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五十度灰”- 我和孩子们的私房话

2017.1.22. 光•影

不确定何时开始我已经决定不怎么关心政治了,也绝对不主动输出纯理论的政治观点。但是在实践中这东西影响我们的生活,尤其是钱包,所以还是不得已会对它留点儿神的。

这两天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似乎一半的美国人民还在经历产后抑郁症,另一半可能仍然处于得到真命天子的兴奋高潮期。我的好朋友约翰是个特别有智慧,特别有情怀,又特别有理性的犹太人。那天我们碰到了,他非常懊恼地抱怨特朗普会怎样搞砸他的全盘商业布局。我听了半天,本准备同情他一把,谁知他话锋一转,说,“好在我赢了赌。我和所有看好希拉里的朋友都赌特朗普会赢,结果赢了一些'小钱'。”

我心想,绝!难怪他生意做得好,除了勤奋和高智商,还随时都在做风险对冲管理。

话说我女儿安娜正好在美国首都上大学,她这个年纪本就该是满腔热血的年纪,偏偏她读的又是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双学位。既然她生活在浪尖上,我很想知道她这两天的心境怎么样。

今天上班路上我用微信试着音频了她一下,运气好,她接了。聊着聊着我们很自然就聊到了特朗普。我问她感觉怎么样,她不直接回答她自己的想法,却说她的朋友们都不谈这个话题,大家都怕戳到了痛处,情绪失控,大家经历着一种不真实感,一种和他们年龄不相符的压抑,似乎一种梦想破灭的感觉。

“那你呢?”我坚持问。

“这个周末我去附近居民区,尤其是比较落后的社区照了上千张照片,还录了几十个人的音,和他们交流,想整理一些东西出来做思考。”

“那很好啊!有没有什么感想?”

“说不上来。感觉很多人不讲内心深处的话,说话不透彻。支持希拉里的人反正输了,不想讲;支持特朗普的人也许看我是学生,怕讲了我不舒服吧。”感觉安娜还是有些洞察力的,而且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你有这个意识,也知道自己去找释放点,这很好。”我鼓励她。

沉默。我知道她心里有疙瘩,很想刺激她一下,于是我不经意地说,“前些日子我买了一个股票,是一个修造和管理监狱的公司,最近涨了不少。”

“妈妈你干吗要买这个?”安娜的声音马上弹起来,带着明显的谴责的意思。

“我估计特朗普要抓非法移民,所以私人监狱管理业会看好啊。”

“那你为什么要支持他?”安娜听起来已经很不高兴了。

“不是我支持他。他已经是事实了。如果这些移民被抓了,公立监狱不够,他们总不能睡街上吧?”我不急不慢地回答。

那端是沉默不语,听下来她真生气了。于是我半开玩笑说,“安娜,你这么有原则,那明天开始去麦当劳洗盘子挣学费去吧。”

和我一起出门坐我边上本来不啃声的儿子,这下沉不住气了,“非法移民当然该抓啊!”受他爸爸影响,儿子是挺特朗普的,而且儿子一听有钱赚的事情,他总是会倾向于支持的。

可是,真是不可思议,安娜和我马上在意识形态上又统一起来,几乎炮轰儿子:“你哪里搞得清楚谁是非法移民,谁是合法移民?早年'五月花'的移民都可以算得上非法。美国只有原住民是合法的。我们的生活当中充满了非法移民,从餐馆服务员到火车站边上随叫随到的墨西哥打工仔。把他们轰走了,谁来干这些脏货重活呢?”

好脾气的儿子不啃声了。估计他在想,这女人,怎么老老少少都这么善变又不讲理啊?

女儿似乎还在思考中。

我看时间不多了,开始做总结性陈述,和孩子们,主要是女儿,说,“特朗普已经宣誓就职了,不要再沉浸在否认的情绪当中,你和你的同学们该哭、该玩、该睡懒觉的,都做过了,翻开这一页,正面地想想以后四年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吧。”

安娜低声回了一下她懂的。

接着我又让她争取今年读读安·兰德的书。我刚去美国时,前夫就强烈推荐。从俄国逃到美国的犹太人安·兰德强调个人主义,相信个人英雄,坚决反对为了集体牺牲个人利益,主张社会要有英雄似的人物来领导所有人走个人主义路线创造财富。现在新总统内阁里面的人很多都是兰德的粉丝。不管同意不同意她的观点,我都让安娜好好读读她的书再认真思考。

两个孩子这点很好,平时我们打打闹闹,没大没小,我说正事儿的时候,他们都是认真听的。讲完理论我又顺便把他们喜欢的约翰叔叔打赌的故事和他们讲了一遍,“这就是谋生之道的风险管理吧,虽然约翰叔叔恨死了特朗普,但也不妨碍他轻松地打个赌,赢点钱。这样的话,希拉里赢了,他高兴,希拉里输了,他也赢钱呢。”

“哎,怎么说呢,”我决定拉近和孩子们的距离,把语气放平,叹口气,说“这个世界,也许有真理。但是真理很难找到。在找到黑白分明的真理之前,我还是情愿相信事事都有'五十度灰'的。我们能做的,是要多思考,尽量在行为准则上靠近真理的颜色;在思考的同时,学会管理风险,保护自己。”

儿子眼睛瞪得老大。女儿在手机的那端不太耐烦了。没办法,谁叫我是他们的老娘呢。我总是为他们好吧。

(完)

如果想知道更多关于我和孩子们的互动,欢迎关注我的文集《娘儿仨》

湘伟

2017.1.22,上海

又:本来只想写几百字的短文,结果搞出这么长的一篇文章,看着有点四不像呢。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吧。欢迎交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在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有着那么多粉丝,这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我认为这...
    敖包汉子阅读 564评论 0 4
  • First Day 动态网和静态网 区别就是有无与服务器的交互 端口使用情况查看 命令提示行-输入"netstat...
    码农小姜阅读 16评论 0 0
  • 头文件:#include calloc() 函数用来动态地分配内存空间并初始化为 0,其原型为:void* cal...
    陈守印阅读 84评论 0 0
  • 现在小学群是冷群,我为此感到特别心凉,感觉这像是,那批人真实意义上的散。就算有些同学暗里互相见过,也是再没有那份“...
    iwen35阅读 13评论 0 0
  • 1. 有一天颜伶朗和杜明明相约一起冥想,颜伶朗掏出自己的手机播放一段粗糙的录音,明显是自己外录的海浪的声音。杜明明...
    molesking阅读 4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