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红线老天系 , 抗战老兵好姻缘。

人民资讯发表了一篇真实的传奇故事,题目为“再娶你一回:抗日老兵83岁再婚,发现新娘竟是失散61年的原配妻子”。

这篇真实故事的发表,让人感动,也让人觉得冥冥之中,真有一丝红线连着世间男女,不管过多少年,不管经历多少磨难,最终会结合在一起。

原文故事如下:

1998年,重庆江北,一间狭小的廉租房内,

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并肩坐在一张小床上——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不久前,两位老人通过相亲认识,说不出的熟悉感让他们一见如故,决定相携共度余生。

送走宾客,两位老人依偎着聊天。

老爷爷偶然间得知,老奶奶年轻时不叫现在的名字。

“那你以前叫什么?”

“李德芳。”

轻轻的3个字,让老爷爷瞬间呆住。

“你叫李德芳?那你还记得邱大明不?”

老奶奶惊得说不出话来,盯着老爷爷看了半响:“你是邱大明?邱大明,你怎么变了模样?”

“我们61年没见了啊,我离开的时候22岁,现在都80多岁了。”老爷爷哽咽了。

老奶奶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人居然是61年前扛枪上战场,便一去不回的原配丈夫。

在我国抗日战争历史上,有一个说法,无川不成军。

8年抗战,川军参与了几乎全部大型战役,

每5个抗日军人中就有一个四川军人。

“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一顶斗笠,一双草鞋,一杆汉阳造,

川中儿郎,扛着死字旗出征,

350万将士出川,64万客死他乡。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打响,

川军著名将领杨森率20军跋涉急行1000多公里,最先抵达淞沪战场,

在陈家行和日军激战七天七夜,1万4千余将士伤亡大半,

今天的男主人公邱大明,正是这场战役的幸存者。

国难当头,结婚才4个月的他,舍下妻子,连夜集结,奔赴国难。

熟料两人一别61年,

再见时,青丝化作白发,弱冠已入耄耋。

他们紧紧相拥,哭了,又笑了。

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老天终究眷顾这对痴情儿女,

让他们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了。

01

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

李德芳还记得第一次见邱大明的情形。

那是1937年的春天,山里的桃花夭夭灼灼。

那天,他穿着军装,挺拔如松,衣服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英朗的眉宇间还带着几分书卷气。他随着司务长跨进小院,迎着她走来,像是一束光,突然照进她心里,她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次相亲,是因为长官做媒,邱大明实在是拗不过面子。邱大明长得高大帅气,入伍前曾在家乡读了8年书,加上从小练就一身武艺,在部队很快得到重用,升为少尉排长。这样的青年才俊,引得当地不少人家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可都被他婉拒了。国将不国,何以家为?

那天的李德芳,衣着朴素,一条又黑又亮的大辫子,远远地似乎能闻到淡淡的桂花馨香。他看她,她也用一双杏眼偷偷地打量他,一瞬间,邱大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那个夜晚,邱大明失眠了,眼前晃动着她的身影,葱白一样的手指,害羞地扭着辫梢。

第二天,他又来到李德芳的家中,给她带了一根红头绳,乌黑油亮的秀发,随着编辫子的动作上下舞动,鲜艳的红头绳,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李德芳的辫子上,也缠在邱大明心上。

红线牵的是姻缘,不久后,两人结了婚。

婚后,邱大明每天都会按时去部队驻地负责士兵的日常训练。李德芳就在家里做好热腾腾的饭菜,等他回来一起吃。休假的时候,邱大明会回家帮忙做家务事,挑着麦子粮食到街上卖,补贴家用。

这是一段温馨美好的日子,倘若没有战事,他们定也会和寻常的烟火夫妻一样,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可这兵荒马乱的世道,人人都是身不由己,被命运洪流撕扯着,相聚,分开……

4个月后的一天傍晚,训练了一天的邱大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还没迈进门,身后就传来一声:“排长,紧急集合!”

李德芳迎出来:“这才刚回家,你要去哪里?”

邱大明只来得及说一句“去打鬼子”,就离开了。

李德芳望着自家男人被夕阳拖得长长的背影渐渐远去,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着他大喊:“早点回来!”

“晓得了,你等着我。”

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

如果知道这场分离要相隔61年,

邱大明或许应该再回一次头,看她一眼。

李德芳把饭菜热了又冷,她守着油灯,枯坐到天明。

02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1937年8月13日,日军在上海北站和北四川路之间与中国守军发生冲突,驻上海日本海军陆战队向中国军队发动全线进攻,淞沪战役打响。

上海告急,中国告急!

