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生活是很好玩的-汪曾祺》

点评:★★★★★

活了几十年,越来越明白:不是所有的苦都有甘来的那一天,有可能会更苦。

人这一辈子,起起伏伏的,所以一定要找一个好玩的人度过一生;如果实在找不着,就找一本好玩的书,比如,这一本!


读书笔记:42条

◆ 草巷口


长江中下游的人是不进澡堂子的,即使再冷也是在家洗澡,小的时候没有取暖的物件,每个星期洗一次“大澡”,意思是脱光光了洗,想想那屋里比屋外还冷的大晚上,需要不小的勇气,洗完后哆哆嗦嗦的往被窝里一砖,若能再看会电视,那幸福简直就像花儿一样;“小澡”就简单得多,刷刷几下用毛巾洗完脸,再找妈撅起屁股擦个背即完成了一半。

澡堂我们是不习惯的,想象中的澡堂里那白花花的大肥肉,走起来抖三抖,还不时冒着热烟,澡堂子里飘着的都是油,总之是缺少点美感。

真正进澡堂子是在南京,好奇的进去看看,我滴个亲娘咧,全是光溜溜的大屁股,云里雾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紧退两步出了门,问老板:不是一人一间关起门来洗咩?老板奇怪的看着我:“都这样啊!”“不羞咩?多不好意思啊!”

老板再也没理我!

原文>> 有些人烫了澡(他们不怕烫,不烫不过瘾),还得擦背、捏脚、修脚,这叫“全大套”。还要叫小伙计去叫一碗虾子猪油葱花面来,三扒两口吃掉。然后咕咚咕咚喝一壶浓茶,脑袋一歪,酣然睡去。洗了“全大套”的澡,吃一碗滚烫的虾子汤面,来一觉,真是“快活似神仙”。

◆ 胡同文化

哈哈哈哈,南方人的我该怎么办

原文>> 老两口睡觉,老太太嫌老头子挤着她了,说“你往南边去一点”。


◆ 录音压鸟

术业有专攻,学问大着呢

原文>>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嗒……


人类还是最聪明的,能开发己所不能的特质,且一代一代传下去;

早起的鸟儿不一定就有虫吃,但勤奋的鸟儿是肯定的;

言而总之,想在京城立足不易,京城不好混,没几门语言飞都飞不过啊!

原文>> 北京人养画眉,讲究有“口”。有的画眉能有十三或十四套口,即能学十三四种叫声。


◆ 罗汉

中国的商业应该参考此,一遛的商铺,超市好几个,奶茶店好几个,总之,人多的店,店也多,互相伤害,谁都觉着多余

原文>> 这是一个群体,不是各自为政,十八人或坐或卧,或支颐,或抱膝,或垂眉,或凝视,或欲语,或谛听,情绪交流,彼此感应,增一人则太多,减一人则太少,气足神完,自成首尾。


这是作者希望的第二本书,可见遗失在世间的文化所给予世人的时间越来越少,越多的人疲于奔命,忙于房子、车子、票子、孩子,当着孙子,这是一种很畸形的社会现象,看似正常,空无一物……

原文>> 我希望能有人把几处著名的罗汉好好地照一照相,要全,不要遗漏,并且要从不同角度来拍,希望印一本厚厚的画册:《罗汉》


◆ 风景

这是一种常见的冷暴力,你憋到内伤使出浑身脾气一拳下去,人家就是个软沙袋,不疼不痒不喊不骂,你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活该你

原文>> “水饺呢?”

“没有水饺。”

“那你不说?”

