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心理学》第9章 语言和沟通技能的发展 P361~370

这个春节,因一场新冠病毒,封了一座城,闭了很多门,捆(困)住了很多想外出的人,包括我,1月26日凌晨退了高铁的票,就再没出过门。之后,就开积极响应号召,始了不知道几月几日,星期几的宅生。这样的日子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平时休息放假的日子,基本都是这样在家里宅着,只是我们向来没有春节囤货过年的习惯,这次情况来的太突然,连日闭关,已几近菜尽粮绝。想趁天黑外出采购,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只露两只眼睛,月黑风高夜,折腾了一白天的病毒是不是也可以躲藏一下了,突然想到,听说那病毒好像是从什么蝙蝠身上传染的,而蝙蝠,好像是夜间活动的!所以~~~这病毒好像也不怕黑!罢罢罢,还是等到天亮,阳光明媚时再出门吧!继续读书,写字,练字,宅~~~

心经


疫情当前,莫要慌,少出门,勤通风,勤洗手,多喝水,保证身体健康!

继续记录《发展心理学》第9章 语言和沟通技能的发展 P361~370的内容

语义的发展

学前儿童的语言变得更加复杂的另一个原因是2~5岁的儿童开始理解和表达对比关系了,例如:大小、高矮、宽窄、高低等。大小一般是最先出现的空间形容词。

儿童并不是缺乏理解句法比较复杂的被动语态句子的认知能力。即使是3岁儿童也能正确地解释不可逆的被动语态。

语用和沟通技能的发展

在学前时期,儿童掌握了许多交谈技能,这有助于他们更有效地沟通,并达到自己的目的。3岁儿童已经开始懂得言语内潜在的意图,即言语真正的含义可能并不总是与字面意思一致。

3~5岁的儿童知道,如果希望沟通有效,那么就必须调整他们的信息以适合听众的需要。

沟通技能在学前时期发展迅速,4岁的儿童已经能非常熟练地根据听者的理解水平,调整自己的语言了。

参照性沟通

一个有效的沟通者不仅能传达清楚的、不含糊的信息,而且能够发现他人言语中任何不明确之处,并请求澄清,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参照性沟通技能

参照性沟通技能:产生清楚的言语信息,当他人信息不清楚时能识别出来,并能澄清个体传达或收到的任何不清楚信息的能力。

大多数3~5岁的儿童,在自然情境下会表现出比在实验室任务中更好的参照性沟通技能,特别是当有背景线索帮助他们澄清了模糊信息的时候。即使是3岁的儿童,也知道自己不能去执行一个正打哈欠的成人提出的莫名其妙的要求,而且他们会很快意识到,那些不可能达到的要求(例如“给我冰箱”)都是有问题的。这些儿童还知道应该怎样解决这类沟通问题,他们经常对正打哈欠的成人说“什么?”或“啊?”或者当被要求去拿冰箱时问“怎么拿?它太重了!”

在学前期(2~5岁),儿童的语言变得与成人非常相似。

当儿童说出较长的言语时,他们开始加上语法词素,并加上冠词、介词和助动词。

虽然儿童可能会犯过度规则化的错误,但这些词素出现的顺序却有惊人的一致性。

学前期是儿童学习转换语法规则的时期,这使得他们能将陈述句改为疑问句、否定句、祈使句、关系从句和复合句。

到他们进入学校的时候,儿童已经掌握了本土语言中大多数句法规则,并且能说出各种复杂的、像成人一样的言语。

在学前期,语言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儿童开始理解和使用语义和关系对比,例如,大和小、宽和窄、多和少,以及之前和之后等。

童年中期和青少年期的语言学习

童年中期和青少年早期是语言改进的时期

儿童学会了语法规则中的例外情况,开始理解本土语言中最复杂的句法结构

随着儿童习得词法知识和元语言意识,词汇量也迅速增长

学龄儿童还表现出更好的参照性沟通技能,他们更加认真地注意模糊言语的字面意思,并且更可能澄清发出和收到的不充足信息

认知发展、社会语言学知识的增加,以及同语言不成熟的兄弟姐妹和同伴沟通的机会,都会有助于沟通技能的发展

虽然5岁儿童已经在非常短的时期内学到了大量的语言知识,但语言能力的许多重大进步是在儿童6~14岁间发生的,也就是小学和初中时期。学龄儿童不仅会使用更多的单词,说出更长、更复杂的句子,他们还开始运用先前不可能的方式去思考和操纵语言。

