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周作业:老爸费尽周折帮爱美姑娘拍了一张丑照(改自《那张看了想哭的照片》)

有一个姑娘,她从小爱美。老爸深知女儿喜好,总是用各种美衣、美鞋、美书包打扮她,偶尔也有美车(自行车)美表(电子表)相送,以表达他对女儿爱美的支持。

姑娘在老爸的支持下,就这样一路“美着”从小学到中学而后考入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

可是有一次,当姑娘需要一张很美的照片时,老爸却帮他照了一张最丑的!

一个夏天,姑娘休年假,正在外地游玩儿,突然接到公司通知,一个月后海外参加会议。此消息突如其来,姑娘连护照都没有呢,还要签证办手续之类的,这可怎么办呢?

姑娘要迅速赶回老家办理护照。那时姑娘工作在北京,户口在老家,护照需要在户口所在地办理。

情急之下致电老爸,“爸,我要出国,护照需要在老家办,明天我到家。”

“好,你回来吧,我今天都联系好,你到了就办。”老爸为女儿“效劳”从无半点儿含糊。

接到“任务”的老爸一下午的时间把办理护照需要的各项材料备好,需要去哪些部门办理也提前问好。

第二天姑娘马不停蹄从外地赶回老家,第三天一早老爸就带她来到了县城出入境管理部门,把提前备好的材料提交。

“不对,你的身份证还是学校的呢,与现户籍所在地不一致,这样没法申请护照。”办事人员在姑娘的材料里拿出身份证复印件。

姑娘一听,当时头“嗡”的一下,感觉不知所措,随即一片空白。一路奔波却全无所获,回单位没法交代,如何是好?

“怎样才能申请?我们立刻去办!”老爸提问,寻求解决方法。

办事人员说可以办个临时身份证,但是这样折腾下来,肯定得三四天之后才能再重新提交申请材料了。县城公务员对各兄弟单位的办事效率心知肚明,说三四天已经是“客气”了。

“老钟,我闺女要办个临时身份证,着急用......”老爸听后,立即电话他公安局工作的朋友,讲明情况。

“好,我这就带她过去。”十分钟后,老爸接到朋友的回电,马上要带姑娘去派出所办理临时身份证。

“别着急,今天就能办完,不耽误你的事。”老爸一边安慰女儿,一边发动了汽车即刻出发。

办事的派出所在八十里外的镇上,那个年代的路是普通的油漆路,道路依山而建,盘环曲折。

老爸带姑娘走进派出所的院子已是下午两点,偌大的院子空无一人,安静至极。七月的天气,烈日当空,照在姑娘水嫩的脸上火辣辣的,照在老爸黝黑的脸上油亮亮的。哦,不对,那不是油,是汗!汗珠儿们一粒粒间隔着排好队,而后慢慢凑到一起连成一条线,从老爸光亮的脑门“哧溜溜”滑到下颌,滴落到前襟上,画出一朵朵像云的花儿。

老爸顾不上擦汗,任由汗珠儿在他的脸上戏耍着。找到户籍管理部门,敲门。

“什么事儿?”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打着哈欠,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明显是午间的瞌睡虫还没有赶走。

“办理临时身份证。”姑娘怕他更不耐烦,简单明了。

“那就拍个照片吧。”中年男人打了个哈欠,说着就要站起来,但是屁股刚刚翘起来还没有完全离开椅子,又坐回去了。

“你这衣服不行,不能穿白色的。没领子,也不行。”他看着姑娘的白色连衣裙,一副终于可以不用干活的轻松样,坐下往椅背上一靠。

“啊?……”姑娘想再解释些什么,告诉他很着急要用,也没时间再去找衣服。但是她想解释也是徒劳,于是作罢。姑娘眉毛皱作一团,扭头看向老爸。

“别急,回我们单位给你找去。”老爸显得很淡定,拉上姑娘就奔他的单位而去。

老爸的单位是矿业公司,男多女少,想找到适合姑娘的衣服怕是“凶多吉少”。但是要等回家找来合适的衣服,肯定是来不及了。时间紧急,那就去吧。

“小刘,我闺女照相要穿彩色衣服,还要带领子,急用,麻烦你给找找。”老爸一路上一边电话女同事,一边火速前进,还不忘补充一句“对了,找件好看的啊,我闺女爱美。”

二十分钟后到老爸单位。老爸的一个女同事,比姑娘大十几岁的一个大姐,很热心的找出了一件符合要求的半袖,颜色介于玫红和枣红色之间,小西服式的领子。姑娘试穿了一下,虽然肥大了一些,款式不符姑娘“爱美”的标准,但是情况紧急也别无选择,拿着就又跟老爸返回派出所。

按照负责拍照的中年男人的要求,姑娘整理好头发和衣服,正襟危坐。

“好,看这里。”中年男人抓住时机,不容分说,“咔嚓!”

“好,照完了。”中年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姑娘拍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照。

“啊?这就拍完了?!”姑娘想着还要调整情绪微笑一下,至少是放松一点儿拍出来呢。没想到,就这么被拍完了!

