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渴望爱的人,全部爱的很英勇

       故事从死亡开始。

       53岁的松子被人发现死在河边的公园里,警察通知了她的弟弟纪夫前来收尸。作为松子世上仅有的亲人,纪夫对这位离家出走30年的姐姐的评价却是“一无是处的人”、“无聊的一生”。松子的侄子阿笙(即纪夫的儿子)接受了父亲的委托,帮忙收拾这个未曾谋面的姑姑的遗物。跟随着阿笙的视角,松子的一生慢慢展现在我们眼前。

       53岁的川尻松子独自生活在公园附近的公寓里。她是一个肥胖孤僻又邋遢的女人,由于不遵守倒垃圾规则,并总是给邻居们添麻烦,松子被认为是公寓的“臭虫”,也有人叫她“被嫌弃的松子”,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的来历。前来调查松子死因的警察告诉阿笙,松子以前曾经是一位歌唱老师。

       23岁的松子是中学的歌唱老师,那时她年轻而美丽。在某次修学旅行中,班上的学生阿龙偷拿了小卖部的钱而不承认,松子为解决问题选择自己掏腰包把被偷的钱垫上,由于身上现金不够,她又“借用”了同屋老师的钱,不想这却让她被误认为是小偷;回到家中的松子由于向妹妹倾诉了恋爱的烦恼而被父亲责骂,被学校当做替罪羊辞退的松子将所有怨气发泄到了妹妹身上,一气之下她离家出走。

       松子的妹妹久美自小体弱,长年卧病在床,这使得松子的父亲总是更加关爱妹妹。在松子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因为妹妹的病而紧锁眉头。某次演出中,父亲因为小丑的鬼脸而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年幼的松子从此学会了扮鬼脸来讨父亲欢心,希望能得到父亲的喜爱,可惜父亲依旧偏爱妹妹久美,这却使松子产生了对妹妹的怨恨。

        离家出走的松子与落魄作家八女川同居。八女川是一个长期酗酒并有暴力倾向的人,他总是自比为太宰治转世。在得知松子为维持两人的生活,顶着挨打后乌青的眼眶跑去向弟弟要钱,并因此和家里断绝关系后,八女川留下了“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遗言,跳轨自杀。半年后,松子成为了八女川竞争对手冈野健夫的情妇。松子陷入了爱情的甜蜜中,满心以为可以打败冈野年老丑陋的妻子成功上位,却不料冈野只是通过占有她来消除自己因为八女川而产生的自卑感。在这段婚外情败露之后,冈野决绝地抛弃了松子。

        失意的松子做了一名浴池女郎,成熟性感的她很快成为了这里的头牌,这时清纯风格的浴池小姐却开始走红。被解雇的松子回到家中,看到了已过世父亲的日记中对自己的挂念,内心颇为震动,妹妹久美苦苦哀求松子回到家中,又惊又愧的松子留下一笔钱后匆匆逃走。

        此时松子已经26岁,她将自己此前的积蓄交由一个叫做小野寺的男人投资,小野寺却把所有的钱拿来包养女人。得知真相的松子一气之下捅死了小野寺。松子决定跳楼,身体的本能却让她紧抓住栏杆不放。绝望的松子决定在太宰治自杀的玉川上水结束自己的生命,玉川上水却成了一处淹不死人的浅滩。在这里,松子遇到了理发师岛津贤治。岛津贤治是一个温柔老实的男人,很快松子便被他的体贴打动,两个寂寞的男女在深夜许下了“永远在一起”的承诺。好景不长,警察找到了沉浸在幸福生活中的松子。至此,松子开始了长达8年的牢狱生活。

        监狱里的生活枯燥而乏味,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等待中,松子开始幻想出狱后和岛津贤治一起生活,尽管对方一次也不曾探视过她。怀着这种美好的愿望,松子在监狱里学习美发,并取得了职业合格证书。 8年后,松子出狱,34岁的她匆匆赶到岛津开的理发店,却发现对方早已妻儿双全。自言自语着“我回来了”,樱花树下,松子转身离开。

        这之后松子成为了银座一家美容院的美发师,在这里她巧遇了曾经同监狱的朋友,泽村惠,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某个深夜,两人相约去小惠家中喝酒,松子却在听到小惠与老公“我回来啦”“你回来啦”的对话后黯然离开,并自那之后开始慢慢疏远小惠。不久之后,小惠上门寻找松子,却发现她已经和一个小混混同居,并被打得鼻青眼肿,小惠好心劝阻,松子却坚定地向小惠宣言道“我呀,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地狱也好,谁没地方也好,我都跟着他,这就是我的幸福!”之后,小惠再次上门,松子已不知去向。