句法的进一步发展

在儿童中期,儿童纠正看许多先前所犯的句法错误,并且开始使用许多复杂的语法形式,这些形式在他们的早期言语中不曾出现过。

儿童中期是句法改进的时期,儿童正在学习语法规则的例外情况,并且逐渐掌握了母语中比较复杂的句法结构,这个句法改进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经常要持续到青少年期或者成年早期。

语义和元语言意识

元语言意识:语言及其特性的知识,对语言可用于沟通之外的目的的理解

儿童对语义和语义关系的了解在整个小学期间继续发展,词汇量的发展特别引人注目。6岁的儿童已经能理解大约10000个单词,并接受性词汇的数量继续以每天大约20个单词的速度增长,到10岁时,已经理解了大约40000个单词。

青少年形式运算推理能力的发展使得他们能进一步扩展自己的词汇量,学会了许多抽象的单词,这些是他们在小学时期很少听到的,或者即使听到,小学儿童也不能理解的。

小学儿童还变得比较精通语义整合,也就是说,做出超越实际言语意思的语义推断。

迅速发展的元语言意识,即思考语言并评论其特性的一种能力,是学龄儿童能够超越所给信息而做出语言推断的原因。这种反省能力一般出现在儿童4~5岁的时候。与年龄更小的儿童相比,他们的语音意识和语法意识要强的多。但是,与9岁、7岁甚至6岁儿童相比,5岁儿童表现出的元语言能力是很有限的。

研究表明,像与父母共同读故事书这样的家庭识字经验,不会大幅度地促进儿童语音技能的发展,但是,分享阅读确实可以促进儿童已有的读写能力的某些方面的发展,例如,词汇量增长和识字能力,还可以预测儿童在阅读学习上的成功。

沟通技能的进一步发展

在小学早期,参照性沟通技能的显著提高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认知技能和对社会语言学的理解发展。6~7岁儿童已经从早期的沟通错误中明白了表达充足信息的重要性,也是在这个年龄,他们变得不再那么自我中心,并且具备了一些角色采择技能,这两项认知发展有助于他们在打电话这类要求很高的情境下,根据听者的需要调整自己的言语,尽管在这样的情境下,了解一个人的信息是否已得到正确理解可能是很困难的。而且,恰当的言语调整还要求对社会语言学有所理解,因为对一个听者来说是清楚的信息,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不清楚的。6~10岁的儿童确实为不熟悉刺激物的听者提供了较多的信息,只有那些9~10岁的儿童,能够通过提供丰富的可供区分的信息,来调整自己言语的内容,以适合听者的需要。

兄弟姐妹在沟通技能发展中的作用

在语言发展不成熟的兄弟姐妹之间发生的互动,促进了有效的沟通。

认知发展尚未成熟的儿童,掌握语言和沟通的基本原则的速度令人敬畏。

双语:学习两种语言的挑战和结果

双向式双语教育:在这个教育项目中,讲英语(或其他优势语言)的儿童和对该语言熟练程度有限的儿童每天有一半的时间用原来的语言进行学习,另一半时间用第二语言接受教育。

与大众观点相反,学习两种(或更多)语言而不是一种语言,既不会妨碍儿童的语言熟练程度,也不会延缓其智力发展。事实上,近来研究表明,双语学习对认知发展有许多益处。

发展主题在语言习得中的应用

天性和教养显然可以和其他发展主题,比如儿童的主动性,量变和质变以及发展的整体性,一起应用在语言发展中。

先天论者认为,与生俱来的语言习得机制,会帮助儿童加工言语,并最终产生言语。

语言习得需要儿童的主动参与,需要先天和后天的共同作用,并涉及量变和质变,而且语言习得是交织了儿童认知和社会性发展以及儿童的社交和文化生活的一个整体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