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早恋夜店蹦迪,但我是个好孩子›

我时常在想,可能有一个什么原因让他幡然醒悟,人到了一定时候,心里会丢掉一片海,好像那些需要靠岸的日子从未出现过一样。

越长大,越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你所坚信的一切,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只要时间想插手,只要命运想捉弄,分分钟可以惊讶的让你闭上O型嘴。

01

见过学习好的,但像他这种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言午是我上学以来,接触的第一个真学霸。要知道,在学渣学霸这些词还没流行的年代,我们对他们有一个不容置疑的称呼:大神。

言午是我初一的同桌,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别人家小孩。穿着朴素,文明礼貌,干净明亮,最可气的是学习成绩还很好,从他身上简直挑不出一点越界的毛病,活脱脱一社会主义接班人。

可能老师看我长得比较乖,刚开学就把我跟他分到一块坐。

但实际上,那会儿我是最躁动不安的。青春期的开始,心脏都恨不得每分钟多跳几下,谁甘愿做一个学习的机器,父母眼中的乖宝宝。

还真有,就在我身边,还跟我坐同桌。

有时候人设这个东西,真的很影响一个人的,怪不得现在的人都不愿意给自己乱立人设,贴标签。粘上容易,撕下来难。

跟言午坐同桌,就意味着我要懂事的远离那些在班里叱咤风雨的“坏小孩”,还要假模假式跟着大神他好好学习。

02

大神,你为啥要留这个发型呀,板寸前面还加一撮毛,这不当代三毛吗?

嘘,做题做题。

大神,你为啥总穿这一件衣服呀,还有你脚上这个布鞋,这也太跨界了吧。

嘘,看书看书。

大神大神,你为啥总是喜欢把笔从笔袋里倒出来,然后在一根一根放进去?天天做题不累吗?聊会儿天吧?

这次没嘘,丫直接上厕所去了。

那段日子,我们俩每天的对话都是这样,我好奇的观察着这个同学们眼里的“异类”,而他高冷的看着我,用白眼反馈我这个表里不一的话痨。

一段时间以后,他渐渐的不那么硬邦邦了,也会时不时的跟我们说上俩句玩笑,这才让我知道,原来大神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

尽管这样,他在我眼里,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不管刮风下雨,哥们儿准时六点起来洗漱(要连续刷两遍),然后在床上连坐20个俯卧撑跟仰卧起坐,然后背上小挎包,心满意足的去吃早饭。而且风雨无阻的只吃一家,每天定时定量,多一点都不行。

他永远没有闲着的时候,不是在做题就是在背书,不是复习错题,就是翻开书预习下一章。整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也不见他有半点抱怨。

他有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休闲方式,很奇葩,至今我都不能理解。

他很喜欢数自己笔袋里的笔,把同一型号的七支蓝色圆珠笔一支一支的拿出来,再庄重的把它们一个一个的放进去,每放一支之前,还要把笔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弹簧声,然后心满意足的把略显发福的笔袋缓缓拉好。

擦,我在旁边惊讶的看着这一系列宗教里朝拜似的虔诚动作,嘴里啧啧惊叹。大神不愧是大神,这么专业的动作,简直深深的震撼了我浅薄的灵魂。

03

哐的一声,我一拍桌子,当即决定拜大神为师。眼里真挚而热烈。

呃,内个,师傅,今天的作业可否接徒儿拜读一下。

给给给,言午一个白眼,然后乖乖把作业放到了我的手里。伟大的师徒关系就这样草草约定了。

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个个都不得了。不管男孩女孩,一过了12岁,心里的小小人仿佛一夜之间就醒了。

