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0 014 应勤式有原则,该如何破?

早就想谈谈应勤这个人,却一直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心里的想法也有些杂乱,没能提纲挈领的明确要点。感觉这样的人就在我们身边,或者就是你我。可越是这样的人,越难以准确描摹。今天我就试着从一个点来聊聊理解和思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应勤在《欢乐颂》里的爆发点(一怒成名)是他坚守的“处女情结”截断了与邱莹莹的爱情并伤害了她。樊大姐去帮小蚯蚓挽回局面,却被应勤的偏执堵得哑口无言,几乎气炸了。安迪通过邮件向他摆逻辑、讲道理,应勤感到理亏,但只有丝毫动摇。20多年建立的坚实“原则”难以瞬间被推翻。于是他同意帮小邱解决回家的问题作为自己错误的补偿,但努力避嫌,让自己显得“就事论事”般公正。

22楼对应勤的整体评价大体是“人不错,就是太固执。而且在他人眼中,固执地迂腐、可笑”。在给安迪小邱的回家机票时,应勤跟安迪吃了一顿饭。过程中,应勤显得无法完全放下与邱莹莹的感情,但“原则”又阻止他接近真心喜爱的人。安迪没有劝说,因为她知道当一个人“打定主意”后,其他人的劝说是徒劳的。她只是以过来人的经验对小应说“很可惜”。而缺乏相同体验的应勤,虽然内心想被人拉住,大脑却给了他更偏向于“利”的选择。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时我在想,自己是不是也有这种以为坚持了所谓的原则,而违心做出的选择。与此同时,还在心中告诉自己:比起原则坚守的胜利,眼前的失去不足为提。即使周围人感到惋惜、痛苦、厌恶、可笑,但因为我的认知让我只看到了自己的理解和处理范畴,于是他人的反应与我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

生命中一定有些原则需要有人去坚守。比如良知、对生命的敬重、诚信,即使有时这种坚持会像剩斗士的独自战斗,也依然意义非凡。但有些所谓的原则,不过是现有认知体系下的产物,就如我们认可点头是yes,摇头是no,但这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同手势、图像、符号表达的含义,在不同地区可能意义截然相反。但不可否认,当地人对他们自己的认知有不可动摇的肯定。

《奇葩说》里陈铭提过一个现象:我们认同先人死后要土埋、火葬,但非洲食人部落却认为只有吃下亡者肉体,才能让先人与活着的人合而为一,先人通过这种方式在活人的身心中延续新的生命活力。哪一方有错?都没错!但我们却很难认同食人族的做法,同样他们也不敢苟同我们的行为。但当你知道了这两种认知,眼界被打开后,你会开始理解。即使你永远不会做出相同的行为,至少不会因陌生而视其为洪水猛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应勤是个“乖”孩子,生活一直顺风顺水。这导致他的经验和经历十分狭窄,以至于他的认知容易偏执。就好像爱因斯坦曾说自己懂得越多就越发现自己无知一样。没有开阔视野和丰富经历的人也最容易成为井底之蛙。所以安迪不去劝说、不以“为你之名”强行灌输自己“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她知道就如自己一样,要想“过来”只有亲自“走过去”!

所以应勤或是我们身边的人,亦或我们自己,都有可能陷进所谓“原则”的迂腐里。而想要突破限制思想和行动的方法,只有多体验!尤其是我们正当年,有时间和精力用最小的试错成本去体验多重身份、多种活法。这体验可以是大量阅读、聆听、交谈、旅行,动手去尝试,迈出脚步去感受,你就会获得多一份的宽容和体谅。大好时光,为何要被“框架”束缚手脚,是时候插上翅膀,做一头想飞的猪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