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岛(一)

苏青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女孩子正俯着身子端详他的脸,她看到苏青的眼睛时略略欢喜,脸上闪过一丝仓促的笑。紧接着,她换上一副关心的口气,问道:“你终于醒了,没事吧?”

苏青的身体无力地贴在地上,自他出海后没几天便遇上了风浪,此后记忆全无,唯独剩下这张死里逃生后看到的脸。他动了动手指,想说话却说不出口,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吸进了海里。女孩握住他冰凉的手,并为他拂去脸上的沙子。“能从这片海里活下来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女孩这样说着,她使劲撑起苏青的头,想让他靠在自己肩上。“不过,要不是我发现了你,你兴许又不知会飘到哪里去了呢。”女孩笑了,她奋力往前一倾才笨重地抱住了苏青的身体,苏青的头就那样倒在了她的怀里。女孩很瘦,他感受到了来自她骨骼的撞击,疼痛让他忽然从浸泡的迷幻中清醒了一下。

“这……这是哪儿?”苏青微弱地问出这句话,女孩很惊喜,她欢快地回答:“这是须弥岛,我就住在这儿!”

“须弥岛?”苏青从来都没听过这个名字,他有些惶恐,深海的阴冷突得一下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海风夹杂着咸湿味侵蚀着他的皮肤,苏青第一次觉得有些害怕。

“你不用害怕的,这个岛上有很多人。而且,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女孩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安慰着他。

远处的海浪声越来越近,海水开始涨潮了。风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席卷着苏青褴褛的衣衫,他眯起眼睛,下意识地将脸偏向女孩的身体里。女孩用手护住他的脸,隐约间,苏青看到她正望着那雾气迷蒙的天界。

几滴零星的雨点落在苏青的脸上,他听到女孩喃喃道:“要下雨了,我们走吧。” 可她的眼睛却还在望着那片汹涌的海,发丝被风扬起,漆黑的天界与咆哮的海域都装在了她的眸子里。女孩的脸庞在这末日一样的时刻愈发清晰,看起来好温柔。

她扶起苏青,吃力地托着他不让他倒下。苏青此时也恢复了一些力气,他抓住女孩儿的手,轻轻推了她一下,好凭借自己的力气站稳而不用再倚靠她。“我自己可以的。”苏青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女孩也笑了,一滴雨恰好打在她的酒窝上,“你可真厉害呢,这么快就没事了。”可她还是使劲地搂住他的肩膀,不由分说地簇着他向前走。

“不过要是让你自己走路我们会被雨淋透的,我可不想在雨里淋着,那样你会连累我。”女孩儿边走边说,一颗亮晶晶的东西从女孩的脸颊滴在了苏青的脖颈上,那不知是雨还是汗。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向他搭着话。

“苏……青……”

“苏青?嗯,我叫穆秋云。”

雨滴开始变大,远处的风疯狂地扯着海滩的空气,那份歇斯底里让苏青心头一震。

“你也使点力气,前面就快到我家了,咱们得抓紧时间,不然真得会被淋透得!”苏青听不出她有任何的焦急,秋云的表情很平静,不过她走得越来越快。 穿过一片小小的丛林后,一条街道出现在苏青眼前。“看,就是那儿,马上就到了!”秋云欣喜地指着前方的一座楼阁叫到。街道上空空荡荡,被小贩遗弃的摊位在雨水中四散零落,苏青瞥着这狭小的街道,然后把目光投向了那座楼阁。

雨雾中的楼阁和这些摊位一样寥落,可这些摊位如此潦倒,它却异样得迷人。空旷的潮声回击到这里,阁楼在狂妄的天地间寂然伫立,仿佛毁灭在它眼里只是一件乐事。

栖香楼。苏青看到了它的名字。秋云的笑声充斥着他的耳朵,他突然觉得有些头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你不是没颜值,你只是活得不精致》,那里我曾提到自己是张艺兴的粉丝。我一直觉得我还蛮有看人的天赋...
    Sandy孙小圣阅读 270评论 7 3
  • 在中国文学史上,酒文结缘的例证举不胜举,著名的如李白“会须一饮三百杯”,“斗酒诗百篇”的豪情万丈!曹操“对酒当歌,...
    易_804e阅读 196评论 0 0
  • 走过夏花散发诱惑的浓香馥郁 最迷恋的仍是那一池紫色的幽莲 姿意开放在夏季阳光照影的荷塘涧。 你看, 碧绿如墨的荷叶...
    冰清梅阅读 1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