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丰年(下篇) - 草稿 - 草稿

我自六岁上山,从沈薏牙牙学语,李太白教我们习武,沈薏学业竿头日上,日子眨眼间已过十载。而我,也从刚开始不愿来这犄角旮旯到每年提前一个月收集好玩的好吃的,假装不经意带来许多礼物,嘴上不说,心却雀跃。沈薏虽说不是被我捧着长大的,可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德行我可是比李太白还清楚的。

你在的日子总是幸福

李太白让她打坐她会偷偷溜到佛祖后面睡大觉,李太白让她扎马步她绝对会趁他不注意抓耳挠腮,李太白让她学会特别能吃苦她只学会了特别能吃……每年我打着孝敬师傅的名号送上山不少好吃的好玩的,可是真正到李太白手里的东西不及沈薏偷吃掉的三分之一,那位粗枝大叶的师父倒也没发现。

十七岁盛夏,山里迟迟不下雨,我与沈薏下山挑水灌苗,一位妇人拿着一张婴孩的照片向我打听,说是十年前逃难不慎丢了孩子,孩子两岁左右。我看的第一眼心里猛然一颤,望向不远处笑的阳光明媚的沈薏,我的心忽然感到慌乱。我心虚的说:“不清楚,我不是此地人。”

三天之后的清晨,天阴沉沉的,丰郁亭里来了客人。

“杨夫人,小薏儿确实是我在山下捡来的,但是当年逃难的人也不止你一个,我断不能让你将小薏儿带走”李太白神色凛然道。

“太白师父,请你也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我也是想见孩子一面,您就先让我跟孩子见一面好吗?”杨夫人说罢便一阵沾巾涕袖。

“小薏儿跟着我这么多年,我从未跟她提起过亲生父母,她跟我感情很好,不会跟你走的”

“太白师父,您这小庙跟我们杨家是不能比的,红萧如果能认祖归宗,她享受的生活肯定要比在这好的太多,您为了孩子我也希望能让我见上一面。”杨夫人带着期待的眼光再次看向李太白。

李太白被杨夫人的话一语击中,本来他对沈薏就心怀歉疚,一年多半日子都是野菜清粥,叶家送来的香油钱大多也都送出去给军队了,长到十几岁至今也没为她买过几件衣服。

“太白师父,您就让孩子见我一面,万一红箫也很想我呢?”见李太白有些动摇,杨夫人又劝说到。

“小薏儿上山去了,晌午会回来,要真是想见等到晌午就能见到。”说罢李太白拂袖下山,喝酒解愁去了。

晌午下起了大雨,我和沈薏跑着回丰郁亭。

在亭外沈薏停止了脚“叶风你看有汽车唉。”

我随后跟上来,嘴上不说心中却有说不出来惶恐。

一位妇人向我们招手:“红箫,红箫,我的孩子,你回来了,快进来”

我冲着沈薏说了句:“谁是她的孩子!怎么不亲自过来?是怕泥水太多弄脏了她的旗袍么?”

我拽着沈薏背在后面,径直走过亭子,进了主屋,关上门我就威胁道:“沈薏你敢认她你敢跟她走我打断你的腿。”

刚刚还在云里雾里的沈薏突然明白过来:“她是我娘?”

千言万语不及一个眼神不及血脉相连。

沈薏终究是愿意跟她母亲回去的。她的条件是带着李太白一起走。

杨夫人是坚决不让的。

“小薏儿,你自己回去吧,师父舍不得院子里的那坛酒,要埋上二十年才能取出来,我可只剩这一坛了,我要守好了。”李太白打圆场道。

沈薏呜咽着说 “师父,我是你带大的,我求求你,你就跟我一起走吧,我会给你养老为你送终。”

李太白一看杨夫人脸色铁青,冲着沈薏大吼:“真是没有眼力见,多年来我带着你这个小拖油瓶,抢我烧鸡,毁我象棋,盗我酒水,你还嫌连累的不够多吗?”

