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长簟风早(13)

图片发自简书App

马车缓缓驶过长街,朝城门而去。赵充打量前方的士兵,低声冲车里:“小姐,门口的守卫森严,恐怕不好通过。”

车内,林逾静沉默不语。士兵将来往的车马全部拦截下来,人员也用画像一一比对,检查十分严格。她感觉到车停了下来,听见车旁传来的声音,“这车上都是女眷,不好下车,还请小兄弟行个方便。”

“废话少说,赶紧下来检查。”士兵呵斥。“你——”赵充气极,却见车帘一掀,林逾静已走下车来。她戴上的面纱正好遮住了大半边脸,看不见五官。“小姐,他们…”林逾静摇摇头,示意赵充稍安勿躁,静待他们上前检查。

几个士兵上前掀开车帘,向里面探望,车内一览无遗。

正要放行,就听见一声“慢着。”林逾静皱眉,看着殷睿,似是早就料到他的到来。

殷睿眼中未见一丝好奇,只说了一句:“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像是久别重逢的好友。此言一出,众人心中警惕。赵充和石枫二人皆上前一步挡在林逾静身前。

林逾静一瞬间的诧异淹没在眼底,唇角微扬:“我们并不认识。”

“哦?可我知道林小姐的一些事情,”殷睿没打算放过这一行人,“据我所知,你们不是靖州人。”林逾静冷笑:“我不知道殿下什么时候规定只有靖州人能走这条路了?”她和殷睿也不过在长街见过一面,他就这么快知道了她的身份,还出面阻拦她出城,让她有些气恼。

殷睿沉吟了片刻,似乎感受到了面前人的怒气,道:“近期靖州城内外都不安定,我想派些人护送小姐出城。”

林逾静冷脸听完,“不必了。”转身上了马车。

赵充充满敌意地瞥了殷睿一眼,准备驾车离开。

“殿下,你这是……”殷睿没有阻拦马车出城,朝下属吩咐道:“这些人一定有问题,派些人跟上他们。”“是!”

林逾静从前不知道这位世子如此难缠,有些头疼。

赵充问她预备接下来去哪,是否直接回府中。林逾静思索片刻,她知道殷睿素来多疑,多半是派了人跟在后头。如今回府不妥,也不好去别的地方,手脚被束缚。

轻叹口气,林逾静道:“路上备份礼,我们直接去静庐书院。”


静庐书院名气甚广,才子层出不穷,静庐学子的名头在朝野中也是响当当。窦老坐镇书院中,一手创办。他久历官场,学识渊博,却也脾气古怪,以至于书院规矩甚多。

例如进书院的条件苛刻。不论家世如何,想进书院的人必须通过他亲自的考核,愚钝懒惰者不能进入。所以院中学生虽不多,个个都受他精心教导。

林逾静还记得,哥哥听说能进静庐书院时兴奋的样子。若要让他弃笔从戎,窦老肯定第一个不同意。

点点桃花从山上飘下来,撒在车顶盖上。马车行到山脚下就无路可走,必须人拾阶而上,走半个时辰方到书院大门。

一个白衫书生立在道旁,等马车停稳后行礼:“受远岫之托,在此迎姑娘。”

林逾静并非第一次上山,她幼年时就随父亲哥哥一同拜访过窦老。山上的人都知道林远岫有个妹妹,也知他甚为疼爱。

只听笑声从车里传出来,“逸祝哥哥,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生分。”林逾静从车上下来,定睛朝那书生笑。张逸祝先是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瘪瘪嘴,回说:“先生说了,不许我们跟你打闹,回头知道了要罚。”

林逾静差点笑出声,她自然知道窦老为何这样吩咐。

上回去书院,他们几个人一起到后山打野鸡吃野味,差点烧了山。张逸祝到溪里摸鱼,差点被淹,还是他们七手八脚把他拉上来。窦老吹胡子瞪眼,又舍不得责骂这唯一的女娃,便冲着几个少年一个屁股上蹬了一脚,罚他们抄书。

这是她最美好的年少时光所在,她愿意回来。

张逸祝领她上山,随行的人跟在后面。两个人边走边聊,从近况聊到院中趣事,好不畅快。“听说你前些日子生病,如今可好了?”张逸祝还记得林家来人说小姐病重,林远岫便慌了神,急匆匆赶下山去。

“身子大好了,只是父亲的事……我不能不担心。”林逾静咬唇。张逸祝了然,又不愿看她伤神,岔开话:“你有些时候没来书院了,师父和师母念叨了好几遍,大家都很想你。”

林逾静微微扬起唇角:“我去了趟靖州,也给大家带了些礼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逾静心里五味陈杂。 她若是死了,那些恩仇岂不是都成了笑话!那么多年的苦心经营,都没能将多年前梁王案的真相查清。多...
    九旒阅读 164评论 0 1
  • 你接替枫叶, 落下着, 在我远行处染着一抹金黄, 枫叶的赤红仿佛是夏在凉意的怒吼, 而你像极扫了一叶的凉秋, 柔软...
    的木偶阅读 109评论 0 3
  • 书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作者:李筱懿 篇目:陆小曼 分享:她一辈子活得旁若无人、逍遥自在,却从来没有得到世俗的两情...
    海月妖阅读 22评论 0 0
  • Error: App Transport Security has blocked a cleartext HTT...
    Bager阅读 7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