他们慌张不已的去拥抱这个,远比他们脑海里大的多的花花世界,一股脑的冲进大孩子,又名青少年的壮阔大军。

做够了小孩,我终于是个“大人”了,大概是每个他们心里的呐喊声。

青春期的孩子,也是最娇艳可滴,但同时也是最难以驯服的一伙人。

自认为有了自主意识,所以一切都想尝试,不用管它好与坏,爸妈是否认可,只要身边的人都在做,那我也一定不能落后。

所以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美丑的年纪里,争相恐后的学着电视里韩流明星那样,留长长的刘海,酷炫的遮住半边脸,厉害的最好再染个发。不到半个月,班上的同学全部从刚入学的稚嫩一改杀马特社会风。

在还搞不懂爱情的年纪里,以为只要能偷偷牵一下小手,这个人就是自己要负责一辈子的人了,在自己的爱情里感天动地。

在还对什么是厉害的人跟事里,只要对方做的事情足够让人惊奇,获得越多的瞩目,那他就是个值得追随的人,再悄悄的模仿着所有可以获得新奇感的事。

我时常在想,要不是刚开学跟言午坐到了一起,我会不会也变的像其他人那样,洋洋得意的干着属于青春期大孩子们,应该要做的所有冒险。

04

受言午的影响,除了继承他那套学习大法,我也逐渐变成了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我跟着言午解题复习认真听课,成绩一直很好,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而言午则稳稳的在班级第一的位置上,淡淡的俯视一切。

每次我在偷偷发呆或是打瞌睡时,言午也总会拿他最喜爱的圆珠笔戳三下我的腰,然后随即赠送一个白眼。

大神就是大神,连点悟徒弟的方式都跟菩提老祖一样,我收下白眼后,继续不温不火的听课。

大型考试之后,老师都很喜欢在讲台上对考试成绩做分析,表扬表扬进步的,批评批评退步的。

有一次,我沾沾自喜的把一张只错了一个选择题的试卷拍在言午桌子上,想着告诉他,我七十二变要学成了,结果他从桌斗里掏出好几张满分的试卷,再附送一个白眼。

好吧,我承认我跟言午之间确实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我在这头,他在那头。

初一结束的时候要分班考试,我淡然的答完了所有题。接着出成绩,我喜提全班第二。言午毫无意外的考了第一,并且拉了我二三十分。

因为成绩好,言午被学校选进了专门冲刺市重点的尖子班,并且取了一个冰冷又十分有气势的名字,火箭班。

我去火箭班找过他,就说了几句话,他就说没时间了。不是他借口,是真的没时间。一个班三十个人,每个人都在拼命的赶作业,书摞的比人还高。这他喵的哪是学生呀!

我在初二的班级里,沿袭着言午带给我的好习惯,和自己一年以来维护的好人设,在班里也波澜不惊充当着言午的角色。

经常吃完晚饭,我都会在教学楼底的公告栏下驻足下来。里面张贴着每次考试的全校排名,统一的红纸黄字,一个个人名像列兵一样,整齐庄严的排列着。

05

我习惯在迅速看完我中规中矩的成绩后,顺势再看看言午的,眼睛常常要往左移好几面,才能开始找他的名字。

102、67、45、28、15……

每次看到言午飞速的前进,我都打心底里为他高兴,自己有时也会向身边的同学说,唉,就内谁谁,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现在在火箭班,可牛逼了。

嘴上说的很热络,其实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了,即便我再怎么告诉自己要努力,可离开了他,我还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初二初三,春来冬又往。喧闹的大孩子们,真的一个个长出了大人的模样。我们从青春的列车驶向更渴望的终点。

再次见到言午的时候,是在那所耀眼高中的光荣榜上,他如众人所愿,以高分考上了市重点,我也考上了,不过是他学校紧挨着的区重点。

人们不得不习惯在繁杂慌乱的世界里,踽踽独行。而往往长大的第一课,就是学会接受,适应新的游戏规则。

一次放学,在街口的一条小巷里,我看见言午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团团围住,他一脸漠然的缩在人群里,而我坐在飞驰的电车急速远去,只是留下那么匆匆一瞥。