抗日救亡!火线决战!中央军、川军、湘军、桂军、粤军、皖军、东北军、西北军等地方军队全部参战,各路部队从四面八方奔赴战事。

9月5日,邱大明随部队在宣汉少城公园紧急集合。

苍茫夜色中,长官的声音声嘶力竭:“弟兄们!我们要上抗日前线了,今晚,要连夜行军到万源县集结,如果谁开小差,当兵的要挨打,当军官的就地枪决!”

官兵群情激奋:“国难当头,匹夫有责,誓在前线与日军死战!”

邱大明和战友们星夜出发。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啊!士兵们身着粗布单衣,带着一顶斗笠,脚穿一双草鞋,手中拿的是汉阳造或者是土枪,有的枪连枪膛线都磨没了。去往上海的路上,草鞋磨烂了一双又一双,他们就边打草鞋边行军,预计50天到达火车站,他们仅仅用了24天!

10月上旬,20军急行跋涉行军1000多公里,最先到达上海,投入到淞沪战场。此时正是淞沪战役最为艰难的时候,刚刚到达的20军奉命布防陈家行一线,打响了川军抗日的第一枪。

全民抗日,自淞沪会战始。这是中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国军投入兵力约75万人,伤亡25万余人。面对武器精良的日军,装备简陋的20军没有退后。

一批批的敢死队,穿着草鞋绑着手榴弹冲进阵地,和日军的步兵、坦克同归于尽。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日军丧胆。

20军在陈家行和日军激战七天七夜,伤亡惨重,1万4千余将士伤亡一万余人,损失大部分兵力。

炮火隆隆,硝烟滚滚。前一刻还并肩作战的兄弟,下一刻血肉模糊地倒下。

对邱大明们来讲,这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死战。他们含着泪给家人写下遗书。

回不去的家,牵挂着的她。邱大明提笔给李德芳写信。然而烽火连绵,尺素难寄。书信寄出后都石沉大海,没有一封送到李德芳手中。

上海沦陷后,邱大明随部队转战南京,几年战争下来,他辗转大半个中国,凭着战功他升至少校军衔。

邱大明数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子弹射中他的胸口,幸亏上衣口袋中的一块假银元救了他。1942年,邱大明被弹片击中肩背,伤势严重,不能再上战场了。

退役后,他被分配到四川泸县的警局担任警长,负责保护当地航运码头。生活刚刚安定下来,他立即托人去宣汉打听李德芳的下落。对方把邱大明给的钱花光了,骗他说,李德芳一家因为日军的空袭,已经不幸离世了。

邱大明万念俱灰、悲痛欲绝,他为李德芳一家立了牌位。

此去经年,希冀时间慢慢冲淡伤痛。

后来,邱大明重新组建了家庭,生了一双儿女。

但到底意难平。他曾无数次梦到他们的家,梦到塔河坝炉子村,还有那个黄昏,她俏生生地立在门口,对他说,“早点回来。”

邱大明,你要早点回来。

他惊醒了,要下雨了,肩上的旧伤痛得厉害,是梦啊。

03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李德芳并没有死,她一直都在等他。

抗战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可他依旧音讯全无。

有人说他被炮弹“打成灰灰了”,她不信;父母劝她改嫁,她不肯。

父母去世后,她离开家乡,来到重庆。她记得,他是重庆人。

她一面打零工,一面打探他的消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呢?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李德芳提心吊胆,生怕被人揭发是国民党的家属。

直到1956年,不得已,她改名刘泽华,嫁人了。两人在路口搭棚子靠卖粥为生,一直没有孩子。

曾经沧海难为水。少年时那场镜花水月般的恩爱只能埋在心底,不思量,自难忘。

邱大明的人生之路同样坎坷。1954年7月,他被列为反革命分子,押送新疆监狱服刑。25年后,他回到家乡。此时的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妻子改嫁,女儿病逝,唯一的儿子,和他形同陌路。

他隐姓埋名,独居在重庆江北城三洞桥的棚棚里,每月210元的低保。为了生活,他拉板车送面条,帮人接送小孩,风里来雨里去。他不知道,此时的李德芳就住在三洞桥对面的长江南岸,直线距离不到3公里。

