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的假日

配图来自网络,侵删

配乐


银行位于巴特街和露丝街的交叉口,银行左手边是化工厂,右手边是消防大队,前边是餐厅,后边是医院。苏丹在化工工上夜班,夜班有20%的加成。苏丹上夜班不光是为了钱,他喜欢在夜间工作,黑夜让他精力充沛。

苏丹出门的那天恰逢节假日,这个节假日由一个三十年之前就死亡了的政治首脑的诞辰确定,这个首脑解放了这个国家。在这一天,每个人要上街游行,庆祝来之不易的自由。很久以前,巴特街和露丝街还是泥泞小路的时候,游行的队伍从街头走到街尾,不吃不喝,一刻不停,直到天黑。

苏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卷入人群的,他被人群牵着鼻子在马路上跑过来跑过去。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也就是某个卡车突然撞飞了一个人的时候,人群的注意力被那团血红色的物体吸引了几秒钟的时候,苏丹矮着身子,跨过围栏,一溜烟儿钻进了银行的大门。

银行里只有一位姑娘在照看门面。她穿着红白碎花制服,扎着塑料质感的头发,一双小脚蹬着曲线优美的高跟鞋。她胸部很大,腰却纤细可握,这种身材能让男人们瞬间迷乱,仔细想想却又不尽然可信。她的脸庞时刻保持着一种微笑,这种微笑有时候潜藏着巨大的杀伤力。

苏丹是个穷小子,每个月的工资扣除自己吃喝、交水电房租、请客之外,剩下的只够看一两场电影,买一件当下流行的衣服。又因为至今还单着,看电影、买新衣服也失去了必要,直到上周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朋友对他谈起两个人生活的好处的时候,他这才勉强产生了到银行取钱的欲望。

所以这次逃离人群,进了银行不能全算是一种偶然。至少他没有逃进熟悉的医院或餐厅或化工厂,而是进了一家陌生的散发着诱人钱味儿的银行,光是这个念头就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向新生活迈出了一步,然而下一步他就被卡住了,是的,他被银行的自动门卡住了,哦,他妈该死的透明玻璃!

无名的小姐踩着小碎步慢慢移了过来,面带微笑说: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自动门卡住了苏丹的胸部,苏丹的胸部挤压着肺部,肺部没招儿,只得吐出了积存在内的若干量空气,苏丹想要说话,唧唧哩哩了许久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无名小姐扑闪着一双兴奋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这位奇怪的客人,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跟一扇普通的门较劲儿。苏丹望着眼前无名的小姐,汗水直冒。

“你能帮我开下门吗?”

苏丹在心里说。可是无名小姐又不会读心术,这种情况她可从没遇到过。

“求你了,快。”

苏丹在心里说。可是无名小姐正凑过来打量苏丹凸起的眼睛。

“完了,我要死了,”苏丹不再挣扎,眼睛向上一翻,“哦,我已经死了。”

恍惚之中,无名的小姐终于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苏丹醒过来的时候哇哇大哭,像个孩子似的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没多久他又气冲冲地爬起来,眼前还是那位无名的姑娘。无名的姑娘一如既往地微笑着:

“先生,有什么能够帮您的吗?”

“帮、你、妈、的、头。”

苏丹着魔似的对这位假面美人吼道,后者惊慌地掩住胸口,连连后退。

“先生,请问您是在辱骂我吗?”

苏丹愣了一下,毕竟他以前没有骂人的习惯,这次破例,他有些忐忑不安。

“先生,我是否做了让您不快的事?”

无名的小姐低着头,胸口微微起伏,声音哽咽。

苏丹心想刚才也许只是场误会,只是一场幻觉,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自动门,他也没被门卡住,无名的小姐也没有向他走近,这不,他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苏丹在心里宽恕了无名的小姐。

“先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请您继续骂我,只要你······”

无名的小姐哭得梨花带雨,浑身颤抖。

“别呀,我,我有病,刚才我骂自己呢,”苏丹脸上绽开了尴尬的笑容,他迅速转过身,然后以一种音量极轻然而又恰好能被听见的声音将自己全身上下骂了一遍,“你妈的头,你妈的嘴,你奶奶的胳膊,你奶奶的腿,你个死了也没人理的······”

无名的小姐掩面笑了。她毕恭毕敬地走到苏丹面前,弯腰问道:

“先生是来取款的吧?”