他似乎在那一瞬间也看到了我,抬起头,睁着眼睛望着我,眼神里空洞又安静,没有半点生机。

我不知道他的那一眼里,想要告诉我什么。不过在后来,我越来也多的听到了有关他的传闻。

主角不管怎样,还是主角。

06

首先,也是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他成绩的一落千丈,从入学的凤毛一下到了鳞尾。成绩的大幅下降一度让老师怀疑他原先考试的真实性。

紧接着就传来他跟外校的人打架被全校通报,鼻青脸肿的他把对方弄骨折了,家里费了好大力气才出面解决了。他跟父母吵架之后离家出走,三天三夜没回家,在网吧的第四天被找到,二话没说,直接被拎了回家。

也许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理由,就像鱼儿在水里游泳,鸟儿在天上飞翔。就像言午不想上课,就一上午一上午的旷课,一个人跑到艺术馆里去看画,跑到湖边去喂鱼,公园里看太极。

在草原奔腾过的马儿,很难再忍受马厩的拥挤不堪。

谁也不会料想的到,言午彻彻底底的变异了,或许是进化了。华丽转身,成了彻头彻尾叛逆青年,成了原来他最讨厌的那种人——无恶不作的坏孩子。

他开始学着抽烟喝酒,开始欺负同班同学,一上课就盖本书慵慵懒懒的睡觉,睡醒了就找本金庸的小说无聊翻看。下课去别的班追跑打闹,跟一群人在阳台上插科打诨,对楼底下来往的人竖中指。

陆续传来的还不至这些,听说他开始谈恋爱,在早恋被命令禁止的特殊时期,他跟一个有名的女混混,不,准确的来说,是有名且漂亮的女混混谈恋爱。

在学校里总能看到他俩的身影,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在老师面前秀恩爱,这件事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历届“传唱”。

一次月考之后,我在去吃饭的路上遇见了他,起初他好像没看见我,直到我远远的向他打了声招呼,他才反应过来。

等走近之后,我们都默契的停了下来。我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从比我矮半头到如今我要抬头看他,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大冬天的却穿的十分要风度。发型是当年最流行的烫发款式,明晃晃的刘海依旧着遮挡不住他硕大的眼睛,只不过眼神里再没有之前的明亮荡漾。

跟他同样耀眼的小女朋友就站在不远处玩着手机,我和他不咸不淡的寒暄了两句。开口之前我知道可以交谈的不多,所以都说的很浅。不过我能看的出,他还是很想聊些别的,却也不好意思开口,彼此心照不宣的尬聊。

就在我们心知肚明的末尾,他被路对面的几个人招呼,他突然把分贝提了几个高度,边说脏话边向对面的人做着夸张的手势。

他在转身走之前,对我轻声的说了一句话,好好学习,别他妈整天跑神,加油。

这次聊天竟然没有获得他的白眼,我竟然还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看着路对面欢快大笑的他,油然而生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走时在路边捡了一片落叶,带回教室,正好当作书签。

07

后来我们也有过几次交流,不过都是像这次一样的短暂和稀松平常。我经常可以在放学的路上,看见他骑着比身体要大好几倍的摩托车,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飞驰,后面偶尔也会坐着女朋友,用手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后面彩带般的长发在风中摇曳生姿,顺带留下一阵芬芳。

而我依旧过着属于我的生活,平平淡淡,像极了中国数不清的高中生,在投石都砸不出半点儿水花的高中生活里,在自己的一方池塘里游弋不前。

依旧会跑神,依旧会在午后陷入与眼皮的艰苦搏斗里。依旧会在老师不停的在黑板上,上下翻飞的时候望向窗外。

我会天马行空的想很多事情,老师突然变身怪兽,凶残血腥的把学生们吓出教室,学校停课;头顶的吊扇呼的一声,毫无预兆的自然掉落,弄的周围十分血腥,学校停课;校长喝醉了,突然冲进教室,宣布周六补课。好吧,不停课,这条是真的,不是喝醉了怎么能说出这么荒唐的话呢!

