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里遥望妈妈与葡萄树

96
上林叶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7.04.13 10:25* 字数 296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羊羔花盛开的草原,

是我出生的地方,

妈妈温暖的羊皮袄,

夜夜覆盖着我的梦。

喝一碗奶茶,

滚烫的象妈妈的话,

多少年在陪伴着我的旅途。

遥望白云深处的帐蓬,

,,,,,,

作为一个常年奔波在故乡与异乡之间的人,谁会没有几首唱着妈妈的私藏歌?亚东演唱的妈妈的羊皮袄,是我最爱的单循环之一。

日子过的真快,一眨眼春节已经过去很久了。好像就在昨天,离乡的人,才开始背起背包,离开老家村头的小桥。今天早上醒来,一翻日历,母亲节又快到了。

在老家旧房子里住着的白头老妈,也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

人年龄大了,耳朵背了,眼也花了,枯瘦的手也打不通孩子们的电话了。只能等着孩子们的电话往家里打。

然而,即使打通了电话又能怎么样?除了听听彼此熟悉的声音以外,也不能给老妈身体力行地做点实际的家务,尽一点点孝心。只能听着这些和妈妈有关的歌曲单曲循环着。

时间告诉我,那些远嫁的女儿,都是妈妈丢失的孩子。

妈妈也成了孩子们用电话维系关系的电子宠物。

当终于明白了当初妈妈为何强烈反对女儿远嫁的苦衷时。一切都尘埃落定木已成舟,无可挽回了。


算了,还是继续听歌吧!


羊羔花盛开的草原,

是我出生的地方,

妈妈温暖的羊皮袄,

夜夜覆盖着我的梦。


我的老妈不在草原,也没有羊羔花。但是有妈妈自己种的美人蕉,夹竹桃,大丽花,,那是我生长的地方。

我的老妈也没有羊皮袄可以覆盖着我的梦。可是老妈却种着两棵葡萄树。匍匐生长在我的梦中。

葡萄树的时间很久很久了。可以追溯到我十七八岁时。

那一年,我第一次去郑州打工,遇见了卖葡萄树苗的。

从小喜欢种花花草草的我,想都没想便买了下来。千里迢迢从郑州带着两株葡萄树苗,翻山越岭的回家。

一路上,我想象着自家的院子里,也可以结着成串的葡萄。什么时候想吃,就顺手摘一颗放进嘴里,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回到家,妈妈看着我带回家的葡萄树,高兴的合不拢嘴。说早就想买两颗了,就是没有碰到卖的,这下子可好了。

我知道,当时在农村是很少见到卖葡萄树苗的。

妈妈和我一起,把葡萄树种在院子里的墙脚下。

这是已经挂果的树,当年就会结葡萄了。



种下葡萄树的时候是春节前夕。

过完春节我就出门打工离开了。把葡萄树和妈妈丢在家里。

等下半年回来时,惊奇地发现,那两棵葡萄树,枝枝丫丫放肆的自由生长着,好大一片。被妈妈搭了个架子支撑着。我见到的别人的葡萄树,可不是这种样子。

我问妈妈今年结葡萄了没有,因为那树是已经开始结果的。

妈妈奇怪的问,怎么,现在就可以结了?

我看着满架徒长的枝条。告诉妈妈,葡萄树是要修剪的,否则,只会长枝叶自然就不会挂果了。

哦,我知道了,知道了。妈妈忙不迭的接口。

懊悔的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她说,今年曾经有一个来串门的人告诉他,说葡萄树要掐头,不然的话就不会结果。

妈妈不相信也不愿意按着人家说的去做。她说,这是他四闺女特意从郑州带回来,一片叶子也不能动,就让它好好的长。

妈妈是个农村妇女,从未出过远门。涉足最远的地方,顶多就是县城。

郑州,在她的想象中,不知道是多大的城市。从那里带回的东西,骨子里都写着高档。再说是她女儿带回来,从那么远带回来的,一定是不一般的东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掐枝去叶呢!

听了妈妈的话,我的眼睛里有雾气漫过。但是仍然笑着对妈说,人家说的对,不管它,是会光长叶子不结葡萄的。

接下来我告诉妈妈怎样掐头,在哪里掐。妈妈笑着说,好,好,好,好啦,我知道了,以后我就会了。



喝一碗奶茶,

滚烫的象妈妈的话,

多少年在陪伴着我的旅途。


作为一个离家的游子,从歌声里,能感受到歌者的心情。喝一碗奶茶,便可以感受到妈妈的话。我相信那种感觉,相信许多有着同样经历的人,也会赞同。

在外的日子,常常会想起老妈那带着笑容的话,好好好,我知道了,等你下次回来,就等着吃葡萄吧!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这中间,我没有回过家。

后来在和外甥女的聊天中,我们又提到了葡萄树。

我和外甥女的关系,就如好朋友一样无话不谈,很是投契。

她说,你知不知道?你人不在家,可是你的名字却没有离开,盘踞在我们头上,谁也不能忽视你。

我听了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的反问,什么意思?举例说明?

