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温度的誓言,那么像风干的沙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若凡

那年,茉茉大学刚毕业,挤在人山人海的招聘市场好多天,才得到一家保健品公司的录用电话,因学本身毕业的大学不怎么好,所以她只能按着性子接了这份工作。

工作的内容也简单,就是拿着分到的名单到社区一家一户地拜访客户,可这对于刚毕业的女孩儿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好在上司也安排了人来带新员工。

带茉茉的是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干练的东北男人,说他是东北男人,是因为那一口东北腔儿任何人都听的出来。

第一次拜访客户,他在办公室简单交待了一下主要内容,就背上包领着茉茉出发了,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交谈,到社区后他先到客户那儿接响门铃,阿姨开门后,他立马就热情起来,阿姨长阿姨短的拉起了家长,还顺带介绍了她。茉茉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一边帮阿姨量血压,一边寻问阿姨的生活状况,还顺带问了叔叔及阿姨的子女,听到阿姨说家里的水管有点漏水,他立即起身前去检查,并很认真的修理好了,还说下次家里有啥事儿,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从这个阿姨家出来,他们又走访了几位叔叔阿姨,出来的时候刚好到了吃饭时间,他就带了茉茉去附近的小餐馆,点菜的时候,他还小心地问茉茉有没有什么不吃的,等待上菜的过程中,他又简单告诉了她拜访客户的注意事项和基本过程,整个一上午下来,茉茉认为他一定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不然不可能对别人的事情那么上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公司的人都称他“霍经理”,可私下里很多人称他“东哥”,他跟任何人似乎都没有隔阂,工作雷厉风行,笑容也明朗干净,可能这样的男人总是很容易就能打动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所以茉茉毫不例外地中了他的毒。

入公司的第二个月,“东哥”以换了住宿地点为由,把他那辆半旧地自行车送给了茉茉,说为了她更方便地拜访客户,以便更容易地提升业绩,茉茉想要谢他,他挥手说:“不用上心,就当是用了更好提升这辆车的价值了。”

这件事儿没多久,“东哥”被评为月度销售冠军,那天聚会上很多人给他敬酒,看着他谈笑风声地走在人群中,茉茉的心丝丝的疼,她深恨自己的渺小,不能伴他左右。聚会结束后,茉茉回到居住的小屋,那昏暗的灯光一点点刺痛她的肌肤,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她还在发呆,屏幕上“霍经理”三个字摇醒了她,她慌忙抓起电话,没等她“喂”字说出口,那边已经在讲话了“茉茉,你在吗?你看到的那些人前风光,都是我努力拼出来的,其实我也很辛苦,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爸妈都催着我结婚,可我连个女人都没找到...”絮絮叨叨,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的他,可是她却明白了他的不易,是啊,有谁的成功是轻易而举就能获得的呢,特别是他们这些没家底儿的孩子。

第二天,她悄悄带了清淡的粥放在了他办公室,并给他的暖瓶充上了开水,她不敢奢望他的爱,只是想为他做点儿事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事情却超出了她的想象,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她收到了他的信息:“七点钟,风雅餐厅见,我找你有事儿。”当她穿着她最喜欢的蓝底白花的连衣裙,画着淡淡的妆出现在那个餐厅时,他却一把拉起了她的手,向旁边的许多人介绍说:“喏,她来了,这就是我女朋友文茉茉。”她瞬间石化了,他说他女朋友...席间,她几次投去询问的目光,都被他关切的眼神堵回,反倒被他的朋友们嘲笑:“哟,老霍,你也有今天啊?”众人哈哈大笑,而她只有红着脸低下了头。

聚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路上他道歉说:“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拉你来救急,你别在意啊。”她只能摇摇头,在心里苦笑。

