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体验“愤怒”

(5月4日陪伴群主题作业)

精神紧崩的一周,过去了。7天前已经开始了火药天天爆炸的状态,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失控,甚至觉得自己为了渲泄情绪、压力而放任自己失控。

一个周一听完唐老师分享的“愤怒”,内心深处下了主意——治一下自己。没想到,这么难,这么难,老师已经给出方向,已经告诉我要觉察,最终在第6天,才艰难地管理好自己一次。面对孖宝无止境的尖叫声,嚎哭声,一边无法安下心赶上工作进度,十分焦虑,想着天天加班不能陪伴他们,又愧疚又气自己能力不够,效率太低,又怨恨孩子拖慢我,另一边又担心着触发老人家怒吼他们,与其老人家出口出手,不如又我来当坏人吧……各种杂念,好煎熬,胶着在一起

那天,哭闹持续,俩娃已经陷进哭闹情绪,互不相让,又要互相挑衅。哥哥硬是要骑着车撞向妹妹的车,顺势妹妹被车刮到脚,哭得更厉害,尖叫,“哥哥!你过来!”爷爷奶奶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快要爆炸。转过身吼他们不要闹了,整条街都听到我们家在打闹在吵啦。俩娃应声再加大火力,叫着哭着更加疯狂。没停下来,哥哥一下又开车过来对着妹妹的车尾撞过去,完全无视我们刚刚的怒吼警告。那一刻,我控制不住自己,魔鬼的力量,眼里都是火,一把抓住儿子双臂,竭嘶底里怒吼:我叫你不要再这样,听不听到啊!!!!!!!!!吼得声音也破了,嘶哑了。儿子对着我吼得更加大声,我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我俩都愣了一下。整个空间的空气也瞬间冻住了。哇的一声,瞬间又再震碎了秒停的空间。儿子哭着找奶奶,女儿哭着要我抱。娘三,心都裂了。抱着妹妹,眼看着远处的儿子,刚好奶奶正在和孩子爸微信,没有理会儿子,儿子听见爸爸的声音,忍住了哭声,奶奶回过头,问哥哥,发生什么事(明知故问,每一次都三翻四次地像揭开伤疤围观一样,但是我不知道是我玻璃心怨恨,还是怎样,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说,别一次又一次问他们了,一次又一次追问,让他们想起妈妈一次又一次打骂他们吗?我不想他们记住,我是个只有打骂没有其他的妈妈,我不想他们这样被羞辱来迫使他们记住他们不好,他们不乖。我不知道要如何说出来。)儿子好委屈,一边抽泣,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妈妈,妈妈打我。奶奶问,那你有没有做错。儿子说,没有。妹妹不给我……奶奶说,你觉得自己没错,你就走吧。女儿在怀里也抽泣着。俩个慢慢静了下来。后来,奶奶让儿子进房看动画片,希望分开两个,可以让大家安静一点。然后她进厨房收拾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跟进房里,一下抱着儿子,“妈妈刚刚打你,是不是很痛?很不开心啊?”儿子点点头,“是”,“对不起,妈妈没有管理好大怪兽,还打你了”“妈妈,你不要成日(经常)打我啦”“嗯嗯,好。妈妈亲亲”“下次,你也要管住自己的怪兽,不要放出来,你刚刚这样撞妹妹,妹妹很疼的。”“妹妹不给我玩……”“轮流吗,交换嘛”(换作我,我也觉得气,记起小时候的自己,不也一样吗,哪里还会理性的分享,交换,唉,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对他们那么苛刻。)

至此,当时的我还一点没有想到,我要觉察我愤怒爆炸的源头情绪时什么,更别说,转移自己注意力,更别说利用这个愤怒的力量做其他有建设性的事情。还是那句,听课了,以为记住了,结果忘记了,道理都懂,做不出来。拜拜。

