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竟然也成瘾

现在已经深夜了,我也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灯已经熄了,周围也静了下来,只留下了几张被手机灯光照的有些亮的脸庞,时不时得也会传出一个笑声。

大学以来,我熬过了无数个夜晚,也说了很多声晚安,却很少真正的能够放下手机,躺下来,睡一觉,即使真的放下了手机,不一会也竟习惯性的辗转反侧,拿起手机,再刷一会微博,空间,不是怕错过了什么,但只是习惯性的刷一刷,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场景:昨天,还信誓旦旦的,举起三根手指发誓说:晚上一定要在12点之前睡觉,绝对不能在熬夜了,再熬夜就喝水被呛到,吃方便面没调料包,甚至考试都走错考场。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依旧会习惯性地拿起手机,背靠着抱枕,在屏幕上刷了一下又一下,独享着这一份安静,即使在睡时会咬牙切齿,心有不甘,但依旧会把我们的今天都过成了昨天熬夜的罪证。

这种行为与其说是一种习惯,倒不如叫做一种病,像是罂粟一样,有毒却戒不掉。有时候我们会寻因问药,可是有时候尽管我们经历千辛万苦,千难万险,甚至花了N多个脑细胞,也并未找出良药,只能默默的忍受着。有人说,我熬夜,无非是缺少一个跟我说晚安的人,但有人说:我熬夜,只是想陪着她在多聊一会,知道她白天干了什么,是否开心,是否想我。有人说:我熬夜,因为在那一刻,我不用再去思考白天的工作,也可以忽略在偌大的城市中独自一人拥挤在有些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可以安安静静的令自己享受下灵魂的片刻欢愉,忘记身体的苟且。其实,这些最终都皆出自我们内心的孤独,若美化的来讲,就是给予灵魂片刻的欢愉。

马路旁的路灯通过那不大不小的窗子,在有些狭小的空间中留下了昏暗的灯光,留给了我们一片净土,没有喧嚣,没有电话,在这样的情调下,内心的空虚勾起了灵魂的舞蹈,没有掌声,不会有观众,没有任何评委去评判跳得有多么好,又或者跳得有多么糟,只会有一片没有任何修饰的舞台,留给自己一支浪漫的精神独舞,十分满意的独自谢幕。

熬夜,渐渐地成为了一种瘾,虽然我们都明白,熬夜特别伤身体,也听到过许多熬夜猝死的故事,但每个人依旧都在不甘心今天的结束,不愿面对明天的重复的朝阳,还有不得不为了不确定的未来,拼命地奔波于大街小巷,希望在这周围的高楼大厦下,能找到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存在感。尽管熬夜给了灵魂片刻的欢愉,能够忽略旁人的放肆跳一支独舞,但是在这个有些忙碌的时代下,希望每个人都相信:Tomorrow is another day。多一点希望,少一些不安,给自己一次早睡,而不是一次一次依赖熬夜来换取心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