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刚毕业,属于我的世界就坍缩成了一条线

今天是初七,开班的第一天,很多人怀着“上坟”的心情踏上了自己的通勤之路,我身边却有人高调宣布辞职了,其实就是下面的第二个故事。

以此为契机,我回想了我人生中经历过的那些曾与体制二字发生纠缠的其他人的故事,结果发现,关于体制,进入与离开,从来都不是一概而论的,每个人的选择里,都藏着他自己的坚持和梦想。


01 “我不能忍受,我才刚毕业,属于我的世界就坍缩成了一条线。”

“毕业后拿着行李出站的时候,看到笑得欣慰的父母,我也笑了,因为我的‘牺牲’让我觉得我长大了。可我笑着笑着又哭了,因为我‘长大’的第一天,陡然发觉外面的世界已与我无关。”

“我就是那个为了父母回到家乡考取公务员的乖乖女。不是没有争吵、不是没有争取,但阴差阳错,还是做出了最无奈的选择。”

“那是我入职的第一天,我们单位在一个回形建筑里,我从来没有那样讨厌过这个形状,回环往复、没有尽头,兜兜转转就是一生。”


属于林荃的故事来自我的一位师姐,还是我毕业时面对父母的“稳定”期待和自己想法之间徘徊不定时她讲给我听的,当时的她在一间创业公司做策划,所以后面的故事也不用多讲,当然是离开。

她这些细致的描摹我一直都记得,因为非常有画面感,非常动人。但给我冲击最大的还是那一句“我不能忍受,我才刚毕业,属于我的世界就坍缩成了一条线。”

生活本身固然是平实而具体的。但对某些人来说,不断探索自己短暂人生的各种可能性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题中之义。安稳有什么不好?平淡有什么不好?没有,真的没有,只不过不喜欢而已。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林荃形容她一年左右的“体制生涯”用了两个成语:方枘圆凿和格格不入。谢谢师姐的推心置腹,让我避免了一个错误的开始。

02 “再也不用给办公室大姐的植物沤肥浇水啦。”

去年一起毕业考取某体制内职位的景飒,在挚友群里跟我们开着视频笑着说。我们非常震惊,印象里的景飒绝对算不上一个任性的人。

事实上,她幼承庭训,有着渊源颇深的家教。不同于很多人为了“父母之命”、稳定之图才进体制,当初景飒公考,是怀着一场热血,奔着做人民公仆去的。

所以我们只以为这是玩笑,但我们万万想不到,这些琐碎,会成为压垮景飒的最后一个稻草。

即便面对我们连环炮式的询问轰炸,宽厚如景飒,也没有在背后说任何人的不是,只是说,洒扫庭除、端茶倒水,以至于取私人快递、侍弄花草、烧水煮茶……年轻人做这些,也算不得什么事,但如果只有这些,半分做不好还要各种受人排挤,她宁愿换个方式实现理想。

说起来不止景飒,刚入职的年轻人,特别是体制内以及大机构的某些部门,谁面临的工作内容是想象不到的一地鸡毛。陪吃陪喝陪玩陪打游戏,伺候花伺候草辅导作业取快递……

总之是毕业前绝对想象不到的十项全能,虽称不上是理所应当,可也算得上“人之常情”,熬着熬着,更新的人来了,也就过去了。

单因为这样离开的,确实不多,她也许并无代表性。但景飒的特别之处在于,她纯粹的理想主义让她拒绝妥协。


03 “我再不辞职,我怕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给自己做回主了”

最后一段经历,来自二十多年前。那时候还不流行寻找自我,读书读到某个程度,你就会被“分配”到一个职位,从入职到退休,不犯错的情况下,都有几次按部就班、论资排辈的升迁,换几个岗位,然后大概将职业生涯止步在某主任、某局、某处的头衔之下。

当然有幸运的,会有更光明的前程;也有看不开的,非要丢了铁饭碗的,比如我发小的父亲。

离开体制的年轻人多,中年人却不多,毕竟大小机构招工仿佛都有那么一条“三十五周岁以下”的门槛。可发小的爸爸就恰好是这么一位,还是在当年下岗潮的时候。

因为他发现,他竟然羡慕那些一夜之间失去工作的人,哪怕他们只能去当保洁,摆小摊,攒个家伙出早市卖油饼……因为他们终于不用再做一个大系统无关紧要的螺丝钉。

他下海了,揣着和媳妇儿省吃俭用的三万块钱,开始倒腾煤炭,他赶上了中国煤炭的黄金十年。

“后来,大家都说是他肯定是为了钱才辞职的”,发小给我讲他爸故事的时候说,“那时候我才10岁,我记得那天晚上,我爸跟我妈坐在台灯底下,我妈手里攥着存折和已经被她撕了一半的辞职申请。我爸,一个八十年代末毕业的纯理科大学生,说了一句‘媳妇儿,我再不辞职,我怕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给自己做回主了”。

“我妈眼里噙着泪,说,‘树挪死,人挪活。咱不胆战心惊地等着人家决定咱们下不下岗了,咱自己干!”

04 结语

三个取材身边的故事,无非是想告诉大家,生活是平实而具体的,但如果你感觉到窒息和无奈,那就代表,这不是你的路。路没有错,你也没有错,只不过是选择错了、匹配错了。

工作只是工作,工作不是生活,更不是享乐,但工作也决计不该是一种折磨。

如果觉得折磨,那不如早点放弃;如果觉得只是工作的题中之义,那就俯下身子拼命学,拼命干。否则,就成了那句鸡汤的俗气证明:“最可怕的是,一边讨厌着现在的生活,一边懒散地混过每一天。”

谨以此文送给对自己的选择有所纠结的人们,不限于体制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