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圈W6B】梦与写作:报应

题外话:周六做的一个梦,被我改编成了小说,然而我也不知道这个想表达啥……

这是一段废弃的铁路。铁轨两旁是正方形石块堆砌而成的斜坡,沿着铁轨的形状一直向前延伸着。斜坡上方是农家的地,栽种着不知名的农作物,迎着阳光开着大朵大朵橘黄色的花,随着风的韵律轻轻摇动身躯。还有田埂旁边一棵棵单薄的小树,耸立在郁郁葱葱的灌木丛中,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我和乔正沿着铁轨旁的小路缓缓向前走着,背后则是一个荒置的隧道,我们刚刚从那里穿过,就只靠着手电筒一点微弱的光。却并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

这周末我们本是打算一起去参加一位主播的粉丝见面会,他独特勾人的嗓音和一部部经典的配音作品,让我这个一丝不苟生活在三次元的普通“迷妹”仰慕不已。而为了这次的见面会,我可是央求了许久,乔才终于同意以职务之便带我前往。

列车承载我的期盼和即将见到偶像的激动心情一直向前行,却在中途一个小站点时被迫停下让道。我和乔商量着去站点附近逛一逛,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里。

列车已经开走,我也不得不紧跟着乔的步伐继续往前。正午的阳光越来越刺眼,很久以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屋子。那屋子正好位于半山腰,有点像是农民暂时搭建起来的歇脚处,不到10平米的小平房,有一扇很大的玻璃窗户。透过玻璃窗户,可以清晰看到地上简单的铺盖行李,还有一张玻璃小几,几上摊着几张纸。屋子还只有一扇刚能容纳人钻进去的小木门。站在高处一眼望过去,整个屋子一目了然。

屋子旁边是农家常见的茅坑,周边还有绿头苍蝇环绕着,嗡嗡作响。我第一次看到个头这么大的绿头苍蝇,瞬时一阵反胃。

“我们快走吧,我真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了。”我拽着乔的袖子说道。

“没事,你跟着我一起进去看看。”说着他便率先往下走。我觉得有点害怕,只能紧紧拽着他的袖子跟着往下走。

“我们到这里来干嘛呀,不想办法去见面会吗?”我忍不住出声。

“你想听个故事吗?”他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有点空洞,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已经继续接下去:“我的父亲以前就一个人住在这里,靠着这块田地和十公里外的一口水井生活……”

“但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报应,他害惨了我的姐姐,是他活该,”乔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我姐姐现在还是一个人生活,还有她那可怜的女儿,你不知道她有多可爱,都会叫舅舅了。但是她还这么小,这么小就没有爸爸……”

他的声音转而又带上了悲伤的腔调:“但是现在我也没有爸爸了,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我该怎么办,我都觉得有一天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患上抑郁症……”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乔,一时不由怔住。我只知道他有个姐姐患有轻微抑郁症,却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段故事。乔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而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他。

我轻轻走过去拿起几上的几张纸,才发现这是一封给乔的绝笔书信,信上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亲爱的乔,爸爸对不起你。原谅我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离开这一切苦难,把这个担子留给你。成为瘾君子并不能够让你姐夫摆脱抑郁症的折磨,反而将他拖入了另外一条不归路,跟我一样越陷越深。往后的日子里希望你能够好好照顾你姐姐,看护小泥巴长大成人;如果可以,请一如既往的热爱这个世界……”

“快醒醒,到站了,你怎么睡得跟头死猪一样,居然还流口水,咦,恶心死了……”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乔无限放大的脸和显而易见的嫌弃表情,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扁。

不理他,我背上自己的背包径自朝着车厢门走去。

“唉,你这人这么这样,你忘了谁帮你拿到票去见面会了,过河拆桥啊你……”

话说,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啰嗦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一个简书的老友过来跟我告别,说退出简书了,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内心有很多惋惜,但是没有去问什么理由,对方只是...
    李砍柴阅读 6,684评论 74 377
  • 【九洲芳文•R】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每天清晨,整个村庄都会在...
    芃芃麦田阅读 1,744评论 35 108
  • 啊! 一声惨叫从山坡上的小木屋传来。 在山坡下干活的村民知道出事了,不用人组织,纷纷扔下手里的活,成群结队地跑过去...
    风火连山阅读 30评论 0 2
  • 该死的,我们都该死,到底还在期待什么,真是搞不懂,我他妈什么都没欠你的。 我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他了...
    确认删除阅读 820评论 16 18
  • 有一天我打开抖音,突然发现我关注的一个画板画的人正在直播,而直播画面,是一个微胖的女生,穿着宽松的T恤和牛仔裤,瘫...
    阿若喬的日记阅读 84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