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级自我”,你的第三副面孔

前面我们提到过青葱岁月,异性恋的男子始终喜欢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女子,这种欲望全与生育能力有关,而女人追求男人,是因为男人的年纪暗含着权力,地位以及财富的优势。

那么吸引同性恋男人的都是什么人呢?这里补充一下。

就目前所知,同性恋男人不仅在主动寻求伴侣的倾向上与异性恋男人相同,而且还有其他很多相同之处。另外同性恋男人喜欢的对象与异性恋女人有所不同。

与异性恋男子相同,同性恋男人也希望有一个漂亮的伴侣,但不太关心他是否有钱有势。

年长的同性恋男子与年长的异性恋男人一样,他们都喜欢年轻的伴侣。这就为年长的同性恋男子提出一个问题。年长的异性恋男子有机会找到彼此感兴趣的年轻女人,但年轻的同性恋对年长的男人可不感兴趣,而是和年长者一样,也对年轻人感兴趣。

总而言之,同性恋和异性恋男子都想要年轻而富有魅力的伴侣,都希望有很多伴侣,并且都不在乎伴侣拥有的财富和地位。

接下来,我们看男人,女人如何看待亲人,朋友,陌生人这种关系的。

女人与朋友共享劳动成果时倾向于把朋友看成自己的亲属,而男人对待朋友的方式更像是对待陌生人。

无论男人女人,一般都认为与兄弟姐妹发生性行为非常恶心。另外,人们虽然对陌生人没有什么正面积极的联想,但想到与陌生人发生性行为时,几乎没有恶心的感觉,并且正面的感觉盛于负面的感觉。

男人认为与朋友发生性行为无异于与陌生人发生性行为,正面感受远超于负面感受。而女人的负面感受要稍稍高于正面感受,最明显的反应是反胃。

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感受呢?

首先,在我们想到自己认为“喜欢”或“有魅力”的人时,大脑并不会依据一个简单的规则来运作。男人和女人都将宗亲归类到独立的心理类别中,与陌生人分别开来。其次,在考虑朋友时,男人女人使用的不是同一种决策规则,在某些方面,女人把朋友当做家人,而男人则将其看作陌生人。

男人与朋友或陌生人共享奖赏时使用的不是同一种规则,并且他们有可能更相信朋友而不是陌生人。女人想象与朋友发生性行为时并不会像想象与亲戚发生性行为那样恶心。换句话说,我们的大脑对亲属,朋友和陌生人采用了不同的决策体系。

朋友之间彼此帮忙被解释为“互利主义”,只要你们互相帮助的频率相当,那么这种互助就可以持续下去。“互利主义”是一个强大的规则,群居的人类得以完成许多不可能的事情,世道艰难的时候,这可能生死攸关。

现在我们知道了大脑面对不同的事物会有不同的决策体系,我们就会有不同的表现,这就是“次级自我”。

上次假期期间,我和我的伴侣准备去旅游,刚好我一个朋友在那,说可以一起,然后她又带了她的小孩,那次旅行其实并不愉快。一方面我和朋友好久没见,确实有很多话要说,可是,我的伴侣跟朋友不是太熟,然后她的小孩又很顽皮,全程哭闹。简直是一团糟。

思考“次级自我”有助于我理解为什么这次旅行并不愉快。

我们的“次级自我”有很多种,可以分为合作者,实干家,守夜人,强迫症,快乐单身汉,佳偶,家长。这里不详细解释。在意识的任何特定时刻,这些“次级自我”中都只能有一个能操纵局势。

如果只有一个“次级自我”当班,那决策过程就会容易的多。如果我和朋友一起出去旅游,那么负责亲和的“次级自我”就会担任主导,我就会轻松的多。如果我和爱人出去旅游,那么配偶的“次级自我”就会担任主导,但当所有人出去旅游时,我那担任亲和的“次级自我”和担任配偶的“次级自我”就会相互争斗,更糟的是我有些轻微偏执的“守夜人”这一次级自我常常在我旅行时当班,一刻也不停歇。

——读《性、谋杀及生命的意义》有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