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4)我

我叫萧菲然,26岁,是个无数个在上海奋斗的初级白领中很普通的一个。

从小到大,无论熟人还是陌生人,跟我聊天的前三句绝对离不开“这孩子咋这么瘦呢,你得多吃点!”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有一种能力,能让我摸到的人都变得跟我一样瘦,那我有可能变成世界首富。是的,我很瘦,我小时候买过一顶迷彩色的遮阳帽,我爸说我像个越南难民。好在我长得矮,在我印象里总觉得又瘦又高的人走起路来摇摇欲坠。

老实说,我觉得我的五官还算精致:双眼皮,虽然是内双,可是搭配长长的睫毛,显得眼睛还不小;小耳朵、小嘴巴,都和整个人的小巧相呼应;鼻子我并不喜欢,可能是长时间戴眼镜,鼻梁有些塌;整张脸最不让我满意的就是脸型,从正面看我勉强可以跻身瓜子脸的行列,侧面就完全暴露了我的缺点,下颌骨的部分遗传了我爸爸,我脸上肉又少,脸颊下方两块大骨头突出来,男朋友经常用这个死穴嘲笑我说 “你好方!”

我不化妆,除了之前找工作面试的时候画了个眉毛显得精神些。我并不反对女孩子稍作修饰,让自己看起来更好,也满足别人欣赏美的眼球。我只是觉得保持一种自然的状态就好,既省时间,又对皮肤好,也绝对不用担心卸了妆被认不出来。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在我爸妈那个年代他们绝对是晚婚晚育的典型,都是三十多了才有的我,所以虽然我家里条件一般,但是爸妈都比较宠我。小时候我妈总喜欢给我买漂亮的公主裙,辫各种造型的头发,给我打扮的很漂亮。我想要什么,爸妈也都尽量满足。其实我想像男孩子一样,用剑和枪维护正义,拯救世界。

上初中的时候,我爸妈所在的国企改制,这两个费劲了力气调到一个单位享受双重福利的人,就双双失业了。刚开始那段时间,我们家基本上断了收入,每个月只有几百块失业补贴。爸妈学历不高,没上过大学,在国企工作的这些年也没学到什么实际技能,很多单位也都面临同样的改制,那个年纪一时间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家里条件本不算富裕,有那么几年,我们生活的挺困难的。

虽是困难,温饱倒也不成问题,那段时间我姥姥、姨妈也总是接济我们,不过上了初中光是我的教育消费也多了不少。那几年我爸妈一共没买过几件新衣服,有什么好吃的也只买我的那份,虽然比不了贫苦山区里艰苦,但同周围的同学、邻居相比总是拮据的。那时候我相信只要好好学习,考好的高中,好的大学,找好的工作,就能改变这种状态。

在学校我一直是同学的榜样,同学家长也总会拿我做比较跟他们说:“你看看你们班萧菲然,人家学习怎么那么好呢,人家笔记记得多工整,你就不能学学嘛?”我的笔记确实整理的堪称范本,我的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我一直沉浸在这种被当做榜样的喜悦里,可是我自己知道我并没有真的努力。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本身有些悟性,对于记忆、学习都颇有些自己的方法,老师同学都认为你十分刻苦,可其实你并没有。我不是说我是那种打着游戏就能考上清华北大的顶尖学习天才,我并不是,我只是有些小聪明,所以在一个并不完全都是优秀代表的群体里显得还不错,时常会沾沾自喜,也偶尔担忧却无人可说,我知道如果我能将自己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一定可以去的更好的成绩,但是我就是没有。

初三开始很多老师硬性的要求我们补课,我一直瞒着这事没告诉我妈。后来老师可能以为是我自己不想上课,家长会跟我妈说,了解了我们家情况以后,班主任偷偷跟我说,让我直接来上课就行,不用交钱。那时候挺感动的,虽然我并不赞同补课的行为,但现实中为了升学额外补课总是无法避免的,有一个肯免费教我的老师,足够了。我的班主任是教物理的,可惜在所有学科里,我的物理最差,为此我一直耿耿于怀。

到了上高中,我妈提前申请了退休,每个月多了些退休金,我爸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也算稳定下来,家里稍稍好转了些。就在这时印证了那句经典台词:“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高二下学期,我毫无征兆的病了,接连错过了几场重要考试,又马上要升到高三课业压力比较大,医生说我当时身体状况需要休养,就这样住院看病花了不少钱,结果是我需要在家休学一年。

那一年在家我倒是看了不少书,也收到了蛮多同学的鼓励,远离了学校那种紧张备考的气氛,整个人开心不少。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开学第二天新的班主任就刁难了我,她当着全班的面骂着已经泪流满面的我 “你以前的班主任还说你是班里的好学生呢!你是不是在家休息休傻了?” 我一直止不住眼泪,心里很难受,像是落入了一个深渊。从小到大还没有老师那么说过我,我没反驳,我知道这时候顶嘴毫无用处,下次考试我让你知道我是不是傻了。那一次我很争气,是我返校后的第一次考试,也是一场重要的模拟考,我拿了文科班学年第一,班主任见我成绩确实不错,再也没找过我麻烦。之后我以一个比较放松的心态度过了高三,高考成绩不算理想,倒也是正常发挥。

高考填报志愿算是人生一件大事,在我家却显得有些随意。我爸爸从小只管接送我放学、给我做好吃的这些生活琐事,从小到大他甚至从来不知道我念那个班,班主任叫什么。我妈妈虽有心但力不足,加上我成绩一直良好,是个自主、独立的孩子,所以在买什么书、上什么课、怎么安排学习时间、念什么学校上给我完全的自由,都是我一个人拿主意。我知道爸妈一直希望我去哈工大,不过我更想离开家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毅然决然报了外地的大学,他们也没做任何干涉,满心欢喜的送我开学。