中午休息安静下来,才慢慢放松下来,才回想我到底怎样了。下次,要忍一忍,定一定,哪怕我只是开始觉察背后的源头,最终还是爆炸了也好,允许你一次一点点做出来。

接下来的时间,来来回回数不清的相似的场景,好几次,觉察,发生什么事,我此刻的感受是什么,为什么会生气愤怒?这些念头艰难地突破重围让我看到了,只是我行动还是比较冲动,还是吼了。

怒火的生命力也是厉害,生生不息,一点就炸。

终于有一次,憋着怒火,手都紧握拳头了,感觉自己像头愤怒的大熊,要吃掉大家一样,死死地摁住自己。把哭闹的女儿一把抱起来,赶紧坐回去椅子上,僵硬又粗糙的手,不自然地放在她小背部上,我的手臂环抱着她,贴着她的手臂,热乎乎地,软软的肉肉,抽泣的她,她的小手掌在拍着我的背部 ,我俩都没有说话,儿子也安静了,自己玩。就这样抱着她,感受着这坨骨肉相连的东西,温暖了我全身上下,我就这么抱着她,我的女儿,我的宝贝,怒火渐渐消散了。

人心肉造,就是这一次,我发现,当我怒火冲天的时候,无论对错,抱着孩子,那瞬间,让我屏蔽掉杂音杂念,让我想起这是我身上的肉,这是我的生命延续。哪怕隔着衣服,哪怕只是小手的肌肤与我接触着,滑滑的,弹弹的,暖暖的,怒火卸掉了。我想,哪怕我做不出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我就这样抱着吧。互相抱着吧。就让我和孩子的愤怒融合在一起卸掉吧。

艰难地后知后觉,后知后觉,后知后觉,换来一次半次当知当觉,从吼,打,到抱住,定住,可以改变的力量开始回升了。我有种感觉,可以再做多一点点事。

又是一个睡前大战之夜,拖着疲惫的身体,躺下床,企图让手机保姆照顾女儿到点就可以睡觉。没那么容易,最近她的计划相当“有序”:看动画片、吃能量、帮洗头剪头发、讲故事、睡觉。去到讲故事,我已经耐心枯竭,开始想怒吼控制她,马上给我睡去。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声音脾气比我还大,还倔。(每次我想放任她,又害怕宠坏她,更怕家人说我宠坏,不懂教。是不是只有我这样混乱的妈妈,标准在哪里呢?随妈妈的心情指数获得更大的发声发脾气空间吗?又想她飞得再高点,又害怕手里的线再放,唰一下她连线一样飞到消失了。脚踏出一步,又缩回去两步。信吗?不信,不信吗?我要信她。)看着她一直嚷着讲故事,干嘛干嘛地,我突然记起,做些什么事转移自己注意力,开始笨重地躺着,双腿做踩单车的动作,动起来,被情绪压着的自己,开始松了,轻松了,我开始自然地有了笑容,可以痘痘火爆的小公主了。刚开始她还不理我,后来,我越动,脑子也跟着转开了,我就一边逗她一边说讲故事,故事主题也是笑她是怒火的公主,她开始有回应了,知道我笑她,过来捂住我嘴,不让我说。慢慢地我们开始互动起来了,她也笑了,我说,你是不是困了,妈妈抱着你睡好不好。她说,是。好。终于我俩和解了,她安心地睡了。

后来又有一次,下午醒来闹脾气,我赶着文件,没陪她,她一直哭闹,谁安抚都不行。我也不管了。后来她哭闹完,奶奶问她为什么这样,她说,因为妈妈不给我睡,她没睡够。我一听,啊,我们都是不会表达的笨小孩啊。原来他们哭闹发泄,也不是第一反应,可能他们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表达。我就更没有敏锐地觉察到,也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呢。后来看着他们玩,听着他们的笑声,心里不禁赞叹,他们的闹,哭,脾气,都是强大的生命力所在啊。

经过这7天+对于愤怒的体验,说不出感觉,暂时我发现,让我这一周都稳了一点。我想,这是此次有心要体验完再写作业的最大收获吧。谢谢孩子,陪我体验,陪我经历,谢谢所有人,事,物,谢谢一切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