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

一首《南山南》,一块面包,一杯透明塑料杯装着的白开水,我,开始描述着自己心中的孤岛。我把音响的音量开得极小,歌声若有若无,心中也不知为何一紧一弛。很早就想为《南山南》写点东西,可自己却一直未下笔,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因为时代的向前让我忘却,曾经给予我灵魂安抚的孤岛,正如歌词中,“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这正如我忘记了曾经的孤岛,只看到眼前的陆地。

许多人听这首歌时听出了故事,但马頔说:“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故事,但这并不代表着每首歌都是这样。我也隐隐约约感觉这里面有故事,但我只感觉到这是别人的故事,因为我从未经历过如歌词所作的那种情感,只是莫名想流泪。但我还是相信,这首歌里面有马頔的故事,而且这故事并不是一个,而是很多很多个,而这很多很多个故事的感情交汇在一起成就这首作品。这毕竟是三年积淀之作,许多感情都夹在里面,自然就会衍生出很多故事,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首歌也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孤岛,让它孤立在内心的远远的汪洋角落,等到《南山南》勾起心中的孤岛,才发现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淹没那座孤岛,只会把孤岛洗得越来越清晰。“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就在他眼里看到的孤岛 没有悲伤也没有花朵”,那个花香四溢、郁郁葱葱的孤岛已被时光遗弃,但那个孤岛确确实实存在,重拾它时却已满目苍凉。

清晨,除了鸟儿的歌声不会破坏这睡意朦胧的万物,还有就是这首《南山南》了。这首歌只用了大提琴和吉他两种乐器,显得纯粹自然,再加上马頔发自内心的演唱,让这首歌朴素却能深入人心。《南山南》的歌词的意境广阔,从南到北,从山到海,从春到冬,从孤岛到墓碑,让人徜徉在这首歌中,突然感觉到内心开阔起来,自己的心再也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这首歌。歌词中故意制造矛盾,强调了内心与外界环境的不同,或者是说,强调了“你”的悲苦和“我”的安逸,这样的对比让人想起曾经做错的种种。后悔、难过、颓丧、无奈、自责等等情感不经意就与歌交融为一体,又与曲调若合一契,马頔说,这是他随口喜欢哼的曲子。也许好的作品,并不需要你刻意去创作,真性情的流露就够了。这首歌没有前奏,直接明了,没有铺垫,直接进入高潮,似乎看到了一个迫切想抒发情感的男子正站在南山向北海无力无助呼喊。《南山南》以稚嫩童声和类似合唱的方式结尾,加强了这首歌的凄凉之境。孩子是纯真无邪的,以童声来叙述末尾,使之更加真实,同时又空灵虚幻。紧接着童声的是突然的类似合唱的方式,这种突然而来,令人心中泛起一层层巨浪,令人产生强烈共鸣,令人潸然泪下。而末了“北海有墓碑”,由孩子一字一字吐出,像是一锤一锤敲打在心上,痛苦无比。曲终,吉他声还在继续,虽没有了歌声,泪却从脸上一直流进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诗意的歌词似乎似乎在叙述着一个爱情故事,主人公疯狂爱慕又想疯狂遗忘,虽做不完一场梦,也要穷极一生,可大梦初醒,却荒唐了这一生,只能空余悲叹。曾经,现在,天南,地北,孤岛已荒,佳人已去。

《南山南》中间插入的那段《四季歌》,让很多人不理解,我第一次听也不例外,但细细琢磨,却发现虽然其风格与本首歌格格不入,但它其实是整首歌一体的。《四季歌》本身叙说的就是一个悲情的故事,而其演唱者周璇也是一个悲情的人。《四季歌》设置了断碟的效果,只出现了“春季到来绿……各一方……”,其实四季歌描述的是“大姑娘”在四个季节的经历,春季是这样描述的:“春季到来绿满窗 大姑娘窗下绣鸳鸯 忽然一阵无情棒 打得鸳鸯各一方”,而插入部分突出了“各一方”,强调恋人的分离,而“春季”也呼应了“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四季歌》的内容是村从春到冬,“大姑娘”漂泊到南方,与“情郎”各一方,而《南山南》也是“你”“我”南北各一方,也写到了春冬,内容相似,情调一致。再者,插入的《四季歌》上承“晚安”下接“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断碟的效果也照应“古老”一词,这样理解起来,《四季歌》自然而然与《南山南》串成一串。再谈谈《四季歌》的演唱者周璇,她小时候就被舅舅拐卖,终身只与严华结过婚,但三年之后,两人都怀疑对方有外遇,遂离婚。后来先后与石挥、朱怀德、唐棣有恋爱关系,在其感情经历过程中,受刺激过大,她患上精神病,在住院六年期间,深爱并照顾她的唐棣也误判入狱,这也是她人生的最后六年,三十七岁的她,最终孤独在冰冷的医院死去。周璇就是一座孤岛,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孤岛,许多人登岛,可最终遗留在茫茫的历史大海中,无人问津。悲情的周旋,悲情的《四季歌》,悲情的《南山南》,叙说着每个人特有的悲情故事。

以前的我从未知道民谣是什么,有人告诉我:“民谣就把所作的诗唱出来。”百度百科上是这样定义的:民间流行的、赋予民族色彩的歌曲,称为民谣或民歌。民谣是具有诗意的,剥去其音乐的部分就是诗 民谣不大肆渲染,以及最真实的情感感染着我们。我也不知道真正的民谣是什么,只是在放纵的时候它让我收敛,在颓丧的时候它让我向上,在迷失的时候它让我追忆。那低吟浅唱,那纯粹简单,那缠绵悱恻,都能直接与听者的心灵对话。民谣,或许不要用过多的文字来形容它。

有人说左立捧红了《董小姐》,也捧红了宋冬野;张磊捧红了《南山南》,也捧红了马頔。这倒不如说宋冬野的《董小姐》捧红了左立,马頔的《南山南》捧红了张磊。没有优秀的民谣作品,也就没有优秀的民谣歌手。那些角落处的优秀民谣作品渐渐被人发现,又渐渐被人遗忘。民谣就是一座孤岛,即使上面画繁花似锦,生机盎然,也少有人登岛去领略风光,也少有人能静心闻闻花香、听听鸟语。兴许有人把孤岛上的一切都告诉世人,世人也只是惊异好奇。时间会把一切都抹得干干净净,孤岛,还是孤岛,它只能“做一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茫茫大海,独对万古。

也有人说外国民谣歌手鲍勃.迪伦拿诺贝尔文学奖,而中国民谣歌手宋冬野吸毒蹲监狱。一个人,不管成就或大或小,不管品行或高或低,至少在他写民谣的那刻他的心灵是直白的,是没有任何杂念的。一个人的行为不能代表其艺术行为,我们不应因其个人行为而贬低其作品。鲍勃.迪伦,在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鲜为人知,当给其戴上光环后,这座孤岛被世人瞩目,世人以其为焦点疯狂挖掘新闻。这就是孤岛,有的人盲目登岛,有的人盲目弃岛。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孤岛,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孤岛不会亡,但它会被人遗忘。孤岛中的孤岛,被一首《南山南》,缓缓,拉向岸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