再嫁的男人去世后,李德芳再一次居无定所。热心人给她介绍了一个老伴。

初次见面,老汉戴着一顶很旧但很干净的帽子,身板挺直,从一进门,李德芳就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可对方的表现很冷淡,沉默半天,才低声对她吐出一句话:“我没钱,吃低保的,养不起你。”几乎是下意识地,李德芳说:“我不要你养啊,我还有点儿钱,我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了。”

对方没有接话。

这次见面无果而终。

相亲结束后,李德芳对他依旧念念不忘,一个月以后主动来到老汉家里。

一张简易的床,一张用木板拼接的桌子,就是他全部的家当了。屋子里虽简陋,却收拾得干净利落,就连咸菜缸的边沿,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丝水垢都没有。

这次见面,老汉依旧沉默,问一句答一句,不远不近。

李德芳叹息着离开了。她回到打工的茶馆,整个上午都心神恍惚。将近中午,当她从茶馆出来,忽然发现,老汉居然在不远处的树下,也不知来了多久。

她走过去和老汉打招呼,老汉低着头说:“去我家吃个便饭吧。”

一盘青椒拌皮蛋,半碗头天剩下的回锅肉,李德芳却吃出了家的滋味。

一个月后,两人领了结婚证,添置了碗筷,还买了一些糖果请来左邻右舍,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送走客人,他们闲聊起来。

“你是哪里的人啊?”他先开了腔。

“我是四川宣汉人。”她答。

“宣汉哪里的?”

“塔河坝,炉子村。”

“炉子村的人都是姓李的,你咋个会姓刘啊?”

“我以前是姓李的,后来才改的名字。”

“那你以前叫啥子?”

“李德芳。”

听到这个名字,他惊得坐直了身子:“你叫李德芳?那你还记得邱大明不?”

李德芳惊得说不出话来,盯着他看了半响:“你是邱大明?邱大明,你怎么变了模样?”

“我们61年没见了啊,我离开的时候22岁,现在都80多岁了。”他哽咽了。

李德芳恍然醒悟,邱大明也会变老啊。

他们紧紧相拥。生当复来归,邱大明,你回来了啊。

04

与君结夫妻,恩爱两不疑

婚后的每一天,他们都倍加珍惜。

失而复得,他把她捧在手心。怕她劳累,邱大明把家务活都一个人包了。

出门时,他总要牵着她的手,甚至在屋里看电视,两人也是十指紧扣。

这一次,再不放手。

相隔61年,终于找到你。可惜,留给两个人的时间却不多了。

上了年纪,两人身体开始出现各种问题,每次看病,两人都想把钱省着让对方先看。

邱大明说,“我是打过仗的人,不怕死,我舍不得的,只有她,这辈子亏欠她太多了,不管我做好多,都没有办法补偿她。”

2005年开始,李德芳半边瘫痪,手也骨折了。为了照顾她,邱大明日日夜夜守护,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再后来,李德芳又跌断了腿,彻底瘫在了床上。邱大明拖着病体,艰难照料着老伴的起居饮食。

感觉自己时日无多,李德芳对邱大明的干女儿说,“我死后你要好好照顾老头,他有什么心愿就尽量去满足他,不要让他留有遗憾。”

2009年10月28日,已经说不出话的李德芳,拉着邱大明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和脸上,闭上眼睛安详离去。

她离开后,从来不抽烟的邱大明点起了烟,他说:“老伴走了,我心里难受寂寞得很。”20天后,邱大明也随她而去。

他们又一起相伴了十多年。

为国流血,无悔无憾,

欠你的幸福,来世弥补。

下辈子,惟愿山河无恙,永无干戈,

牵你的手,看陌上花开,看云霞似海,

咱们,再不分开。

参考资料:

1、八旬老兵相亲,对方竟是失散60年的结发妻子(澎湃新闻)

2、失散61年再婚夫妻竟然是原配(重庆晨报)

3、打出来的抗战主力:川军20军(腾讯新闻)等。

(婚姻与家庭杂志微信号)

为你推荐每日精选

开启推送,精选资讯即刻知晓

开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两个八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被媒人拉到一块黄昏恋,怎么也没想到,这对老人竟然是失散多年的结发夫妻,这真是天下奇缘...
    秦时明月wk阅读 922评论 12 28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6,409评论 0 5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2,950评论 0 3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799评论 0 0
  • 公元:2019年11月28日19时42分农历:二零一九年 十一月 初三日 戌时干支:己亥乙亥己巳甲戌当月节气:立冬...
    石放阅读 1,83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