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南飞·雪花飘舞

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一、引言


在那个雪花飘舞的日子

想起远在他方的好兄弟


二、序言


2004年,那时的我在干吗呢?


高考刚刚失败,准备复读备考。


补习期间,我的好兄弟——荣海,在暑假期间溺水,不幸离开了。


高三复读很紧张,大家都在忙着学习,与学习无关的事,很快就被淹没了。


他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他的座位很快被人替代,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奔跑。


我和他是初中同学,也是同桌,都喜欢打篮球,亦是球友,也许是我念旧,总会想起和他的点点滴滴。


在复读期间,我写了一篇日记——《大雁南飞·雪花飘舞》。


我记得,曾经给几位同学看过,他们看完都很感动。


今天翻开那篇日记,日记的夹页处,还有这样一个回复:这哪里是一篇日记?分明是一篇上佳的作文,好感人,好真切,能把内心世界如此逼真的记录下来,你人际关系不错嘛,他真的是你的好兄弟吗?


在心里,从未离开。

在远方,念在心尖。

在一起,不言自明。


为此,我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三、正文


无数个夜晚,无数个梦醒时分,都有一种惊悸,一股思念涌上心头。


每每至此,眼角总会湿润,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往事如潮水般涌出来。


近来,我常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想得最多的还是你——我的好兄弟。


有人说,使自己快乐的方法是忘却。


也有人说,往事是结在心上的疤,回忆是困在眼里的沙。


我却说,即使忘却,疤还在,沙还在,怎能忘却?!


究竟是过去的回忆是一个梦,亦或是现在的生活是一个梦,我夹在二者之间,甚是恍惚和疲惫。


我总会产生一个错觉:海兄,你还没有离开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咱们一起备战05年高考,等来年金榜题名时,你还答应到我家去玩,你忘了吗?!


这一切,都在今年7月的那一天,永远地离我远去了……


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听到那个消息,也宁愿那一天不存在,那该多好啊?!


暑假到来时,我们约定8月再见,备战高考。


你回家了,我到了同学启宇家。那是一个静谧、安详、令人神往的小山村,葱郁的大山,茂密的树林,潺潺的流水,淳朴的民风,让我暂时摆脱了高考失利的烦恼,融进了山水之间。


每天都有规律的生活着,按时起床、吃饭、打篮球、游泳、睡觉,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每天下午帮我同学补习英语,补习英语之后就去球场打球,打完球之后带上毛巾、洗发水、香皂,骑上摩托车一溜烟就到了小河边,河水不深,清澈见底,这里在海拔1000米以上,河水略有冰凉之感。


睡在清凉的瀑布下,用带有茉莉花香的洗发水轻揉秀发,再用香皂抚摸全身,深深呼一口气,一头扎进冰凉的水潭里,沉浸半刻,再从水底冲出水面,所有的烦恼和汗水就随流水而去了。


在起来的刹那间,几个朋友泼水过来,把头上脸上的水抹掉后立马还击,一会儿就累了,坐下来摆摆秀发,一股清香环绕周围。


“《一米阳光》开始了!”一声惊呼,骑上摩托车飞奔回去,空荡的山谷还回荡着我们的嬉戏声。


看完《一米阳光》,我常常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小河边沉思:看着小鱼游来游去,幻想着有一个如“阿夏丽”般的美丽、可爱的女孩款款向我走来,这时候我总会哼两句:“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海兄,你还记得吗?


我们在一起聊天的话题永远都离不开女生,我说你多情,你说我怀旧,我说你花心,你却说,难道像你一样“单恋一枝花”?


可是在高三,你又何尝不是“单恋一枝花”呢?!


在那样的小山村,那样的氛围,看了那样的电视剧,不知不觉想起了我一直喜欢的女生,同时也想到了你——我的好兄弟!


在女生的话题上,我们常常是有分歧的,但大多时候又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正如我们在球场打球,我们总希望被分在一组。你有强健的身体,极佳的弹跳。而我却有较好的控球技术,较高的投篮命中率,我们在一起简直是“梦幻组合”,经常立于不败之地。


往往在落后的情况下,总是那么默契,好似心意相通一样,恰到好处的妙传,你总会抢到关键的篮板球,外传给我,然后“噌的一下”——球进了。我们并肩作战,经常逆转,这时一个微笑,一个动作,总能让我们彼此之间的兄弟情更进一步。


认识你的时候是在初中,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成同桌了,可惜没有音乐天赋,要不再给你写一首《同桌的你》。


你很有钻研精神,初二接触物理不久,就开始研究那个什么“永动机”,后来我读高中才明白,“永动机”是不存在的,因为它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不过看你当时画得那个模型,挺复杂,也挺用心,总让我羡慕不已。


虽然我知道你在做一件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但是你的那股热情,那份认真,那份用心,如果去做其他事,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初中毕业,我们骑自行车到你家里玩,你骑一段,我骑一段。有一段路很陡,你一不小心,差点来个人仰车翻。还好在我们的默契配合下,结果只是虚惊一场,之后是彼此会心地一笑。


你有一个妹妹,你和你妹妹的关系特别好,看到你妹妹见你那股欢喜劲,我是真羡慕。


过去我经常跟弟弟妹妹吵闹,有时甚至还打起来。看到你这样,挺惭愧的。后来在你的影响下,我和弟弟妹妹的关系越来越和谐,这中间有你一份功劳。


当时我走得比较急,本来下午你要带我,去你的老屋看看,结果没看成,挺遗憾,又少了一份我和你,关于老屋的回忆。


不知不觉到了高中,幸运的是,我们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高中联系有些疏远,偶尔也会聊一聊,基本话题还是离不开女生。


那时我喜欢的女生转校了,心情比较低落。你也不再嘲笑我“吊死一棵树上”了,我也不笑你多情了。


那时,我经常在那里哼《窗外》:“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


你呢?!


