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与漫天星辰

      今天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一本放在书架上的书《山海经》,慢慢抹去上面的尘埃,打开第一页,右下角写着2018年2月22日任赠。

      她现在还好吗,好久没联系了,2019的遗憾?  不,  已经2020了。

      那时应该喜欢过她吧,但或许更多的是朋友之间感情吧。我也曾对她说我喜欢你,一遍一遍的说。她只当是玩笑,我也当做是玩笑。现在想来就当是错过吧。

      不知为何,正是在大好的年纪,没有什么对生活惊喜的期待,反倒经常怀念过往。以前?  过去?  我忘了很多,但在高三学习的晚上看向窗外的满天星辰,我却时而想起,或许是因为她吧。

      牵过她的手,吹过她的耳朵,捏过她的脸,一起在雪天撑着一把伞回家,一起去过网吧,一起深望过对方的眼睛,一起上课,一起去上厕所,给她接过水,送过她回宿舍,课堂上传过纸条........

      可我们不是恋人。

      那时我不知什么是喜欢,现在更是不知,随遇而安与漫天星辰,我想选漫天星辰。

      她的手很软,耳朵上有细细的绒毛,脸弹弹的。

      那天雪很大,风很大,撑伞的手很抖,心里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欣喜。

      这是你女朋友吧,接过递过来的身份证,老板笑到,那一刻她脸红红的。

      她的眼睛会笑,眉上风至,只不过不是冬至。经常牵起她的手,但总是会多出几道伤口,但心里还是开心的,因为她总会拿起我的手轻轻的吹。我喜欢看她眼里的眉上的还有藏在心里的担忧。

      真的喜欢过她,我心里默默地想。

      只是再无满天星辰只有随遇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