第二天刚好周末,好友拉了她去逛商场,刚逛了一半儿,她却在人群中发现了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时候,却看到挽在他手臂上的另一只纤细的手,一个有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正换着他的胳膊笑容满面地逛着,他也发现了她,偶尔地一愣神,就在那时她拉了好友落荒而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去的路上就收到他的信息:“茉茉,你别误会,那是我前女友,今天她来办公室找我,我怕她在办公室闹,就带她出来,我们已经分手了。”她迅速地回他:“你没必要和我解释什么,我又不是你的谁谁谁!”这几个字打出去,眼泪立马掉了下来,是啊,她又不是他的谁谁谁。

新的一周,她尽量避免与他见面,她怕在他面前任何的言语都刺激到自己敏感的神经。但是,周二他却堵到了她,下班的路上,他说要给她一个解释。

精致的咖啡馆里,醇黑的黑咖啡苦的想让人落泪,可茉茉却没有尝到苦,她只感到了内心的疼痛,明明思念那么深,可面对他却只能把那份情藏在心底。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是认真的,那天你见到的,我们真的已经分手。”那时,她正在独酌自己的那份伤感,他却表白了。

一周后,她决定尊重内心的感觉,哪怕是飞蛾扑火,她也要试一次,总好过一个人独自跳舞。

他却说公司规定员工之间不能谈恋爱,所以他们只能在下班后谈感情,可即使是这样,被爱情迷了心智的女孩儿也只是轻轻的点头,公司里他仍是“霍总”,公司外才是属于她的“东哥”。

那段时间她觉得很甜蜜,有人疼着,哄着,宠着,除了要避免和同事撞见而必须到远点的地方约会,其它都是那么完美,他记得任何她喜欢吃的东西,哪怕她只说过一次,也记得她喜欢的电影和玩偶,每次都能给她惊喜。但好运似乎有时也伴随了不如意,她不愿意他带自己回家过夜,因为她认为只能等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才能彼此交付,可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誓言。

他甚至没有亲口说过爱她,更别说提及结婚,这样的境况持续了半年,有天,他终于没忍住:“你这样算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达不到你的要求,还是你根本不爱我?”她愣在那里,他摔门而去。那一夜,她没有合眼,总觉得他们之间有问题,可终究没想明白是什么问题。

就这样不经意间就散了,好似谈了一场假的恋爱,好像之间那些甜蜜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如夜的天空那一束绚丽的烟花,转瞬即逝。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之后,她辞职,换了新的城市。辗转又过了半年,她在那个城市逐渐站稳了脚,有天晚上和朋友们在海边玩,看着无边的海水,她没忍住发了条信息给他:有没有在这样的季节,想起曾经爱过的人,或者曾经被谁爱过?虽然新的号码没有存他的电话,她却稔熟于心。

片刻,他回过来:你是谁?

她回:你猜。

他说:是小李吗?你还好吗?不是说回海南了吗?怎么在厦门?

她说:我不是小李。

他说:那么是甜甜?

她说:算了,不聊了!

独自坐在海边黯然神伤,原来她刻骨铭心的那段感情,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足挂齿的某个瞬间,多么像海边那些风干的沙子,一吹就散了。

回到家,独自喝了一瓶啤酒,关掉手机,蒙头大睡。第二天醒来,手机刚打开,就嘀嘀嘀咚咚进来好几条短信,全是他发的,可说的那个女孩儿,却仍旧不是她,而且叙述的深情依依,她只回一句:哟,当真是多情王子啊,可惜我不是她,再见,再也不见!

她气吭吭地删掉所有信息,发誓再也不会想起他,却忍不住大哭起来,那些所有的心心念念的往事,至此再也回不去了...

可最终,她依旧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舍下尊严,没有情愿那么卑微地去爱一个人,所以她又是幸运的。

此时的茉茉,早已不是那个青涩的女子,但她依然坚信,爱她的人一定不会吝啬于开口而出的誓言,因为没有誓言的爱情,多么没有温度,多么像风干的沙...

往事不堪回首,愿所有的姑娘在爱中都能遇到对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