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重要!概率权,第一性原理,过往不恋

今天的内容来自罗胖「得到」APP,他自己的专栏的内容摘抄。

这中间有一个绝大的秘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思维方式,是穷人思维和富人思维的区别。我反复的看了2遍之后,还是把阅读摘抄整理一遍,进行分享,让自己强化对于这种思维方式的理解。

概率权

我们先来看一道选择题

假设你现在面对两个按钮:如果你按下第一个按钮,直接给你一百万美元;如果按下第二个按钮,你有一半的机会拿到一亿美元,当然还有一半机会就什么都没有。这两个按钮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个?

  • 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直接拿一百万美元走人。因为这本来就是飞来横财,拿了入袋为安。而另一个选项一亿美元,万一按下去,什么都拿不到呢?我的小心脏啊,根本承受不了这个损失。

  • 当然,也有人选择按第二个按钮的,这种人风险偏好比较大。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反正是飞来横财,那不如赌一把。那我就继续追问,你这么选的话,如果正好落在那不幸的50%上,什么都拿不到,你会特别懊悔和心疼吗?他们想想说,好像也有点,连一百万美元那只煮熟的鸭子也飞了啊。

那正确答案是什么呢?当然是选有50%的机会拿到一亿美元。但是,我给出的理由不一样。

  • 第二个按钮,如果按下去有50%的机会拿到一亿美元,那么按照概率,这个按钮的选择权价值就是5000万美元。我承受不了这个损失,那好,我把这价值5000万的机会卖给一个有能力去赌的人,比如说用2000万美元跟他成交。那对于买的人来说,用2000万美元买一个价值5000万美元的概率权,在账面上是非常划算的。而你现在有2000万美元了,是不是比选第一个100万美元强得多?

  • 我们还可以优化一下上面的方案,你找一个比你有钱的人,你说:“我把这个选择权卖给你,但是首付100万美元,如果你中了一个亿,我要求再分成一半,你觉得怎么样?”对你来说,100万美元他作为首付给你,已经落袋为安了,剩下就让他去赌个运气,反正也比第一个选择强。而对买家来说呢,他是拿100万美元的成本去赌5000万美元的一半概率,这个买卖他也非常划算,他会干的。

看到这里你会思考,为什么我在之前没有想到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为什么明明第二个是不确定的选择,可以变成确定的选择,而且收益要高得多呢?

这中间有一个绝大的秘密,那就是穷人思维和富人思维的区别(这里说的是穷人思维和富人思维,而不是指穷人和富人)。

我们人生在世,时时刻刻都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有成和败的概率。穷人思维,就倾向于拿到确定的东西,他不要概率权。而富人思维正好相反,每次选择的时候都愿意根据成功的概率来下注,不管每一次的成败、输赢,他一直都坚持这么下注。

请注意,珍视「概率权」,不是让你去赌,而是跳出自己的直觉本能,用概率的思维去思考自己的每一个选择。

如果概率权算得过账来,那就勇敢去下注,比如说用100万美元的价格去试试50%的机会拿到一亿美元的概率权。从直觉上来看,虽然有风险,但是在概率思维看来,这已经是划算得不能再划算的买卖了。

穷人不珍视概率权,不是不去赌,他们反而更容易去赌一些极小概率的事情。比如花钱买彩票,两块钱两块钱地买,想博一个发财梦。

小结:“概率权”这个概念,核心的意思是:富人思维是把每一个具体的选择抽象为概率,只要概率上有优势,有胜算,就会一直下注。

过往不恋

比如,他们觉得大城市比小城市找到发展机会的概率大,就会向大城市流动,而不会考虑眼下的一点小损失;他们判断新兴行业的机会比较大,就会找机会往新兴行业去就业,而不会在意每个月几百块的工资损失;他们判断在创业公司有可能拿到股票和期权,他们就会去创业公司求职,而不会考虑万一这家公司上不了市怎么办;他们觉得多学一点技能,未来可能有用,就不会在乎现在的一点金钱和时间付出。