姑娘跑去相机那里看,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她蓬松的长发服服帖帖的贴在头皮上,像是许久没有洗过被油腻住了,又像是年龄大了头发脱落得稀少了,只得安分的贴着头皮“睡着”;姑娘本来水灵灵的大眼睛,照片里却是木讷呆滞,愣愣的看着前方,一副空洞无魂的样子;姑娘穿的衣服,那件套在白色连衣裙外面的西服式半袖衫,照出来更是暗淡无光,颇有“复古仿旧风”。

“这咋看着比我闺女老了二十岁啊!”老爸站在姑娘的旁边,一句精辟的点评,让姑娘差点儿哭出来。可是拍完了就是拍完了,没有人有功夫理你是老了多少岁。

那时的姑娘正值青春,虽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也无沉鱼落雁之容,但是至少也是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就在那一瞬间,“咔嚓”一下被定格到了二十年之后的模样。

老爸想要让中年男人给重新拍一张,因为老爸深知,爱美的女儿哪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丑态”。姑娘站到老爸的身后,看着老爸跟中年男人交涉。此时,老爸的衬衣已经粘在了后背上,腰带下方裤腰沿线也被汗水浸湿了。可是说来说去,中年男人说怎么拍都一样,身份证照片都不好看,也没必要好看。

“爸,就这样吧,不照了。”姑娘不想老爸再交涉下去,她更想快些结束奔波让老爸停下来休息。

两天之后,姑娘顺利拿到临时身份证,比“官方”预计时间至少提前了两天。拿到身份证,姑娘想着再去办理后面的手续应该就顺风顺水了吧。

错,凡事切莫高兴太早!

出入境管理部门突然提出要求姑娘出示不曾练过某某功的证明,因为那个“功”那些年被官方明令禁止。不明白办护照为什么还要跟这个扯上关系,但是没有证明,就不给办理。于是,老爸带着姑娘又一次来到了拍照的派出所,一番“自证清白”之后拿到派出所证明。

这回再来到出入境管理部门,已经是第四次了,老爸带姑娘终于完成所有手续。

“多长时间可以拿到护照?”姑娘的急切写在脸上,她希望可以在公司统一办理签证前拿到护照。

“一个月左右吧。”办事员说。官方的时间总是那么的让人绝望,如此捉摸不定但又无可奈何。姑娘心中刚燃气的那么一点希望之火,被无情的熄灭了。

“为什么那么长?到底怎么办才能加快?你说,我办。”老爸比姑娘更着急,他希望办事员给他指条明路。

“县里要把材料转到市里,市里审核,然后还要转到省里,没问题的话最后才发护照。这样下来至少也是二十几天,我说一个月不多。除非你自己去市里找人审核,可以加快,能节约至少一半时间。” 办事员确实给老爸指了一条“明路”。

老爸得到了指引,一刻不停,又是立即出发。老爸沿着这条“明路”,疾驰百余里跑到市里。那时县城到市里还没有高速,是盘山的公路,这一路算不上险象环生,但是多年来在那条路上由于速度快而坠下山崖的车不在少数。

那天,在沿山的路上,姑娘不知道老爸打了多少个电话,也不知道他费了多少口舌,一番周折下来又欠下了不知多少人情,花费了多少钱财。总之傍晚送姑娘坐上回京的大巴车时,老爸说:“半个月就能拿到护照,回去等着吧。”

老爸拿出纸巾擦拭他光亮的脑门,汗珠儿们结束了几天的戏耍。老爸转身离开,姑娘看见老爸的衬衣仍旧服服帖帖的粘在背上。她期待着会有风吹过,替她给老爸送去一丝清爽。

果然,半个月后姑娘拿到护照,顺利办理签证,什么都没有耽误。而让她尴尬的是,和护照前后脚到达的,还有一张新身份证,新身份证上是她那张二十年后容貌的照片。

姑娘最不想给人看的就是这张照片,可又不得不给人看。别人看到的是不好看的容貌,姑娘想起的是这照片背后老爸那汗水浸湿的身影......

文中的姑娘就是我,如今也已身为人母;老爸就是我的爸爸,退休在家的可爱老头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记忆当中,每次拍照片都是特别美好的时刻。爱臭美的我经常要精心打扮一番,站在镜头前或故作淑女状,或假扮活泼可爱状,偶...
    小大宝阅读 371评论 6 2
  • 1 遇见程锐之前,倪冬雪一直觉得人生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 她之所以没有选择死亡,而是坚持活到现在,完全是为了不让...
    琴雪阅读 388评论 5 7
  • 今天正能量满满,内心感觉很充实,边走路边思考的时候突然有了几个灵感: 大人和孩子一样,是需要爱和安全感的,当他感觉...
    摇月亮阅读 107评论 0 0
  • 什么 你说乡愁 什么是乡愁 李白或许有乡愁 头上的明月曾经照过他的故乡 余光中或许有乡愁 想着死时葬他于黄河长江 ...
    树下有只虫阅读 400评论 0 2
  • 伤他害他,伤害了他, 抛她弃她,抛弃了她, 曾经的蜜语甜言, 不过是一现昙花, 伴着你的无情, 把我干净利落的抛下...
    庆小冬阅读 14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