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暖-------出发

      今天是2017年的12月28号,还有三天,就是元旦了。按理说这个时候,一年的工作都忙得差不多,该是稍事休息,怀揣着憧憬,开始新一年的展望了。可是,总会有许多人,像我的家人一样依然奔波在路上。姐姐做边贸生意刚刚踏上火车,弟弟远在安徽的工厂开工在即,出格的是我,忽然间在这个时候动了远行的念想。

      其实这样说也未必准确,因为"远行"对于我始终是个不大不小,若即若离的诱惑。原来,那些以为消失不见的坚持和理想一直都在蠢蠢欲动。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对太多的人来说,只不过是左耳朵听,右耳朵随即溜走的玩笑话,毕竟人生于世,有比这更加紧迫和重要的事情要做。而我之所以动了这个念想,只是因为刚刚结束了一段不是十分愉快的与熟人的合作,有一大段可以任性荒废的时间。有了这个契机,那个梦想的小手,在凛冽的北方的风里盎然地生长,顽皮地招财猫一样地频频向我挥手。

        整理好简单,轻便的衣衫,拎起行囊,一路向暖。

      一路向暖,去靠近微拂脸颊的海风,靠近穿过椰林的阳光;一路向暖,去触摸轻拍海岸的浪花,触摸撒在海面的晚霞;一路向暖,让苍凉的生命有些许温暖的颜色,让沉滞的脚步敲响一行轻快的足音。

        就这样一路向暖,期待着一路上有新鲜的事,新鲜的人,期待着随着列车的前行,切身感受这块大地的辽阔和南北文化的差异,也期待着,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邂逅一场情感-------相见恨晚,回首已成百年。

      熟悉的景色在车窗外飞速掠过。北方冬天里,蓝天下,白雪地上生长着的那些树,褪去了繁华,安静地向上伸展,沉静得仿佛经历了多年的沧桑,无悲无喜,无怨无念。

      坐在车里,自己也好像是一颗树了,身体在路上,可是心却没有随着那些美好的期待飞扬。

        也许是因为到了这个年纪了吧,没有年轻人的恣意汪洋,也还没有老到横眉立目,浑身酸腐。有了这样一把年纪的人,应该不仅能够抬眼仰望世界,也能低下头反思人生了吧?所以,这一次的远行,宿命般地注定了即简单明亮而又安详沉着。

      一路向暖,是的,未来的时光和方向,都,一路向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