她说,你不知道你带回的那两棵葡萄树吗?结了。结的可多了。哪一回去外婆家,看着葡萄,真想摘下来吃一颗。可是俺婆看的可紧了,像钉子一样,还说这是你从郑州带回来的,等你回去了才能吃呢!

外甥女笑着说着,把郑州两个字加了重音,满含着鄙夷我的意思。

咋不想想,俺是小孩子,按理说好吃的也应该是小孩子先吃,是吧?外甥女接着说。

我也听着笑起来,应道,还有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她故作愤愤不平的笑说,还有呢?俺都等着你早点回去,好跟着吃点。谁知道等你今儿不回来,明儿也不回来。眼看着葡萄都熟了,再不吃就烂了,俺婆才摘下来给俺几家分了。

还一再的强调说这是你带回来的,要谢你呢!我现在可是谢了,你收到没有,外甥女依旧在笑。

而我听着听着,笑容开始不自然了。终于停止了笑,一层雾,蒙上眼睛。

但是,不好意思在外甥女面前,做出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子,便敷衍着过去了。

妈妈守着葡萄树,就像是守着离家的孩子。从此,葡萄树的枝枝蔓蔓,便在我的梦里生长。



遥望白云深处的帐蓬,

搭在我的心里帐蓬前,

妈妈望穿的岁月,

告诉我勇敢向前。


亚东的遥望,是白云深处的帐篷。我遥望的是隔山又隔水的中原。

我常常在歌声里寄托对妈妈对老家的思念,老妈能做的,只是照顾好那棵许多年的葡萄树。不是老妈偏爱我,而是那么多儿女,我是唯一落在远处的那棵草籽。

她的目光不够长,即使望穿岁月,也无法看到我的一切。能触手可及与我有关联的,只有院子里的葡萄树了。

时隔多年,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执拗。有机会回去时,也在尽量多的往妈的身边赶。

最近一次回去,是在去年春天。

这一次回家,发现妈妈真的老了,头发完全白了,满脸的皱纹,眼睛也昏花。连走路身体都是颤颤巍巍的。

看到我,妈妈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她要亲手给我包饺子。手工的,自己和面擀皮。

我要一起来,妈坚定的拒绝,不让我插手。我知道作妈的心情,只有她亲手包的,她才会满足。我亦是做妈妈的人,那种心情我明白。

看着老妈瘦弱微偻的身子,嘴边有许多的话,却不知该说那一句。泪水却不争气的涌出,怕妈看见,一转身,出了厨房。

院子里信步走到了那棵葡萄树前。葡萄树已经移了位置,从原来墙角的地方移到了院子中间。

妈妈见我出来,掂着两只面手从房间里跟了出来。

告诉我说,前两年,隔壁邻家造房子的时候,差点把葡萄树砸死。她又小心地把她们移了过来,小心照看,现在终于又活了并且依旧结很多葡萄。

妈妈还说,这棵葡萄树,她可不能让她丢了。看到这个葡萄树,她就像看到了我一样。

听着妈妈不停的叙说,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心里自责着,为什么当年那么混蛋,没有听妈妈的话。只顾自己的想法。

在这么多年我离开的日子,妈妈只能把葡萄树当成我活在身边的影子。几个孩子里,我是最让妈费心的那个。

此时,什么话也没有说,也说不出来,怕眼泪比话语先一步出来。只是让妈妈站的葡萄树下面,拍了一张妈妈和葡萄树的合影。存在手机里,作为以后自己忏悔时的观想。


歌曲依旧在耳际循环。


羊羔花盛开的草原,

是我出生的地方,

妈妈温暖的羊皮袄,

夜夜覆盖着我的梦。

,,,,,,


母亲节就要到了,我在山长水远的南方,只能在歌声里亲近老妈。

风烛残年的老妈,也只能用昏花的老眼,在葡萄树下,打捞女儿当年的笑声。


分享亚东的单曲《妈妈的羊皮袄》


上一篇睡前故事

烹乐煮字
烹乐煮字
11.3万字 · 2.8万阅读 · 7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