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密密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国庆长假,二姨一家自驾来京了。难得家人顺车,白天陪他们,晚上回到房间,就赶着把几件婴儿的衣服缝起来,好给带回去。

      北京的秋到了国庆,还没有几分寒意,窗口的风多半清凉温润,不似我草原十月,朔风过了阴山,已经是金声铮铮,沙场秋点兵。腾出书桌来,架起缝纫机,寒蛩声里,为未出世的小侄子做满月内的衣服,过百岁儿的衣服,能爬能坐的衣服。

      9月末,知道了弟媳此次身孕,是个男宝宝。心头一软,暖暖地想,嗯呢,家中添丁,我父多了孙儿呢。家乡习俗,胎儿过了6个月,才缝制小衣服小被子,不宜过早。虽说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把婴儿的衣物置办得齐齐楚楚,但是,总是希望亲执针线,为我孩儿们缝制衣被。他们不会记得什么,但是那种温暖的感觉,豆荚般软嫩的小身体,应该会很舒服吧?妹妹挺着大肚子,看到我用珊瑚绒给儿子缝的小夹袄,笑得肚子一颤一颤的,说,儿子穿小了,我就给布娃娃穿!如今儿子14岁了,已经到了见面不能再摸他亲他的年龄,不敢相信那个抱在怀里软软的小婴儿,那个抢着早起非要给我热油条豆浆的小男孩,已经这么大了。小侄女周岁,穿着我手缝的宝宝绒衣裤,努力从学步车里站起来,张开小手等着我抱的神情,就在眼前。弟弟在旁边催,放下吧,要不赶不上飞机了。回头看着她,露出仅有的4颗牙的笑容,从上飞机哭到下飞机。

      每每裁衣,总是想起小时候姥姥教的歌,不知道是什么歌,是她读小学时学的,依稀记得的歌词是:织成软布,斟酌裁衣,念娇儿不知归期。鸟雀无声人寂寂。姥姥手艺好,比量着身形,就给我裁制出了漂亮的衣裙,蝴蝶般飞在屋后种着玫瑰、夹竹桃、南瓜、果树的大圐圙里。内蒙古中部那片蓝眼睛一般的海子边上的小城,我记忆中永远都是清冽的空气,弥漫着5月玫瑰花开时熙熙攘攘蜜蜂的气味。我记得她面对一块花布时的沉吟斟酌,如何布线下剪,如何不浪费边角,窄窄的家织布裁出足够的尺寸。边角料攒多了,拼出花被面、花枕头。如今手抚着宽幅的好布料,特别希望抬起眼睛就可以看到姥姥,如果可以,陪着她,买遍她喜欢的料子,也让我给她缝件衣裳。

      其实已经有几年的时间,没什么心思买衣服,搭配饰。一色深蓝从春穿到冬。心有羁绊,谋求突破而不得力。有些事物,你明明知道它的价值,却不知道该如何呈现。一腔孤勇,押注余生地做事情,若心地澄明也罢,只是不免人性软弱犹疑,求胜心切。总是觉得,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方可一饮酒泉吧!那天偶然进了一家专卖店,给自己买件搭职业装的衬衫,卖衣服的小妹子笑意盈盈地把一个小蜗牛的领针给我别上,抽了一根彩色丝巾当腰带扎在牛仔裙上。对镜子的那一瞬间,忽然想起了二十几岁的自己,每个周日不就是这样对着镜子一番折腾,搭配出一周上班的衣服和小首饰吗?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问画眉深浅入时无。女儿家的小心思小聪明,都隐身在了这些年读的历史、政治、哲学和专业书架的后面,都飘荡在了午夜凌晨匆匆赶路的机场和火车站上空。由衷感谢那个小妹,用一个小蜗牛,让镜中人重贴花黄。

      秋山明净。尤其是登到高处,用一个酒精风炉烧水沏茶,俯瞰京城的时候。古御道遍铺银杏叶,让我想起了佛经中提到的给孤独园。据说给孤独长老为请佛说法常驻,求太子割爱他的花园,太子说,你用黄金的叶子铺满花园,就卖给你。不知道那个太子面对满地金叶何其感受,我们笑谈起这个典故。说得高兴,就翻出手机里存着的照片给同伴们看,我用枯败的叶脉,酒精洗了,刷了金粉做成书签,夹在《楞严经》当中。那天下山的时候,地址被要走了,以为会收到一本书,或者水果,却在生日前夕,收到了一台兄弟牌的缝纫机。微信里说:这个够你折腾着玩了。答谢你补好我衣服。才想起来,因为正好带着针线包,帮那位陌生的同伴补好了刮破的格子衬衫。回复:礼重了!他说:收下吧,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不会知道的,两年后,拆开包装,组装起机器,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各种针脚时的惊喜。他也一定想不到,他的不住相布施,隔着时间,给了我一把安静下来的钥匙。

