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旅行,最棒的是感受,夜晚无灯的乡间,坐着车子望着窗外,左边是乌云,抬头看着右边的车窗,忽见满天繁星。在酒店开窗看到海景,翻腾的海水。吸久了雾霾,下飞机看到远处的楼房街景。海南小橘子的酸爽,一口椰汁的甘甜,乡间苦瓜的苦涩,夜市摊上不知名辣椒的火辣。旅行,走的就是新奇,放松心情、增加阅历、感受民俗风情,增加自己的知识,解放自己的思想,释放自我。

   坐在观景台的藤椅眺望海边,远处的航船漂的如此缓慢,心也慢慢静了下来,阵阵微风吹过耳边,轻声细语。倘若一壶清茶捧在手中,再持一本书那就更完美了。远处海天朦胧相接,古人的天圆地方也真是不无道理,整个大地像一个盘子,而天空就像一个锅盖。

   人类就像病毒侵袭着母星---地球。谎言、贪婪、罪恶充斥着地球,为了开发旅游景点,大肆破坏原始生态环境,没见大同世界,却已看不到绿地山河,却已吸不到放心的空气。你走了,望着你的背影消失在雾霾之中,你回过头一片白色朦胧。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政客所谓的大力发展经济,跻身世界领先地位,这我没意见,1949鸦片战争告诉我们落后愚昧就要挨打。

我总是把些许人想的太聪明,高估他们。我坐在滑行要起飞的飞机上,左边的大叔亮着手机屏幕。我心想,这多大的事情啊,完全不顾民航规定,怀着这样的心情瞥向其手机,一副老成持重的态度在和别人发信息。长者,两个值得尊重的字眼,好刺眼。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发现越来越认为:知识和修养并不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上一辈人都说,我们是迷失掉的一代人的人。殊不知,碰瓷的不是我们,公交恶意抢位置不是我们,跳广场舞扰民的不是我们。也许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他们总是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手握道德的宝剑,凌驾于道德之上,任何使他们不开心的事情,都要惨死在道德的利刃之下。而我们像是金庸小说中的英雄,被武林规则,武林道义缚手缚脚最后惨死小人之手。当然并非所有的老人都是这样,也并非所有的人都是恶人。就像,有人说我们河南人偷井盖,东北人能喝酒好客和东北三俗,山东人都是会开挖掘机的抠脚大汉。我的言语不过是片面之词,仅代表个人观点,稍许摘取。

在外旅游,你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有人会向你推销玫瑰花;在车站,你会遇到手脚健全的乞讨者;打车你会遇到成倍要价的黑司机,这还好至少没伤人性命。

我听本地人说,海南竟然有杞人忧天的纪念地。战国时期的杞国怎么跑到王京州去了。因为我是杞国后裔,说白了就是今杞县人,细细思量才知,估计有人搞错了,海南多黎族,以方言分之有杞方言,哈方言,润方言,赛方言,美孚方言。有人可能把杞方言搞成当时的杞国人了。其实虽然,黎族分了这么多种方言,对我们外乡人来说也没差。 也许是出于无意,我偶然得知在昆明的官渡古镇竟然打过官渡之战。也许,我是不自信的缘故,我亲自百度了一下官渡之战的地点,没错啊,河南省中牟。官渡古镇不过是一个古渡口。可能此话的出处是为了拉拢游客,可能为了展示自己本地人懂得比你们外地人多,也可能确实他不知道真相,只是断章取义。这话出处就是------一个本地的司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