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浮生六记』有思·二

(1)封建制度对女性禁锢束缚,试图限制女性的自由,想出种种违背常理的方法和奇怪的道德条约。且不说“三寸金莲”畸形审美病态心理,就连夫妇同游在女子年轻貌美时也遭到限制,认为有伤风化,“唯有待年老色衰,女子方可出门”,想想就为古代女子感到愤懑不平。无论男女,向往自由的那颗心是任何道德藩篱都无法约束的,但在当时,那颗充满热血向往自由的心要经历一番苦难与抗争啊。

芸嫁去沈家半年,才同夫君去了“一壁之隔”的沧浪亭游玩;甚至要“女扮男装”才能与夫同游热闹繁华的庙会;还要假装“归宁”才能与夫君并肩眺望浩渺宽阔的太湖风光……读罢不禁为现在拥有的自由之躯摇旗呐喊啊! 据说后文,芸因为看到了越来越大的天地,不愿再做笼中鸟了,自由之心更难羁绊,而遭公婆怨愤,真是为她的命运感到哀叹。如果我是芸,天天在闺房女红穿针引线,当然不甘,终要看一看那太湖的浩渺风光啊!

但现在只是上帝视角,反观当时古代女子,“又有几位闺阁女子,真正见此浩渺风景?”

(2)太喜欢沈氏夫妇搬去老妪家消暑探访的章节了,志在田园山水的小夫妻,努力打造他们的世外桃源,田园野趣,爱侣相伴,又有淳朴的邻家老者可以闲谈…夫复何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