当我不经意间瞥到隔壁的教学楼时,不知道言午此刻,会不会正在跟我想着一样的事情。

几乎每节课我们都会计较着还有几分钟下课,然后计较着计较着,时间就一眨眼,偷偷的溜走了。

高三说不紧张是假的,看着都在拼命的同学跟卖力的老师,我也自然而然的投入到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书桌上的书,整整齐齐的码了两摞。我整天把头往里一埋,倒也怡然自得。

08

某个下午,我正跟同学坐在小馆子里大快朵颐,听到后面一桌的女生在聊八卦,本来没在意,直到听到言午的名字时,我才真正的了解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初三快毕业时,言午的爸爸妈妈协议离婚,据说是因为他爸爸在公司跟一个刚来的实习生暧昧不清,在一个高档的温泉度假村里,俩人被他妈妈抓包。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为了不影响言午考试,两个人一直拖到他进入高中,才悄然离了婚。没多久,就被敏感聪明的言午发现,然后,然后便有了接下来一系列的浓墨重彩。

言午的爸爸在离婚前,否极泰来,运旺时盛。出人意料的跟别人挣了一大笔钱。

为了填补内心的愧疚,他试图让他们母子过的更好一点,买了一套郊区明亮的大房子,想要让他们住进去,刚说出口就被言午的妈妈冷漠拒绝了。

爸爸为了改善跟他的关系,隔三差五的会给他打一笔钱。但卡里的钱越多,他越不愿意接受这些带着忏悔标签的施舍,当然更不会让妈妈知道。

直到没多久,爸爸再婚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一切瞬间崩塌了。

他冲到银行把那张卡里所有的钱全部取出来,在一天里,肆意的挥霍掉。各种情感不断冲击着他的脑海,心一点一点的在坠落。渐渐地,酒精才拯救了他满腔的想象、希望。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包括他。整个世界都没改变,除了他。

他不愿意再看着这些虚伪的人们,包括自己。逃离,别无它法。冷冷的找爸爸要钱,再放声大笑的把每一个难捱的日子,一点点消磨殆尽。

我脑海里不断的播放着的,是他只身一人掉入海底的画面,整片海静谧安详,他闭着眼缓缓下沉,毫无还手的欲望。

女孩的对话不断在我脑海里萦绕盘旋。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宝贵的做题时间,在纸上写了又画,最终拼凑出了一些我想对他说的话。

09

六月的微风里,夹杂着不知多少的故事,这些或多或少,忽明忽暗的时光里,曾经明亮的青春,在这个炎热的季节,悄然落下帷幕。

我随着人群走出考场,站在通往自由、新奇世界的门口,并没有过多的欣喜,反而翻涌出一点怅然若失的心酸。

步履不停,阴差阳错。不过,结局还算可以,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南方的一所大学,在大学的怀抱里向那段时光,致敬道别。

还有言午,他去考试了,而且考的也还行,在最后一学期的努力下,勉强被一所本地医科大学录取,尽管不知道,他的大学生活是否还会那样引人瞩目。

我的那些话始终也没有交到他的手里,知道秘密的最好处理方法,就是当做从未发生。至少大多数的我们,是这么固执的认为着。

就在距离高考所剩无几的时候,言午的妈妈因为长时间的工作加上抑郁的饱受折磨,终于病倒了。上楼时突然的休克,使她从三楼一直滚到一楼,滚到世界都安静了。在被发现并送到医院的时候,言午还在夜店里疯狂摇摆,推杯换盏。这一夜母子俩同样一夜未醒。

第二天,言午在妈妈的床头痛哭不已,他想了很多办法,许了很多愿,哪怕是用自己十年的寿命换妈妈的再次苏醒,但一切都没有得到回应。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五天凌晨。