“我对不起你。”

他方脸上一点不走样,眼睛里仍是空漠漠的。我有点抖,我充满一种莫名其妙的痛苦。


我想骄傲来着,可是我飞不起来;

我想抖落身上的泥水,离开地面;

刺眼的太阳

把我凝固成厚厚的泥土

忧郁在厚厚的泥块中

肆掠 又撕裂

我停止扭动

灵魂不甘寂寞的在飞翔

身体在颤抖,不停的颤抖

一地鸡毛

原文>> 我在香港时全像一根落在泥水里的鸡毛。没有话说,我沾湿了,弄脏了,不成样子。忧郁,一种毫无意义的忧郁。


你若感觉有光,阳光就不会太久

原文>> 在一个角落里,一堆煤屑上,两颗芋头,摇着厚重深沉的叶子,我在香港第一次看见风。


◆ 冬天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原文>> 不过也还是冷的。南方的冬天比北方难受,屋里不生火。晚上脱了棉衣,钻进冰凉的被窝里;早起,穿上冰凉的棉袄棉裤,真冷。


寒从足下生

原文>> 脚炉暖人。脚不冷则周身不冷。


各地独一无二的特色小吃,如当地方言,你怎么学也学不会,缺少那么一点味道。

吃过朋友从老家带回来的特产,她视若珍宝,邀我品尝,至今难忘,真心不对胃啊。

可就是这样一种情怀,让中国人的春节成了动物世界里最大最壮观的一次迁徙。

家难忘、情难忘、青春难忘…

原文>> “蟹油”是以大螃蟹煮熟剔肉,加猪油“炼”成的,放在大海碗里,凝成蟹冻,久贮不坏,可吃一冬。


◆ 花园

眼里有生活,便处处都是诗

原文>> 只有巳时将尽,它唱一会,洗个澡,抖下一团小雾在伸展到廊内片刻的夕阳光影里。


◆ 葡萄月令


人也一样吧,有营养的都吸收到了大脑,聪明不聪明得看营养下沉的速度

原文>> 凡是作物,都是优先把养分输送到顶端,因此,长出来就给它掐了,长出来就给它掐了。


处处皆学问,来源于生活的经验比书本照搬强多了,如今的娃呀,可怜得很!

原文>> 新下的果子,不怕压,它很结实,压不坏。倒怕是装不紧,哐里哐当的。那,来回一晃悠,全得烂!


◆ 果园杂记


一到冬天,各条通往城里的路两边的树干齐刷刷的白,差不多一米多一点的样子,整齐划一。

树立在马路两边,树上面的叶子已经全部掉光了,只剩秃溜溜的几根树枝,从马路中间一眼望过去,像极了北京的雾霾天,左右分开看,又像一幅简笔铅笔画。

美得苍凉!

这样一来,树枝上的鸟窝大大小小全部凸露了出来,有豪宅、有单房,更多的是不大不小的普通住宅,在看似几根不显眼的树枝在静卧着;很少有机会看到鸟儿们飞进飞出,俗话说:早起的鸟先得食。可能我们还是起得晚了点吧。

那些个窝,这么多年一直牵扯着我的心,担心刮大风会把它刮落下来,但又很期待掉下来,最好在我路过的时候,这样也让我瞧瞧豪宅长的啥样?鸟人多不多?有没有鸟蛋?刷白了的树会不会让它们迷路?

原文>> 一个孩子问我:干嘛把树涂白了?


现在的无人飞机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同时也减少了药的用量,大大降低了农产品的成本。

以前我们担心社会的发展,促进了更多的人放下锄头集体进城,造成了农村的劳动力减少,会荒废了整片整片的农田,现在看来,社会的发展必然是多元化的,用哲学家的眼光来看,任何事物的变化、更新迭代都有它存在的理由,环环相扣。

但还是会担心,如果智商跟不上,以后我们还能干嘛?

瞬间好紧张

原文>> 这是个细致的活。把喷头绑在竹竿上,把药水压上去,喷在梨树叶子上、苹果树叶子上、葡萄叶子上。要喷得很均匀,不多,也不少。喷多了,药水的水珠糊成一片,挂不住,流了;喷少了,不管用。树叶的正面、反面都要喷到。这活不重,但是干完了,眼睛、脖颈,都是酸的。


◆ 夏天的昆虫


有一次在家看动物世界,里面有一段狮子抓动物吃的,那大快朵颐的痛快劲儿,尽然把人给看饿了

这下,我又得咽口水了

原文>> 叫蚰子是可以吃的。得是三尾的,腹大多子。扔在枯树枝火中,一会儿就熟了。味极似虾。


◆ 泰山片石


一个乱字,宁静全无

原文>> 溪流崇岭上,人在乱云中。


山中未必有神仙,有的是迷雾重重中仙人一般的意境……仙境不过如此!