      特别感念我妈。心想如果我爸是颜真卿的《勤礼碑》,那么我妈必然是柳公权的《玄秘塔碑》;我爸正经八百地教华尔兹,我妈替我抱着衣服一脸得意地看我学恰恰。她宠孩子的方式,就是放任我们各种尝试。她假装不知道我偷用她的缝纫机,就像没看见我弟拆洗了家里古董级挂钟一样。她对我最大的成就,就是敢相信我各种穷折腾都能有结果,各种敢说出口的狂妄理想都能实现。年少时,觉得自己对他们最好的回报,就是超越他们,做得更好。而今回首,才发现,有些东西,一生难以望其项背。比如,我妈那种骨子里的柔情似水,那种对孩子爱到无以复加的温存和信任。

      我妈站在窗口偷拍我早晨七点出门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抱着侄女送幼儿园的照片、我下班后穿着睡衣把孩子放在膝盖上讲故事的照片、我让孩子踩着板凳,陪她炒菜的照片。我妈说,嗯,让你也体验下当妈的感觉。她不知道的是,一个人出差的路上,翻看这些照片,会让我微笑着沉沉睡去,仿佛枕在她的膝上。

      娑婆世界,从来都没有完美。她身上那种柔软和温情,却成了某个时间段,我灵魂的营养。

      比如,针针线线,为宝宝缝小被子的时候。比如,凭着记忆和推理,裁剪出婴儿小袄的时候。汉文化中,笑话胡人“披发左衽”,所以,汉服都是右襟压左襟。而我比划了半天,给宝宝裁剪的衣服都是左襟压右襟。自己也呵呵笑了起来。好吧,草原的孩子,生而“披发左衽”吧!

      秋茶真好!甘洌芬芳绽开唇齿间。针线略停顿,中秋时节,冷露无声湿桂花。缝制衣服耗时间,不知不觉夜就深了。很多时候做事,不由得问自己值得还是不值得。就像此时,十指尖尖,仿佛为写PPT而生,却在缝一件卖不出100块钱的婴儿衣服。其实手捻针线的时候,没有值得与不值得。我师曾经嘱咐过,哪怕你一分钟能赚一百万,也得用这么贵的时间吃饭拉屎啊!俚俗的表达,其实嘲弄了世人的分别心。我们常常把自己当成工具,标明价值。其实,最贵的恰恰是当下,一念一瞬间。很多事情,其实对于别人来说,都没有意义,也许也没有我们自己理解的“价值”。最动人心的,有的时候恰恰在不经意间。不知道哪个动作,哪句话,哪个善意的眼神,就会成就一个人。关键是,我们真的需要证明,是自己的力量吗?

     

      那些不经意点燃了我的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我的触动;用心爱着我的亲人,他们从未证明过自己的爱。

   

      诚如天地,春去秋来,缄默无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晚上6点到8点的open house,真是人声鼎沸,是我来到美国见到人最多的一次。校外停满了车,不敢相信,美国...
    大红英阅读 261评论 2 3
  • 2016-03-14 周一 晴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部感人的动画短片,几分钟,叫《家的记忆》。 非常简单的一个...
    韩日记阅读 364评论 0 2
  • 替辅导班的一老师上了三晚上课,那个班得过条河才能到,刚好我走的半截没水,全是草,中间还有条不清澈但流的很快的...
    小小草fx阅读 42评论 0 0
  • 明天或许 就知道 自己是如何被打败 亦或者 自己被自己压垮 焦虑和紧张 漫上胸口 呼吸急促的快窒息 心跳快敲碎肋骨...
    叫我梅芳就好阅读 72评论 0 0
  • 文丨朋友如天 孩子: 转眼你已经10岁了,其实人这一辈子没有多少个10年,很庆幸第一个10年,你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朋友如天阅读 3,073评论 21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