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

      半年多的时间不曾动过笔,举笔几分陌生;平时偶尔心动写段文字,重读却别字成行。回想小时候父母偶起笔记不起字的模样,感叹岁月之快时,自己当时还是不置可否,转眼一晃也已百味俱品!

      眨眼已是毕业数年,过去的都成陈年往事,眼前面对的则是生活的一成不变。很长时间以来总是怀疑,这就是年少之时自己所追求向往的生活吗?这个社会有那类总能把理想挥洒为现实的叱诧风云者,而我这类平凡之辈只能在现实中把理想掩埋。或许这个世界太大,大得轻易就粉碎它。日子过得久了,总是感念人生,世事太过于沧桑,而渺小的自己又过于自负,一味奢望着自身力不能及的事情,反而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每天除了备课就是上课,吃饭或者做饭,生活愈来愈简单,心情却越来越复杂。

       从五六岁记事起开始上学,上学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为了一份工作。而同时又是这份工作把十几年的憧憬粉碎成茉,让一切跌归于现实。也只是一瞬间的时刻,意气风发的心志转眼已是百年蹉跎之气。前几天整理房子,翻到大一时232宿舍的合影,自己身上穿着一件黑领红色上衣,想不起何时买过这么一件衣服。过后才又记起,这衣服好像是一同上高中尔后又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的两个老乡谁的,然而无论如何已记不起那时的几个人何时乱混了衣服穿。

      记得刚进大学时,周末的我们仨,通常是步行半小时的路程去闹市的西岳街道走街串巷的乱逛。我是不喜欢逛街的人,于是每每进了店铺,我首要的事情是找个凳子坐下歇脚等待她两看满意然后起身。当时的我们好像口味极佳,对路边零碎的小吃瓜果充满了无止的欲望,却又苦于钱包的拮据大多时候只能望梅止渴。偶尔的一次三人买了一桶爆米花,找了饭馆边吃着爆米花边坐等着店老板做饭,狼吞虎咽完互相看看,忍不住捧腹大笑。每人的衣襟前甚至嘴边沾满爆米花的残迹,似三岁小孩的吃相。如今口袋里再也不会因为一点零食而捉襟见肘时,却发现再也没有了当年般的饥渴。正如纯真的笑容在生活的蹉跎中一去不返,爆米花的甘甜唯美也只成为令人神往的逝去。

       走过了许多,好像学会了很多,虚伪,庸懒;又好像失去了更多,真诚,激情。濒临在生存的边缘线上苟延残喘,惶惶不可终日。身边同来的同学校友同龄人终于按捺不住,潇洒的挥挥手告别安逸而贫血充斥的阿瓦提,出去或者出人头地,或者更加落寞潦倒。

     看着身边人来人往,深悟逝者如厮,人生如戏!

2006.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