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姑娘

  认识一个频临死亡的姑娘,她用正值芳华的年龄,却用倾尽青春的语气,看淡整个生命。

  与她相识,是在简书里面,看她写的文章,引发共鸣颇多。随后,就是关注聊天,再就是加微信细聊。随后得知,姑娘燕赵人士,在河南读书。学的什么专业已经忘记了,当时聊的最多的话题是相互推荐好书,她给我说的《孤独六讲》,我给她讲《挪威的森林》。这个姑娘不知应该如何评价,当时也关注她的抖音,她抖音多少句馆,类似心灵鸡汤之类的。之前以为她的这些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后来看的久了,聊的多了,才发觉这些话她是说给自己听的。再后来,我见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切来讲,是我不知道应该问什么?因为总觉得问她什么都不合适。偶然间看到她抖音里发的病历,抬头就是精神科类,从此她的抖音就变了。

  看过一个新闻,也是关于一个女大学生的,新闻报道她的原因,我觉得不是她香消玉损的惋惜,多是她多生命青春的坦然。“这个江山朕已经玩够了,然后就留给你们了。”看到这句话,难免赞叹不已,下酒狂呼大气。最近这个姑娘的抖音多是看破人间的诡异,加上签名说明她已远去,再想问候时,多一种胆寒围观感。

  希望姑娘生命绚烂如常,繁星烁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