有时下自习回到宿舍,就开始唱《单身情歌》:“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


记得有一次,我们出去喝了点小酒,回来的路上,在空荡的大街上扯着嗓子唱《大海》,听着那句“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略微有些伤感,那变调的嗓音,传递着各自的忧思,在夜空中回响……


那时候的我,正在追求一个女孩,可惜她转学了。我很努力的学习,学习之余不免有些落寞和感伤,同时也甚是想念。


那时候很流行漫画、绘本,都特别喜欢看何员外的《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你就说:“别人都是毕业了才失恋,你倒好,还没恋,貌似就失恋了……”


我想想也是,心情好了不少。


高三分班,你意外“落水”,去了一个比较差的班级,我们偶尔只能在球场会会面。那时你挺忙的,据说你正在追夏某,为你担心,也为你开心,之后每次见到你都显得有些郁闷,似乎少了过去的那份激情和阳光,估计进展不太顺利。


偶尔也能聚在一起,都是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你似乎对我有所保留。长久不交流,之间好像有了一些隔阂。也许是高三,大家都特别忙,每天都是铺天盖地的试卷迎面扑来,什么想法都被淹没在题海中了。


曾经的那份悸动,那份冲动,经过时间的沉淀,人事的多变,世事的沧桑,很多都变了。甚至变得有些让我们瞠目结舌,藏在心中的那份情愫,没有在沉默中爆发,都在沉默中灭亡了。


还记得初中的有一天,那时候的我们还很天真,关系也很好,你找到我说:“一辈子,好兄弟!”


我说:“好兄弟,一辈子!”


当时还拉勾,念念有词,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每每想到此,觉得挺可笑,挺纯真,也特感动。


高中繁忙的生活,让曾经的诺言离我们越来越远,或许是我们都长大了吧。


高考前,我曾喊你一起打球,我们在球场浑汗如雨。


高考结束之后,我们都落榜了,也都郁闷地走进了补习班。你有些失落,好像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甚至连我也不例外。


几次喊你去打球,你都郑重地告诉我:“不打球了,要考大学。”


结果:一语成真!!!


20天假期很快结束,帮同学补习完英语之后,我告别了他的家人,坐在驶向了县城的汽车。


七月的天气有些闷热,车内更闷,我有些眩晕,看到那些招手的乡亲越来越朦胧,还有那个可爱的“阿夏丽”,渐渐地离我远去……


或许这一生,再也没机会来到这个小山村,但那山、那水、那人,依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


刚到县城,君兄就过来接我,声色凝重地说:“荣海出事了!”


我问:“不要紧吧?”


他说:“溺水了!”


我问:“人没事吧?”


他说:“走了……”


我说:“没走!!!”


那一天,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我也知道,君兄不会骗我。


第二天,得知我喜欢的女生,要回来补习。我急忙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她问我:“听说荣海的事了吗?”


我:“是真的吗?”


她:“都知道了!”


我突然眩晕起来:呜呼!其信然也?其梦也?其传之非其真也!


那一次,不知道怎么挂得电话,我不相信这是真的,疯一般地跑到操场。希望篮球场上有你的身影,你缓缓地走过来对我说,兄弟,回来了?来,一起打球……


结果?!


操场空空如也,兄弟,你在哪呢?!


开学后,我一直在等待奇迹的出现,希望有一天,你推开教室的门,来一声响亮的——“报告”。


可惜……

可惜……


有一天,我跟琪兄交流,把你的消息告诉他,我们的眼眶都湿润了,听着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他感叹,人生的短暂,生命的脆弱。


我哽咽地告诉他:“我在等他归来!”


琪兄这样回答我:“我和你一起等!”


这是2004年的第二场雪,窗外北风凛冽,大雁早已南飞,漫天的霜叶寂寥的落下。


听着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我依偎在火炉旁,看着窗外飘舞的雪花,一股寒意渗进心头。


我冲进大雪纷飞的世界,仰天长叹,往昔历历,今夕何夕?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你咋就变呢?


说好的,一辈子,好兄弟,可现在你在哪?


有清冷的液体滑过脸庞,飘落在洁白的雪地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你遥远的回音!


海兄,每年大雁南飞之时,我都会等你归来,等你接我去你家玩,咱兄弟俩同床共枕,畅所欲言,举酒相属……


言有尽而意无穷!

愿吾兄一切安好!


实干亲笔呈上


2004年12月21日

在那个雪花飘舞的日子


四、尾言


悼念·吾兄


少小拉钩一百年

十年未到君已故

大雁南飞今犹在

不知故人何时归


五、附录


附录1

原文手稿图片



附录2

朋友阅读体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