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来的故事

    昨天跟两个中年小老板一起喝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中年人最爱聚在一起喝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茶叶,并喝出许多讲究,用千篇一律的茶具,当然这也有许多种讲究。)他们谈到一个据说是很抠的同行的绯闻,该老抠供着几个乡镇卫生院的胶片,一年能挣三四十万。“虽然很一般,但能挣个生活费。”租了个民房当办公室,有一个长期跟着他的女孩子,现在给他当内勤,两个人的绯闻众人皆知,他们叫这个女孩子“小田”。“小田傻乎乎的,别的女孩子跟比自己爸还大的男人上床是为了钱,她呢,钱都没有,跟着这个老抠。”另一个人说:“老抠虽然抠,但善于吹牛装逼,小田可能觉得他是大老板呢。”。第一个突然想到一个叫“王永”的人,据说这哥们在某几个市有很硬的关系,跟好几个地方的市长都说得上话,但从来只帮跟自己上床的女老板。“你说我干脆跟小田说,我给她一年三十万,什么都不用干,就是陪王永就好,这总比她跟着那个老抠好。”说干就干,于是他就真的给这个叫“小田”的女孩子打电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