“是的。”

“那好,请跟我来。”

先将无名小姐递过来的一张卡片塞进机器那张扁平的嘴里,再面对ATM机不断闪烁的荧光屏,然后等待指示灯变亮,苏丹仿佛过了一千年那么久。

“抱歉,他们都庆祝节日去了,我只能带您使用这台旧机器,还请您多多体谅。”

“我讨厌节日。”

“话是这么说,可每个人都得庆祝,为了自由、和平。”

“我讨厌自由和平。”

无名的小姐想了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屋子里的空气使苏丹觉得有点寒冷,也许他们开了空调?可既然能开空调,为什么不开灯?房子唯一的光源来自ATM机闪烁的绿色屏幕。

“你为什么不跟外面那些人一起庆祝节日?”苏丹难得主动搭话。

“外面?您说的是银行外面?”

“是的,银行外面。”

“哦,那里我不去的。”

苏丹被这没意义的回答呛到了。他再次打量身边这位无名的小姐,而无名的小姐也一直打量着他。

“呵呵,机器太慢了。我想我可以下次再来,用新机器,你说新机器会比这快一点儿,我认为我可以试试。”

“是的,不过新机器需要过一阵子才会运到,大概在明年。”

“明年啊!”

“对,明年。”

明年苏丹就整整三十岁了,却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人说三十而立,苏丹却觉得自己到时怎么都立不起来,原因是身边的朋友都太阔了,自己扎人堆里就没了影儿。老实说,苏丹觉得一个人挺好,一人吃了,全家就饱,又因为他是个孤儿,在苦日子里翻过滚,所以长大后既对物质没什么要求,又对家庭的群居生活没什么向往。然而坚持独身可不容易,每次朋友出游、聚会什么的,人家都成双结对,就他单着,以至于成了大家的重点保护对象,男女之间的亲热要特地躲着他。他觉得受够了,可又有什么办法摆脱这种生活呢?总不能绝交这些朋友吧?朋友可绝交,公司的同事躲得了么?还有那些不亲不疏的亲戚。总之有一张网将苏丹网住了。

“先生,请输入取款金额,先生?您在发呆。”

无名小姐那甜美的声音将苏丹拉到现实。苏丹这才发现,ATM机已经读卡成功,可供取款。然而机器显示卡内余额为零。

“怎么办?”

“请输入取款金额。”

“可是余额为零。”

“请输入取款金额。”

苏丹心想试试吧。就输入了一个个位数,随着机器的一阵杂音,不久,一张薄薄的钞票出来了。

“先生,您只取这么一点儿吗?”

无名小姐露出怀疑的神情。

苏丹瞥了一眼电子屏幕,余额依旧显示为零,他早就听说这家银行有些不一样,这次是他头一回体验到。苏丹狂喜般地又输入一连串数字,这次出来了一大叠钞票,不过余额还是为零。

“先生,您对服务满意吗?”

“我十分满意。”苏丹点着钞票说,“我十分满意。”

以至于他激动地握住了无名小姐的手。然而,他摸了个空。是的,他的手穿过无名小姐的身体,没有丝毫阻碍地,落到坚硬而湿冷的墙壁上面。苏丹吃了一惊,他惊恐地望着无名的小姐。

“先生,请不要这样。”

“怎,怎么会,你不是人?”

“我是人。”

“你,你的名字?”

“先生,您是问我叫什么名字吗?”

“是的。”

“X5778WE1060。”

“不,你不是人。你告诉我,我手里的钱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真的。”

“可我从来没有在你们银行存过钱,连卡也是今天办的。”

“我们不需要你们预先存款。”

“那你们要什么?”

“你的自由。”

苏丹想起ATM机上那个红色的零。这意味着什么呢?

随着ATM机的熄灭,编号为X5778WE1060的虚拟人凭空消失在黑暗的屋子里,但她那甜美可人的声音久久回荡在苏丹的耳边:

“本次服务到此结束。”

是的,就这么回事儿。苏丹从银行出来的时候,口袋里全是钞票,他暴富了,然后趁着天色依旧明亮,他加入了游行的队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了品城记,想吃馄饨, 外面雨很大,湿了脚,想拍个照片,手机闪光灯却让我失去了兴趣。 雨飘进脖子很难受。 进了店,...
    南国布衣阅读 130评论 0 1
  • 吾独爱莲,不厌其臭,贪慕其味。盛夏来袭,榴莲应季。尤其冰冻榴莲,入口丝滑肥美,口齿生香,似冰激凌,爱哉,爱哉!
    嗷大喵爱吃馒头阅读 58评论 0 1
  • 当我注会没考过,我收获了什么? 2016年12月2日早上十点应该是参加了2016年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很多人都...
    白影子阅读 36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