就这样一直下注的人,胜出的机会反而会大很多。请注意,这可不是赌。因为他们掌握了概率权,所以反而不会像穷人思维的人那样,去买概率极小的彩票。

为什么要过往不恋?这和我们大脑的运行机制有关。

人类大脑的运行是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过去所经历的事情,以及残留下来的记忆,对我们当下的判断是有很大影响的。从好的一面说,这提高了我们决策的速度,降低了大脑的负担。

比如,我们曾经吃过某个地方人的亏,我们就形成了一个经验,以后但凡遇到这个地方来的人,我们就尽可能回避和他们打交道,而且要说他们的坏话。所谓地域歧视、以貌取人等等,都是这么来的。

但是,从坏的一面说,这种大脑运行的方式,也让我们成了经验的奴隶,不能客观地判断当下的形势,我们总是让过去的东西绑架了自己。

哲学家叔本华说:“阻碍人们发现真理的障碍,并非是事物的虚幻假象,也不是人们推理能力的缺陷,而是人们此前积累的偏见。”

更要命的是,人类还有一种能力,就是把自己这些因为错误偏见而形成的观点,解释得冠冕堂皇,自我合理化。

就像有人写的一段话:

“很多时候,我们在重组自己的偏见时,还以为自己是在思考;在重复以往的错误时,还以为是在坚持梦想;在消极荒废时,还以为是在放松;在伤害别人自尊时,还以为是直率;在故步自封时,还以为是在坚守;在随便放弃时,还以为是在选择;在喝得酩酊大醉时,还以为是豪爽;在不思进取时,还以为是低调。”

你看,这段话写的多好,所有这些愚蠢的行为,都是因为我们延续过去,而且还把它合理化。

小结:不让过去的经验影响现在,也不让未来的妄念影响当下,我只纯粹地关注当下的目标。

第一性原理

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思维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别人已经做过了或者正在做这件事情,我们就也去做。这样的结果是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

“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方法,也就是说一层层剥开事物的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听着有点晕,用一个实际的例子来理解:

罗胖有次去雅昌印刷参观,了解到他们派了一个4人小组,把西藏布达拉宫所有的壁画,用最高清晰度的摄影机一幅一幅地拍摄了一遍。整个工程持续四五年,但是一旦做成,全世界想用布达拉宫的壁画艺术品,只能到雅昌去买版权,不大可能再重新拍摄一遍了。一件很笨的事,从最终的结果看很聪明。

我们为什么要用“第一性原理”来思考问题?

其实“第一性原理”,就是让我们把目光从那些别人做的事上挪开,不管做什么选择,都以最根本的那个原则为参照点,不断用那个参照点为自己纠偏。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根本的原理和目标,那些其他参照点为什么会出问题呢?因为我们人类文明是通过漫长的时间一点点积累出来的。在积累的过程中,虽然有很大的进步,但是那些存量也有很多不合理、低效率、甚至是荒唐透顶的东西。如果不能随时回到根本,就很容易把经验变成负担。

因为这是一个技术疯狂迭代、迅速爆发的时代。好处是,我们有机会打破原来的习惯和偏见,重新规划一件事,因为技术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让这件事还原到自己的本质。坏处是,选择太多,可能性太多,我们就像是从陆地来到了海洋,不确定性太大。所以,找到一个目标,找到一个航标灯,就尤为重要。所有的合作者在心里记住那个唯一的目标,随时纠偏,随时质疑习惯和偏见,随时去除冗余,才能够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把握住自己。

你的成就=核心算法×大量重复动作²所谓“核心算法”,就是你的“第一性原理”。

就是你始终揪住它不放松的东西,做任何事都是使用这个“核心算法”,在任何选择关头,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都用这个原理做决策。

所谓“大量重复的动作”,就是一旦启动开始重复地做,笨笨地坚持往下做。每多做一次,就会比其他人积累更大的优势,而且这个优势是指数级积累的。

尾巴

这真的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思维方式,所谓的价值投资,所谓的积累和复利效应,背后其实都需要这个思维去支撑,如果没有理解这个思维,是没办法做到价值投资或者实现复利效应的。

后面还是持续的了解概率权,第一性原理在生活中的各种运用,让自己也变成一个重视概率权,用第一性原理思考,避免被陈旧的偏见影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