从小我立志做一个事业成功的女强人,每天穿着价格不菲的黑色职业装,出入高档写字楼,乘电梯的时候有助理跟我汇报工作,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冲一杯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下午总有各种开不完的会,我在会上听了其他人的汇报,最后用精简的评论作为结束。隔三差五去国外出差,在商务舱用手提电脑浏览着项目报告。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以为离这样的生活越来越近了。

我觉得人都是矛盾体,可能是我爸妈从小在升学等等大事上都让我自己做主,我很享受那种没人约束的自由,也有些期待有人帮忙出谋划策那种“有人管”的感觉。我非常自负,因为在从小生活的圈子里,相比于周围的同学,我都是非常优秀的,我的老师、同学甚至我爸妈帮我营造了一种成绩带来的优越感;我又非常自卑,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只是小池塘里的佼佼者,放到大海里,就会被真正的强者吞噬。很多人都告诉我,女孩子没有必要特别争强好胜,最终总归要找个依靠。我嘴上附和着,心里却从不认同,我不必依靠别人,我自己要足够强大。

很多人说“不逃课的大学不是完整的大学,不谈恋爱的大学不是完整的大学,青春年少没疯狂过就不算活过…”诸如此类言论,络绎不绝。不少以高分考进来的同学,大一期末考却都挂了科。虽然我心里明白有些课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为了良好的成绩记录,我一次课都没有逃过。现在想起来最可笑的是,军训的时候肚子疼的厉害,为了不缺席扣分,忍痛完成拉练。我曾单纯的以为只要我的分数越高,档案越完美,就离理想中的女强人越近。

我一心想去香港读书,放弃了保研的机会,后来看到想读的专业需要工作经验才能申请,又义无反顾的找实习、找工作。快毕业的那段时间我过的马不停蹄,确实就像一匹马,不停地奔跑,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该沿着什么方向什么路线跑,我只知道我不能停。

看到身边有些成绩并不比我好的同学,因为家里出得起每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学费,可以申请出国留学;看到能力并不比我强的朋友,因为家里有关系,可以直接安排好的工作,我的心里落差很大。我从没有因为谁的家里条件好,每个月生活费比我多而嫉妒,我家里条件一般,但是从来都是把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东西给我,我很知足。但是我感到忿忿不平,因为家庭背景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个人的未来。我并没有优秀到被国外的顶尖大学以学费全免,每月上万奖学金的条件录取,但是如果拥有足以支撑我的经济条件,我可以把握更多的机会,我会离我的理想更近。我曾为此感到苦恼,陷入一个思想的怪圈,走不出来。

虽然过程一波三折,我还是进入了行业里全球顶尖的企业。我接触过各个国家的同事,也面对过身份背景完全不同的消费者,我终于慢慢开始了解这个社会。社会自然有些现实,也有它的黑暗面,不过也正是真实的社会帮助我走出了曾经的思想怪圈。我看到有些家底富足、本身也很优秀的海归同事,依然坐着基础简单的工作,兢兢业业,不曾抱怨。我看到有些学历并不高的领导者,工作经验丰富,说话圆滑、处事得体,明白每个人的成功都有背后的付出。我终于可以摆平心态,少一些和别人的比较,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虽然拿到过不少大企业的offer,但是具体职位总是没令自己满意过。我工作的时间不长,曾经为了短期内更好的发展而跳槽,从一家公司换到另一家公司,我虚心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但依然做着简单而重复的工作,我体会不到满足感。有很无奈的一种状态是,外人看来你真的已经很好,你已经是别人羡慕的对象,关于你内心的困惑无处可说,不然就是矫情。我知道大多数人从学校毕业出来都要经历这个阶段,可我怕,怕这种日复一日的机械式工作将我变得麻木,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但我感觉到我已经离我理想中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越来越远。

闲下来的时候,我常常思考那些哲学终极问题:人从哪里来呢?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如果每日都是重复,那么永生和现在立刻死去有什么区别?如何才能得到幸福?如何才能驱散内心的迷雾?对于这些问题,我并没有得出答案,但是我知道如何避免让自己因为思考这些问题而感到痛苦,那就是让生活变得忙碌。我开始尝试写作,也定期安排自己出去旅行,生活变得比以往充实,也从中收获了一些肯定。旅行中,我碰到过高学历的民宿老板,碰到过工作不固定的自由职业者,他们的性格、背景千差万别,不过都很自我,追求自由、随性的生活。他们有时会很忙碌,有时会很悠闲,收入或许不稳定,但却一直按照自己想要的轨迹生活,每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新的一天,都让人充满期待。

我终于明白,其实我向往的只是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体会到一种成就感。我一直以为只有在事业上获得极大的成功,经济宽裕,才能实现这样的生活,才能得到满足,但其实通往自由的路或者说适合我的路并不是这条,我终于完全释然。

爱情从来可遇不可求。我很庆幸,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一生所爱。他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并不完美,有时候把衣服乱丢在床上让我抓狂。但是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单纯、善良、淳朴、包容,这些人最基本也最难得的品质,也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从未发现过的自己。好的伴侣会让双方都变得更好。

我是那匹一直奔跑的马,追逐了很久,终于拨开了薄纱般的迷雾,看准了前进的方向。我并不想成为孤独的女强人,在职场上呼风唤雨,更做不了拯救世界的超人,现在我只想努力活在当下,认真工作,也认真享受生活。想要开一家小店,和喜欢的人一起经营,一起成长。经济独立,足以支撑我并没有遥不可及的理想,可以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也为这个世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是我的成长经历,也许某些地方也让你想到了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