原文>> 山皆壁立,直上直下,岩块皆数丈,笔致粗豪,如大斧劈。忽然起了大雾,回头看玉皇顶,完全没有了,只闻鸟啼。


再抓头野猪,放在一起炖一炖,神仙生活也不过如此嘛!

原文>> 泰山有三美,白菜、豆腐、水


◆ 泰山拾零


三个“十八”之后,身体内的污秽之气已呼出了七七八八,这会来一壶道家山头的茶,清新润肺,怎能不美哉!?

原文>> 泰山五大夫松附近有一家茶馆。爬了一气山,进去喝一壶热茶,太好了。水好,茶叶不错,房屋净洁,座位也舒服。


幾年前在龍脊梯田,村子里還保留著當地的居住環境,濃郁的地方氣息吸引著你

停不了腳步。

石板牆縫里,霧氣下的綠苔偷窺著人間美景,晶瑩剔透的露珠眨巴著眼睛,一觸手好似驚醒了那個春天,瞬間春意盎然、萬物復蘇。那觸及內心的冰涼,至今難忘!

原文>> 这几盆绣球真美,美得使人感动。我坐在花前,谛视良久,恋恋不忍即去。别之已十几年,犹未忘。


文人利用文字来描述所看所听所感所想所吃等等,无不用之极致,感动天地和自己,才有了文人骚客文人雅士文人墨客等等……(为咩今天的感想不能加表情不能换行啊)

原文>> 但是并不像许多传文里所描写过的,气势磅礴,灿烂辉煌,红黄赤白,瞬息万变,使人目眩神移,欢喜赞叹。


◆ 四川杂忆


生活处处可见仪式感,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做特定的事情,于常人而言,延长了因繁琐的事情而心生厌恶。

原文>> 卖毛肚的饭馆早起开门后即在门口竖出一块牌子,上写“毛肚开堂”,或简单地写两个字:“开堂”。晚上封了火,又竖出一块牌子,只写一个字:“毕”。


◆ 天山行色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湖水的冰冷、刺骨,一个人是断断不敢去的。

原文>> 赛里木湖的水不是蓝的呀。我们看到的湖水是铁灰色的。风雨交加,湖里浪很大。灰黑色的巨浪,一浪接着一浪,扑面涌来。


这是一个仙境。

原文>> 新雨初晴,日色斜照,细草丰茸,光泽柔和,在深深浅浅的绿山绿谷中,星星点点地散牧着白羊、黄犊、枣红的马,十分悠闲安静。迎面陡峭的高山上,密密地矗立着高大的云杉。一缕一缕白云从黑色的云杉间飞出。


贫瘠到只剩空气,富饶得只有金钱,每个极端,都会让人脑袋、内心深处生出无数个为什么?

原文>> 怎么能通过这样的地方呢?他们为什么要通过这样的地方?他们要去干什么?


如此拼命,让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原文>> 大概在干旱的戈壁上,凡能发绿的植物,都罄其生命,拼命地绿。


◆ 初访福建


行至水穷处,自有酒菜香

原文>> 泥蚶,饮热黄酒,人生难得。举杯敬谢主人,曰:“这才叫海味!”


山一低,气力还犹存,脑袋未经超负荷运动后而缺氧,在山水的庇佑下一切刚刚好,人自然就“浓淡总相宜”、“相看两不厌”了吧!

原文>> 武夷山的好处是景点集中。范围不算大,处处有景,在任何地方,从任何角度,都有可看的,不似有些风景区,走半天,才有一处可看,其余各处皆平平。山水对人都很亲切,很和善,迎面走来,似欲与人相就,欲把臂,欲款语,不高傲,不冷漠,不严峻。


