发行的刊物登载的内容,涉及最多的是伤痕文学和武侠小说,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金庸写的《射雕英雄传》,但由于每一期刊物只会刊发小说的一部分,故企盼等待新的一期刊物能早日到来,便成为一件十分折磨人的事情。

阅读带给我的快乐,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不仅让我对书中各种各样的人物所展现出来的不同人生充满了好奇与向往,也极大地拓展了我看世界的眼光。

2019.11.06

注:图片均来自网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