李太白开门出去,背影决绝:“杨夫人,请你,把这只拖油瓶带走,以后我一个人逍遥自在,请你再也不要让她回来。”

沈薏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她在树上,她说:以前我认为我们像一对萤火虫,结伴而飞,闪着光,指引彼此,现在我倒觉得我们像星星,一直闪着光,却离得那么远,怎么也到不了一起。

“叶风?我们还会见面吗?你能来看我吗?”

“不会,我不会去的”

“连你也嫌弃我是拖油瓶吗?呵呵呵,活的荒唐我竟不自知,笑话。”

“没事我回屋里了”

“那我们就此离别,再也不会见面了吧,还有一件事,叶风,我以前偷偷喜欢过你,以后不会了,”

“从此你叫杨红箫,叶风只认得沈薏。”

泣不成声的总在黑暗处,两年前我爹娘为了逼我订婚,将馥郁山买了下来,把我困在家里三个月,威胁我说如果不同意随时可以让沈薏和李太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且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给我接受,否则再也不能保证山上的人是否平安。三个月后,父母为我订婚了,是江南的大户人家。

从此只抚琴,不做画。

沈薏回到杨家就彻底变成了杨家的女儿。

为何杨夫人十年之后才来寻女?

因为杨家需要女儿来联姻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命运始终是被别人一手掌控着

两手空空一身傲骨嶙峋,她当着族人的面,跪在祠堂大声赌咒:“杨家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我杨红箫断发起誓,自此以后再也不是杨家的女儿,杨家与我再无瓜葛,从此我只是沈薏不是红箫,我沈薏再也不会踏进杨家半步!”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别人做嫁衣裳。

叶风的未婚妻是杨家的女儿,以前是杨红箫,现在不是了,以后也不会是沈薏。杨家领养了一位姑娘,父母双亡。

沈薏又回到了馥郁山,打远瞧见李太白孤坐在树下对着棋盘,一口酒一步棋。师徒俩见面泪成两行,千言万语道不尽“小薏儿,你等着,师父下山给你买烧鸡去,你先睡一觉,你的房间还是原封不动的在那,我去去就回,你等着阿”

什么烦心事见到师父的那一刻都抛在脑后了,世界上有师傅在就还有家。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夜里了,夜风呼呼作乱,天空还刮起了大雪。

两个屋,三个屋,找遍了也没找到师父。“天气不好,是不是又在山下睡下了?”沈薏自我安慰到。

第二天一早,世间雪白的一片,赶紧下山去找师父,越找心越乱,越找越慌张。

“王婶,我师父来过吗?”

“昨天晚上你师傅上山去了,我劝他天太晚,刮风又下雪,路也滑,留在山下住一晚,他说小薏儿等着他回去吃烧鸡,怎么?他没回去吗?”

心里凉了半截“没有,没有…没有回来”说着原路返回跑上山找

半山腰,枯草丛里,找到了李太白的拂尘。灰色的,格外刺眼,草丛下面是绝壁悬崖。

“师父,师父… 李太白,李太白,你出来,混蛋李太白……”

入耳的只是悬崖下传来的回音,也只有一秒钟便被这苍茫的怪兽吞没,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回应了,再也没有了。

收拾李太白的衣物时发现了一些银两,还有一封信:树下的女儿红埋于小满,小薏儿二十岁即可取出,祝你与小薏儿圆圆满满。落款是小薏儿娘家人。

这封信是写给她未来丈夫的。

沈薏痴笑道“李太白,你太自私了,你走了还把给我买的烧鸡带走,还想把我嫁人,好留你一个人清闲,你好自私啊”说着说着信封已被泪水沾湿了。

沈薏二十岁那天,她把酒挖了出来,孤坐着,对着棋盘,一口酒,一步棋。

师父,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这辈子,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了,你出去逍遥吧,我在院里等你回来。

这辈子,我们错在相逢,以后丰年满年,此生萧条。

叶风,祝你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要热爱海的蓝 爱他的深沉爱他的智慧 爱他的包容和纯粹 我也要爱夕阳红 爱她的美丽和张扬 亦爱她的短暂与安详 美丽...
    熊猫行走阅读 9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