言午的眼早就肿了,迷迷糊糊中,他看见妈妈的眼角慢慢流下了几滴眼泪,他看见妈妈用他那温暖的手抚摸着自己,喃喃细语。

他想要去回应,猛然惊醒。没有眼泪,没有温暖的手,没有细语。有的是妈妈的苏醒,有的是妈妈虚弱的神情。

那段时间,言午一边照顾妈妈,一边开始好好读书,备战一度放弃的那场,有关人生的考试。白天黑夜,日复一日,妈妈身体好转的同时,仿佛也带给了他无尽力量。

这份温暖又坚强的力量,支撑他勇敢的走完了年少最后的一段艰难岁月。

人都会长大,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个人,一个难以忘怀的黑夜。一段对谁够不远提起,深深压在心底的往事。

10

越长大,越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你所坚信的一切,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只要时间想插手,只要命运想捉弄,分分钟可以惊讶的你闭上O型嘴。

我时常在想,可能有一个什么原因让言午幡然醒悟,人到了一定时候,心里会丢掉一片海,好像那些需要靠岸的日子从未出现过一样。

可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还是扎扎实实的长大了,在回首看待以前的岁月时,还能发自内心的感慨,时光原来真的在认真雕刻每一个人,每一个你我。

也许,当你能笑着回忆那些让你曾痛苦哭啼的事时,你才能云淡风轻的说都过去了。

不像长大后,强大又虚伪的我们,明明糟心的事情数不尽,嘴里最常说的话,还是没事两个字。

人们总是习惯性的认为小孩是最不成熟,最不懂事的。而最让人痛苦挣扎的,往往就是这几个字。

孩子要变的乖巧,要世俗的聪明伶俐,要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小心谨慎。在各种教育里谆谆其诲,才能平稳的获得成人的称号。

我们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化身一条小小普通的鱼。身处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却不得不在属于自己的一小方天地里遨游。要允许有那些安稳成长的大鱼们,允许有那些冲出大海的,有无限好奇的海龟们,更要允许,有那么一两只,被鱼群拉下,还没学会游泳的小小鱼儿。

言午说他不是被落下了,只是当时小小的自己,在去寻找美丽世界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迷路了。

前段时间,他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感谢我那段时间的默默支持,帮助他一点点的找到回归鱼群的路。最后还不忘调侃的加了一句,谢谢大神。

我关上手机,看着窗外和煦的阳光,柳叶飞舞,花香弥漫,心里充满着无限的暖意。

11

回家整理旧物,翻出了整个高三时所留下的复习资料,各式各样的卷子书籍和笔记本,整整三个大纸箱。

如果加上当时断断续续给言午的那份,狭小的书柜肯定显得更加拥挤不堪。

在其中一个纸箱里,我看到了当时我在纸上给言午写的那段话: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这种感觉很难受,你一个人也一定很难坚持下去,再怎样你也要坚持下去,你是大神,一直都是……

纸条的下面是我们班的集体照,也是我和言午唯一的合照。

看着照片角落里的他,我又突然想起了几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穿着一件卡通白色衬衣和一双黑布鞋,直逼赵薇的大眼睛,整个人瘦瘦的,脸色却很红润。一笑起来,立马露出八颗牙齿外加部分牙龈。

这一笑,好像时光又回到了那个没有微风的午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你海里一条不会游泳的鱼 我是你海里 一条不会游泳的鱼 你用海水承载了我 千年万年 你这样对我说的时候 我微笑着...
    艾叶1820阅读 198评论 0 0
  • 每年的4月7日是“世界卫生日”,是人们庆祝世界卫生组织诞生的周年纪念日! 每年都会有一个主题入选,以突出全世界人民...
    刘芷睿阅读 77评论 0 0
  • 比你优秀的人都还在努力,越优秀的人越努力,你在干什么? 今天晚上在我们衡阳市体育馆有一场盛大的音乐演唱会,他的主角...
    王益军阅读 14评论 0 0
  • 原谅我也曾放荡不羁爱自由,原谅我也曾任性。原谅我总是个傻到家的女孩儿。 我总一味地对别人好,然而当...
    玫瑰花的梦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