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鸿与楚容之喝茶

      “听说最近园子里来了个美人姐姐。”两个人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装作在看海棠花的模样。

       “那你还知道关于那个美人姐姐的事吗?”好奇的问出口。

       “不知道。”歪头思索了一会,却又说,“但是陆鸿大叔肯定知道!”

    “为什么啊?”一脸懵逼被人拉起身,虞衡面无表情看着两人,让两个人止住了话头,讨好的一笑,“虞哥哥,我们这就去书房看书!”丢下这句话,两人小步子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离开了。留虞衡在原地,看着两人匆忙逃开的背影,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吓人了。

       刚巧在路上遇见新来的魏武,淡淡的朝人打了个招呼,“魏兄好,不是去与陆兄饮茶论经去了吗?”

       却听到人更为冷淡的回答,“陆兄正在同楚姑娘喝茶,我不便打扰,于是就回来了。”随即两人对视了一会,相对无言,各自错开自回房了。

      虞衡于窗口瞥见梨花树下的两人,微扬嘴角,悄无声息的合上窗户。

         本是随意卧在梨花树下铺好的竹席上喝酒等着魏武的,没想到刚巧楚容从楼上下来,想着自己如此模样倒多了几分羞惭之意,勉强端正了坐姿,朝人颌首道“楚姑娘好。”

      身着淡蓝色曲裾的姑娘盈盈一拜,唇边绽开一抹如兰花般的清淡笑意,“陆大哥好。”垂眸打量了人面前摆放好的茶具,又不动声色的看了人酒壶一眼,轻笑道“喝酒易伤身,奴家刚巧会几分茶艺,不如给陆大哥泡壶茶来解渴?”虽是这么说,却依旧不动,停留在原地看着人的神色,眸子里全是征求之意。

       “如此,倒是劳烦楚姑娘了。”正襟危坐看了人一眼,又垂首不去多看了,毕竟姑娘家,名声为重。许久未曾这么正经过,自己倒多了几分不自在,不停摩挲着手中酒壶来消磨这有些煎熬的时光。

       伸手顺顺裙摆,在人身前暗黄色的蒲团上跪坐下来,身姿婀娜优雅,拢袖提壶注水,洗盏温杯,放入茶叶,再注水,水汽氤氲了女子的面容,模糊可见她眉眼微弯,极其认真的盯着茶盏。认真的神色打动了身侧之人,使得人倒也不顾什么男女之防,看着人赏心悦目的动作轻叹,真是个七巧玲珑心的女子!

      “陆大哥,请。”将茶盏端至人面前。恍然回神,用茶盖拂去热气,慢抿一口,笑叹,“楚姑娘泡的真是一手好茶!”而后不经意看见人极轻极缓的吐出一口气,不免莞尔,到底还是同小银杏和小叶子的孩童心性不同啊。

        风过,梨树枝头摇曳,梨花阵阵似白雪飘落,些许落入茶盏,打着旋儿沉入明黄清澈的茶汤间,抬眸看见人发髻上落了一片残叶,忍不住伸手替人拂去,即瞧见她瞪的浑圆无辜的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略尴尬的往人后退了几分,拈起那片叶子道,“方才有一片残叶落在你头上,我想楚姑娘是个爱洁的人,因此……咳。”掩唇轻咳一声,耳根倒是热得紧,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如此想来,倒是我唐突了姑娘。”瞅见人面上朵朵红霞飞起,慌忙转头垂眸,不敢再去看人惊讶又无辜的眼神。

        “那……奴家多谢陆大哥了。”藏在衣袖里的手指攥得发白,深呼吸几口气调整好了情绪,盈盈一笑,“茶方饮过,奴家还有事,就此先行告退了。”起身朝人拜了一下,转身离去。

        愣坐在原地,看着人淡定的离去,倒是觉着自己今日真是唐突了佳人,随手端起桌上的那盏冷茶,痴愣着啜茶,因是冷茶,倒也未品出个什么味来,只是面上若有所思,好似有心事般。

       风过,只余遍地残花,桌上冷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花花公子_8a0b阅读 888评论 3 9
  • 五一期间,打开电视,无意间看到一个画面:一位佤族老者讲述关于摸你黑的由来,在先前,佤族为避免灾祸,祈求幸福,于...
    勤德天下阅读 75评论 0 0
  • 《追风筝的人》断断续续用了四天的时间才看完,讲述了在国家政权动荡的大背景下个人的亲情、友情、爱情的交织变化,主人公...
    伍旭升阅读 39评论 0 1
  • 决定考研之后,书看的精细了,人也变得细致化起来,说起话来来一板一眼的,总觉得过于系统化甚至是框架化了,可是不可否认...
    独孤蓝简羊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