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失踪之谜

我并不认识牧羊人,认识他是因为老婆给了我一个拉羊粪的机会。

这是一个晴朗的上午,我们去牧羊人的羊圈外拉羊粪。走进那个场所,我被养羊人所居住的环境惊呆了——

破落低矮的房屋,零乱无章的杂物,脏兮兮的院门上粘满了羊屎,就连周围的空气也散发着呛人的羊腥味。

图片来自实地拍摄

我不禁想,这样龌龊的环境中,牧羊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图片为实地拍摄

不巧的是牧羊人不在场里,羊粪就堆在路边,我们索性先开始装羊粪。这些羊粪连同玉米桔梗殴在一起被牧羊人砌的四四方方。

发霉的羊粪上苍蝇与蚊子在上面盘旋地呤唱,虽然现在还不到夏天,但羊粪散发出来的酵味,依然可以令人窒息。

我俩戴好口罩,穿上中式罩衣,用铁叉装了满满一车羊粪。老婆开车拉着羊粪向菜地驶去,我则留在原地等他回来再装一车。

这时候牧羊人还没有回来,我独自找了一个离羊粪稍远一点的地方,然后坐在一根倾斜的电线杆子上,无聊地刷起了手机。

嘟……!

随着一声汽车呜笛的声音响起,我不由地随着汽笛声抬起了头。

这时,一辆棕色的法拉利停在离我不远的路旁。车门打开后,一个笨拙得高个子男人从车里钻出来——小眼晴,一脸的横肉,头发又黑又短。这名男子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服,西裤的折子熨烫的笔直,一双黑色的皮鞋擦的逞亮。

从另一扇车门里下来一名瘦削的女子,她的个子比那名男子要矮许多——长发披肩,一双大眼睛镶嵌在那张俊俏的脸上。她双手举起手机,我看见朝我闪了两下,之后那个男的问我:”你就是那个牧羊人吧?”

他的话听起来咄咄逼人。可能是我邋遢的头发,长衫的着装太不修边副,又看到离我不远的羊粪上插着粪叉,面对这样的处境,称我是牧羊人一点也不为过。

”哦!”我怔了一下。

”我不是牧羊人,我只是在拉他的羊粪。”

”你去把牧羊人叫来,让他把他的羊赶出来,给我腾出来场子,不然我就要锁大门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我果断地扯了一个谎,”要不你去敲一下他的门,刚才他还在这儿。”

这两个人来则不善,看来牧羊人与他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这时候,我反而真的担心他们俩人会找到牧羊人。

这名男子走到路边的侧门喊了两声见没人答应,又回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会儿,怕是等不来了,索性不耐烦地朝我喊了一声:”你见到他时告诉他,让他近快把羊赶走,不然我就要锁大门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知道对付狂傲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况且他们俩个人连同牧羊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掺入他们其中对我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俩僵站了一会儿。钻进车里急速地沿路向南驶去。

嗅着汽车尾气喷出的难闻的汽油的味道,我不得不跨到了柏油马路的中间。

由于现在是新冠肺炎隔离时期,所以马路上的行人和汽车少到了极致!过路人除非是为了买生活必需品,要不就是为了春耕备播,又有谁愿意拿自己的命做睹注出来闲逛。

这时老婆已经开车送羊粪回来。我一边装粪一边告诉她:”刚才我看见一位黑社会老大,开着一辆法拉利还领着一位超级美女来找牧羊人,还把我当成了牧羊人,让我近快把羊从羊圈里赶出来,给他把场地让出来,不然他就要把院门锁起来了。你说我长的象牧羊人吗?”

老婆噗嗤笑出了声。

”可能是黑社会老大?或许是什么恶势力!”我疑惑地问道。

”你是不是港台片看多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那有什么黑社会。”

”我看他那气势到是蛮凶的,要不就是养羊的得罪了什么人?”

”他能得罪什么人?他在此地养了三十多年羊,家就住在这附近的大碾屯村,儿子在安阳市区的緊华地带开了一家超市,女儿嫁进了本村。唯一令牧羊人担忧的是她老婆五年前就变成了植物人,不得不雇人在家照料老太太的饮食起居。而你所说的这位黑社会老大他也同你一样与这位牧羊人素未谋面。你同这位牧羊人的长相更是天壤之别,因为牧羊人身材精瘦,除了个头与你差不多以外,是典型的瓜子脸,上宽下窄,两颊无肉,又是斗鸡眼,性格吗,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先前我几次来他的羊粪给他钱都不让拉,这一次要不是村庄隔离不让进村拉厕所,地里又等着犂地摘白菜,我才不会来求他。”

我们装好羊粪,那个牧羊人还没有来。在等他的时候,我看见我们村的赤脚医生张卫良背着医药箱打我们这边走来。

”你俩看见牧羊人了吗?”赤脚医生说。

”我们在这里拉他的羊粪,一直都没有见到他。”

”有人给我打来电话说牧羊人叫车给撞了,头上撞了个大包,叫我过来看看!”

顾不上拉粪,我和老婆也帮着赤脚医生开始找牧羊人,可是分明就寻不到牧羊人的踪影。

难道同那位高个子男人有关?

他失踪了吗?

还是被绑架了?

我们的头脑中闪过了一连串的问号?

赤脚医生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们三个人瞬间变的紧张起来,该不会是牧羊人真的出了什么事?

”喂!你好,您是哪位?”赤脚医生接通了电话。

”是张卫良大夫吗?我是牧羊人的儿子史冉,我爹出了车祸,是你在给我爹救治吗?”

”史冉,我也是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就赶了过来,现在你爹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怀疑你爹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建议你最好回家一趟,看看你爹什么时候出的家门,再见不到你爹就只好报警了。”

”好吧!你在那儿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回去!”

赤脚医生挂断了电话无奈地望着我。

我让老婆将粪拉走,我和赤脚医生在这儿附近等消息。

这时史冉的妹妹史秀丽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告诉我们她爹昨天早起出门,一夜未归,问我俩有没有看见她爹。

我俩将现在的情况仔细告诉她后,史秀丽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办?我哥又不在家,我该怎么办?”

赤脚医生按扶了一下她的情绪说:”一会等你哥回来咱们报警吧!”

史冉终于回来了,训斥了他的妹妹一番,焦急地拔通了报警电话。

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呼啸而至。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