       原来松子遇到了当年偷钱的学生,龙洋一。松子向阿龙倾诉了这些年的遭遇,阿龙也承认当年偷钱的正是自己,并坦言当年诬陷松子并不是因为讨厌她,而是因为暗恋她,鬼使神差地做了错事。听到阿龙的告白,松子大受震撼,在雨夜中两人激情拥吻。阿龙混了多年的黑社会,早已养成了暴力的习惯,可松子却宁愿挨打也不愿再忍受孤单。沉浸在爱情中的松子辞掉了工作,全心支持着阿龙,去不知名的店里做女郎,甚至和陌生人上床。阿龙因为偷了组里的钱被黑社会的人追杀,无奈之下,两人选择报警,阿龙被抓进了监狱里。监狱外,松子满怀希望地等待着阿龙;监狱内,阿龙却认为自己给松子带来的全是伤害,他暗下决心要远离松子的生活。

       松子40岁这年,阿龙出狱。松子满心喜悦,手捧着大束的玫瑰花,早早地在监狱外等待。出狱的阿龙却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愧疚和自责,他一拳将来迎接自己的松子打翻在地,转身逃跑,独留雪地中的松子大声质问“为什么!”

       再次被爱人抛弃的松子回到家乡的河边,意外遇到了弟弟纪夫和年幼的阿笙。从纪夫口中,松子得知妹妹久美也在不久前过世,死前仍然记挂着自己。弟弟纪夫似乎是因为父亲和妹妹的死无法原谅松子,冷漠地冲松子说着“不要再来了”,然后开车离去。

       一无所有的松子来到了一条叫荒川的河边,这条河与家乡的筑后川很像,她在这里租了房子,再也不信任何人,再也不爱任何人,拒绝和别人的任何交流。吃东西、喝酒、看看河流、想想家,就这样混着日子。看电视时,她发现了一个叫做“光GENJI”的组合,并迷恋上了其中的一位成员,内海光司。松子开始疯狂地追星,她写了一封厚到连信箱都塞不下的信寄给光司,却一直一直没有盼来回信。

       松子过世的前一天,她在医院偶遇了曾经的闺蜜泽村惠。此时的小惠光鲜亮丽,松子却邋遢臃肿,松子自卑地想要逃开,匆忙间小惠只能将自己的名片塞给了松子,并告知松子自己正需要一个美发师,松子匆匆离去,却在回家的路上愤怒地将名片扔到了草地上。深夜,松子在幻觉中拿起了剪刀,给从没有出过门的妹妹久美剪了一个完美的发型。幻觉中久美微笑,松子似乎打开了心结。意识到自己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她匆忙跑到草地上捡回小惠的名片。公园的草地上,一群夜不归宿的小混混正在嬉闹,松子大声呵斥让他们赶快回家,小混混们却举起球棒玩笑着殴打松子,松子伤重身亡,时年53岁。

       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悲剧。有人说,“悲剧就是把美撕碎了给别人看”,而在这部电影中,导演用绚烂鲜明的色彩和悠扬美妙的歌曲证明了,悲剧本身就是一种美。松子的一生似乎有一种宿命般的悲壮。她穷极一生渴望得到别人的爱,却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她最怨恨的妹妹久美,反而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影片中,神父对阿龙说,“人心是脆弱的,为本应憎恨的人祷告,这不太可能;可是,借助上帝的力量却可以做到。宽恕不可宽恕的人,并且爱他,这就是上帝的爱。”因此阿龙视松子为自己的上帝,而松子最希望得到的大概也是妹妹的宽恕。

        影片的最后,阿笙终于明白明日香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多少,而在于付出多少”。说实话,我并不欣赏松子的付出,就像阿龙说的,“松子的爱,太耀眼了”,也许是太渴望爱,每一次她都不顾一切,飞蛾扑火,最终自己遍体鳞伤。她的付出像是幼时的那张鬼脸,可笑又心酸。到最后大概付出爱也像是扮鬼脸一样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种本能。她其实有机会生活得更好,会唱歌、会美发,如果能够拿出十分之一的心力去爱自己,也许她会得到不一样的结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大概是我对松子这一生的评价。但我依旧佩服她,她像是一个英勇的战士,每一次被打倒,下一次依旧有重新再爱的勇气。所以害怕失去或许是最蹩脚的借口,一辈子太长,总有一些坎需要费点力气爬过去,但爬过去了就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松子离开的地方很美。碧绿的草地上,黄色与白色的花朵在夜风中轻颤,墨蓝的天空中繁星点点,白色的蝴蝶翩跹飞过,好像带领着我们回到时间的洪流中,53岁、40岁、34岁、26岁,最后的她只是那个渴望爱的小女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