由下至上,炊烟袅袅,升起的是希望,落座的是人烟。

原文>> 泉下有茶馆,有人在饮茶。


五人武夷山中栖,淡忘人间是道山。

原文>> 四周山色临窗秀,一夜溪声入梦清。


◆ 翠湖心影


相较于山来,我更喜欢水。

山有雄壮的风采,山也有朴素的品格,但山的刚烈、雄伟总觉缺少点柔情,像一位少言寡语的父亲,爱在心口难开。

水却有很多种,涓涓细流的溪水是水,飞流直下的瀑布是水,汩汩而涌的泉水是水,一望无际的大海也是水,像极了一位母亲,有柔情、有坚韧、有包容、也有隐忍,总能让你在各种际遇面前给你安抚和希望。

很庆幸能生活在一座这样的城市,懒惰时去爬爬山,失意时去看看海,第二天满血复活在懵逼的世界继续二二二。

原文>> 从喧嚣扰攘的闹市和刻板枯燥的机关里,匆匆忙忙地走过来,一进了翠湖,即刻就会觉得浑身轻松下来;生活的重压、柴米油盐、委屈烦恼,就会冲淡一些。人们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甚至可以停下来,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一坐,抽一支烟,四边看看。


浓郁的书香味,不差深巷中的酒香,这样的方式像极了在小酒馆打酒喝,一个大缸,缸大口小,缸盖子上裹一层塑料薄膜,再上面放着二连半斤的小酒勺,喝时老板在里面舀上一勺,随即飘出的香味即能让人半醉。

原文>> 这位管理员看一看,放在木盘里,一拽旁边的铃铛,“当啷啷”,木盘就从洞里吊上去了。——上面大概有个滑车。不一会,上面拽一下铃铛,木盘又系了下来,你要的书来了。


◆ 草巷口


长江中下游的人是不进澡堂子的,即使再冷也是在家洗澡,小的时候没有取暖的物件,每个星期洗一次“大澡”,意思是脱光光了洗,想想那屋里比屋外还冷的大晚上,需要不小的勇气,洗完后哆哆嗦嗦的往被窝里一砖,若能再看会电视,那幸福简直就像花儿一样;“小澡”就简单得多,刷刷几下用毛巾洗完脸,再找妈撅起屁股擦个背即完成了一半。

澡堂我们是不习惯的,想象中的澡堂里那白花花的大肥肉,走起来抖三抖,还不时冒着热烟,澡堂子里飘着的都是油,总之是缺少点美感。

真正进澡堂子是在南京,好奇的进去看看,我滴个亲娘咧,全是光溜溜的大屁股,云里雾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紧退两步出了门,问老板:不是一人一间关起门来洗咩?老板奇怪的看着我:“都这样啊!”“不羞咩?多不好意思啊!”                                               老板再也没理我!

原文>> 有些人烫了澡(他们不怕烫,不烫不过瘾),还得擦背、捏脚、修脚,这叫“全大套”。还要叫小伙计去叫一碗虾子猪油葱花面来,三扒两口吃掉。然后咕咚咕咚喝一壶浓茶,脑袋一歪,酣然睡去。洗了“全大套”的澡,吃一碗滚烫的虾子汤面,来一觉,真是“快活似神仙”。


◆ 沽源


看过一本杂记叫慢生活,比这快多了,心境下怎样的人生,或者是期望怎样的生活,一眼便知。

我们是慢不了了,走个路旁人觉不出风就算白走了,跑个步时速没有7、8公里都不好意思在APP保存数据,谈个恋爱三天还没啪啪啪,你都不好意思说你不是单身狗……

谁还能写出慢的意境,谁又敢呢?

你敢!?

我们还不好意思看,也就是这里了

原文>> 人说世间“三大慢”:等人、钓鱼、坐牛车。这种车实在太原始了,车轱辘是两个木头饼子,本地人就叫它“二饼子车”。真叫一个慢。好在我没有什么急事,就躺着看看蓝天;看看平如案板一样的大地——这真是“大地”,大得无边无沿。


民间的好吃是真好吃�

原文>> 请来几位出名的做莜面的媳妇来做。做出了十几种花样,除了“搓窝窝”、“搓鱼鱼”、“猫耳朵”,还有最常见的“压饸饹”,其余的我都叫不出名堂。蘸莜面的汤汁也极精彩,羊肉口蘑潲(这个字我始终不知道怎么写)子。这一顿莜面吃得我终生难忘。


>>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